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馬活馬

副刊版 2020/10/08

分享:

世界霸權已不再單屬美國,另一霸權已侵佔三千多萬人口,並奪去過百萬人的性命,惟它跟美國不一樣,它並沒有性別或種族歧視,不論貧富也不論地位高低,也要向新型冠狀病毒這霸權低頭,美國總統也剛遭肆虐。

病毒是公平的,治療卻不是。特朗普當然會得到最好的醫療,按白宮發布的資料顯示,除了瑞德西韋(Remdesivir)外,特朗普還接受了港人鮮有聽聞的REGN-COV2 Anti-Viral Antibody Cocktail,REGN是藥廠Regeneron的簡稱,COV2當然是指新冠病毒,而「抗體雞尾」顧名思義是混合不同單元抗體。Regeneron的科學家利用美國改造小鼠對新冠病毒產生抗體,並從中揀選最強中和能力(Neutralizing)的兩種抗體,包括REGN10933和REGN10987作混合使用。

他們在九月二十九日,才第一次發布早期首二百七十五名病者的研究報告,發現可減少感染後第七天的病毒數量(Viral Load)和較早減輕病徵。研究已進入第二、三期,全球將有超過二千人入組,但至今,此抗體雞尾療法距離成功仍有一段路程。

那為何特朗普可以在研究以外接受藥物?部分原因當然因為他是美國總統,另外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在緊急情況下,也可合法批予恩恤性使用(Compassionate Use),一般條件是在性命垂危情況下,再沒有其他治療方法,才可申請。本來目的是在絕望中給予一絲希望,概念跟中國俗語:「死馬當作活馬醫」相似,只是這次取而代之的,是把馬換作Trump。

命數,還看天定。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