烈性「雞尾酒」 美政客解困來一口?

評論版 2020/10/05

分享:

特朗普在馬里蘭州沃爾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度過未來幾天新冠療程關鍵期。中國有專門醫治領導人的301醫院,美國就有這所80年歷史的國家軍事醫療中心,內有一個71號病房(Ward 71),是專為美軍高層和華府內閣官員保留的6間特別病房之一的總統病房,總統可以在那兒繼續在Twitter發帖,處理國事。

雖然特朗普推薦過不少新冠療法,但他對待自己身體還是挺誠實的,在確診後不用之前推薦,5月時還稱自己用以預防新冠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而是連夜以「同情使用」條款(compassionate use),叫一家生物製藥公司「同情」一下,緊急調運尚未被政府批准推出的抗體「雞尾酒」,以「抗體雞尾酒療法」來殺病毒。

特做「白老鼠」 採抗體雞尾酒療法

講到「雞尾酒」,先來說說「雞尾酒」英文Cocktail這個字一點兒歷史,和美國政治也拉上關係。「雞尾酒」何時出現已很難說,Cocktail此字起源說法也有好幾個,亦難考究何者正確。

其中一說,最先是在1806年5月,紐約一份名為《The Balance, and Columbian Repository》的刊物正式出現。話說當時紐約州克拉弗拉克(Claverack)鎮進行議會選舉,凡選舉自然有輸家。該刊物開玩笑地列出這次輸家在選戰中的得與失,失去的包括「cock-tail」。有讀者不明白甚麼是「cock-tail」,去信詢問,編輯回覆說,即是結合任何酒、糖、水的烈酒,可以說是極佳競選良藥,因為它可以使參選人更頑強、大膽,有時又可令自己糊塗下。尤其幫到民主黨人,因為能嚥下一杯雞尾酒,亦能夠吞下任何其他東西。

另一流傳甚廣的說法,就是新奧爾良有人以法式蛋杯載着酒混合其他飲品給客人,蛋杯法語是Coquetier,發音似ko- kay-TAY,當地人後來將之化成cock-tay,再逐漸成為今天的cocktail。

特朗普這位亦出身於紐約的總統,現在亦需要「雞尾酒」解困,當然此雞尾酒不同彼雞尾酒。他用的是藥,是「單克隆抗體雞尾酒」(Monoclonal antibody cocktail),藥名是REGN-COV2,由本文先前提的製藥公司Regeneron(再生元)提供,他接受了單劑8克的劑量。通常情況下,會使用一種抗體,今次特朗普同時使用兩種抗體,像「雞尾酒」撈在一起,所以叫抗體雞尾酒。

公司從新冠康復病人身上,提取了兩種新冠抗體,通過基因工程,把兩種抗體的基因轉入老鼠體內,讓老鼠複製生產出兩種(分別命名為REGN10987和REGN10933)抗體。簡單地說,將這兩種在實驗室複製出來的抗體,同時注射入特朗普體內,攻擊新冠病毒的致病蛋白,令它們失去侵害能力。

兩種抗體一起用,是因為新冠病毒容易變異,就算它變異躲過了一種抗體,也還有另一種抗體去對付它。即是買保險,始終那個是特朗普啊。

就在他公布染病前幾天,再生元公司剛剛發布針對275名新冠患者「雞尾酒」早期臨床試驗結果,聲稱這種療法降低病毒量,縮短非住院患者病情紓緩的時間。針對首次感染的人,一次性注射8克「雞尾酒」後,7天病情就會紓緩,用另一隻新冠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治療的病人平均需要11天。

根據白宮醫生指出,特朗普今次亦非只靠「雞尾酒」,還服用了他之前大力吹捧的瑞德西韋這隻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授權的新冠治療藥物,雙管齊下。

再生元公司的抗體雞尾酒,今年6月才開始在人體測試,尚未獲得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安全性未得到肯定,特朗普就拿來用,還接受了8克高劑量,而不是公司的另一種2.4克低劑量。

公司首席科學官揚科普洛斯(GeorgeD. Yancopoulos)博士說,他也不知道為何特朗普的醫生選擇比較烈性的8克高劑量,但稱該公司數據顯示風險「非常有限」,而大劑量持續時間更長,能更有效擊退病毒。雖然有些醫生表示能夠理解白宮醫生的選擇,但一些人表示擔憂,身為全球最有影響力大國的總統,幹嘛要冒藥物有無效都未知的這種風險?一向機關算盡的特朗普怎麼願意去當白老鼠了?

倘特治癒 「再生元」Regeneron發達

其實,在生物製藥領域,除了需要白老鼠,更需要的是政府撥款。抗體療法,對於那些老弱者例如74歲的特朗普來說,好處是明顯的,因為不需要患者具備健康的免疫系統,即使患者無法自行生產出足夠強的抗體都可以。但是,「單克隆抗體雞尾酒」,即是體外生產蛋白質抗體這方式,非常複雜,成本非常貴,私人公司的研究需要錢。

在特朗普主導下,美國政府的新冠「超高速計劃」(Operation Warp Speed),把絕大部分經費都投給了疫苗,只給抗體療法投資約7億美元,令抗體療法短期內很難大規模推廣。

今次可能把特朗普從死神拉回來的Regeneron(再生元),亦是一家來自紐約州的生物製藥公司,公司首席科學官揚科普洛斯是紐約希臘裔移民的後代,其移民身份和他的公司本來都是特朗普一直忽略的。如果特朗普治癒,那麼他和「再生元」可能會發大達。或者,康復並萬一連任的特朗普,應該改變思路,搞清楚科研次序,先投入充足的藥研經費。

他大可領悟一下「救命恩人」揚科普洛斯以前講過的一句話,大意是:當人生病時,會祈求有藥物,而不會祈求有iPhone,市場不需要過多的資訊科技研發例如手機apps,需要的是新藥。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