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也消毒 侵侵竟除口罩「設伏」

評論版 2020/10/07

分享:

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在醫院住了3天後,在本港時間昨早回到白宮,繼續接受醫療照顧。他原本戴着口罩,從軍事醫學中心回到白宮後,站在陽台上,雖然還未康復,卻除下了口罩,不停整理西裝外套,讓記者拍攝新冠病毒「打勝仗」歸來的一刻。然而他除口罩時,隨意用手接觸口罩表面,還將口罩塞入西裝口袋,根本是缺乏衞生常識。

那一刻,他在意的顯然不是衞生,而是期望「勝利回歸」帶來的支持度「浴火重生」。他豎起兩隻大拇指,也向接載他回白宮的座駕直升機Marine One(海軍陸戰隊一號)敬了個軍禮,貌似輕鬆,看在一般人眼裏,卻是任性行徑又一樁。

海軍陸戰隊一號 負責短途接送

在媒體直播他出院時,鏡頭對着海軍陸戰隊一號,除了他的御醫,這架總統座駕今回也長時間曝光。可以說,總統乘坐海軍陸戰隊一號的次數,遠遠多於大家較熟悉的空軍一號。兩者都是總統專機,空軍一號擔負遠程接載例如出國訪問,短途就由海軍陸戰隊一號負責,例如從醫院回白宮,或者由白宮飛去安德魯斯空軍機場,讓總統轉乘波音747的空軍一號,又或者載總統前往馬里蘭州的大衞營度假之類。

當總統在外國訪問,陸戰隊一號有時亦會被運去執行任務。其實所謂空軍一號,或海軍陸戰隊一號,都是無綫航空呼叫號(call sign),並非單指某一架飛機。總統登上哪架空軍負責的飛機,該飛機便叫空軍一號;同樣道理,總統乘坐的海軍陸戰隊直升機,不論是哪一架,就成為陸戰隊一號。

總統直升機由海軍陸戰隊直升機第一飛行隊(Marine Helicopter Squadron One,或叫HMX-1)負責,又稱「夜鷹」,使用的機型主要兩種,大型的「海王」(VH-3D Sea King),較小但新式的「白鷹」(VH-60N White Hawk),即黑鷹(Black Hawk)直升機的特別版,一直以來專機都由生產黑鷹的西科斯基(Sikorsky)飛機公司生產。

總統專用直升機約在60年前開始服役,1957年7月,在名為Operation Alert(警覺行動)的試飛,艾森豪威爾總統坐上一架UH-13J直升機,從白宮飛到了大衞營,成為第一位乘坐專用直升機的美國總統。

從此,「夜鷹」便擔負起接送總統、副總統等短途飛行任務,只不過當副總統乘坐時,直升機就叫海軍陸戰隊二號。從1957年到1976年間,陸軍的直升機陸軍一號,也分擔過接送任務,後來才交由海軍陸戰隊專責。甘迺迪總統提出,直升機應具有與眾不同標誌,於是有了如今白綠相間顏色,機身兩側有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字樣,機頭兩側有總統徽章的海軍陸戰隊一號,一眼便能辨認。

5架同款直升機齊飛 「迷惑」攻擊者

今天的陸戰隊一號,飛行時速可達每小時240公里,容納14名乘客,還有洗手間。與大多數直升機不同,陸戰隊一號飛行噪音較小,總統可以與人交談。除了備有先進保密通訊系統,亦裝備導彈預警系統和反導防禦系統,包括誘餌彈以及紅外綫干擾器等,機身亦有防彈裝甲。陸戰隊一號直升機從來不單獨飛,通常是5架同樣的直升機一起飛,1架是總統乘坐,其餘4架是為了迷惑可能出現的攻擊者。

911襲擊讓總統直升機的安全受到關注,加上新老交替需要,新引入的VH-92A機種計劃明年起,逐步取代現役的「海王」,據報每架平均造價約2億美元,載客量更增至19人,防火性能更好,避震更佳,讓總統坐上更安全的專機。

不論海軍陸戰隊一號在甚麼地方起飛或着陸,都會有1名陸戰隊隊員在機外迎接總統,並且敬禮,這是一項傳統,從來如此。但近日有一個安排卻是從未試過的,就是特朗普確診新冠肺炎後,軍方立即為幾架陸戰隊直升機大消毒。

雖然他們的統帥特朗普叫大家不要害怕新冠病毒,不要讓它主宰生活,但飛機還是要消毒的,口罩還是要戴的。侵侵回到白宮即時除口罩,是為了「表演」,我們普通人戴口罩是為了「健康」,完全是兩回事。他在醫院吃藥後,在Twitter上「洗版」式連發19帖,號召大家投他一票,平均兩分鐘發一帖。特朗普染病後懂得利用新冠肺炎,為自己代言,我們是學不來的,還是老老實實戴口罩吧!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