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基層藝術展覽CEO 機會要自己爭取

副刊版 2020/10/10

分享:

典亞藝博行政總裁盧梓羚,冠夫姓黑太,一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名字。黑太個性快人快語,想到的就身體力行:創辦古董及藝術展、為改善基層學生英文而籌辦英語音樂劇。事事上心,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秉持的信念是:路是自己行出來、機會要靠自己爭取。

古董藝術,予人感覺是平民百姓只能遠觀。黑太丈夫從事古董業,隨父學習後在荷里活道開舖,她則任職貿易,常參加展覽,如玩具展、鐘錶展等多不勝數,她從沒聽聞有古董展,引發她的好奇。「其實香港早年曾舉辦過一次,最後便無以為繼。古董及藝術展外國極流行,像荷蘭的TEFAF Maastricht名聞遐邇,新舊交融,十分精采。」

事實上,香港收藏家歷史悠久,以中國藝術品最豐盛,例如最有名收藏家協會可算是敏求精舍,廣納品味雅士,她納罕為何獨欠香港從沒相關展覽。

藝展由好奇而起

好奇心往往是創先河的開端,2005年她與丈夫忽發奇想,構思在香港舉辦古董及藝術展,幾經艱苦,終聯絡上18間業界及外國一些商家,首屆於2006年5月在香港展覽中心(灣仔華潤大廈展覽廳)舉行「國際亞洲古玩及藝術品博覽會」(後改名「典亞藝博」)。展出的不單止是古董,亦有當代藝術畫廊展品,構思前衞,展覽既轟動又成功。

自此,她放棄貿易展的工作而開設公司,全身投入古董藝展工作。「盡管每年得一次古董藝展,但由招商、籌備、聘請員工、場地設計......這是橫跨一整年的項目。」

參展商來自五湖四海,年度一遇,有些已視黑太兩夫婦如拍檔。如有一個參展商是來自英國的葡萄牙人,今年85歲,在行內浸淫了逾60年,專跑Show、做展覽。「他加入我們的展覽已十年八載,由最初接待他時戰戰兢兢,到現在彼此如朋友。見他年紀不輕,仍堅持把展品親自擺放,事事親力親為,他的認真態度令我由衷佩服。」

古董也可貼地

與價值連城的名畫絕品罕物打交道的黑太,十分貼地,更心繫基層,每年都會安排基層小朋友來看展覽,向中、小學生講解作品。「我住公屋、讀普通中學,考兩次會考才合格,不會想過可接觸藝術家,緣份嫁了古董業的丈夫,因緣際會又舉辦了首屆古董藝術展。希望大眾與基層都有享受和認識文化的機會,小朋友耳濡目染,也是文化修養一種。」

黑太也是一個播種人,籌劃展覽時會邀請藝術系大學生來當繙譯、幫手,有一次在某間拍賣行,有個女孩子向她打招呼,黑太對她印象模糊,原來這女生早年曾在古董藝術品展當助手,感謝她給予機會也開了眼界,令她朝着藝展方向發展的目標更清晰,後來更獲得畫廊一紙合約。

藝展走過第14年,困難重重,例如有參展商會為場租討價還價,她有時要讓步有時要堅持。去年的社會運動難招外國商家、人流減少,對藝展也是一個危機,參展商少了生意,下一年未必再臨。

生意難做:求新也是求生

她說最艱難可算是今年,因疫情影響,展覽由10月延至11月,但外國參展商絕迹,由過往100個參展商,估計只剩30個左右。為何不像奧運會般停辦一年?黑太說出因由:「作為香港人,如此環境下一切活動停辦,士氣會更低落,有香港參展商說一定要繼續支持,齊心把它做好。」她現在正構想以網上或視像的表達方式,讓外商齊齊參與展出。「我現在是不斷求新與求生。」語氣帶點無奈。

近幾年舉辦藝展都賠本,黑太不想透露虧蝕了多少錢,只肯說不是一個小數目。「蝕錢仍要堅持下去,是對本業的支持,古董藝術品展不能隨便找一個策劃人,要對此方面有認識,要知道哪些參展商有信譽,展出品有無問題,也是由我們去把關。」

她表示近年因社會運動,生意確有下滑,而且內地買家購買古董,已可自己飛到世界各地,不一定要來香港。「我們惟有更要加油把事情盡力做好,真心說,這一年大家都在捱,但保持動力,上天不會俾我死晒,一定有回報。」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周美好、鄺素媚

黑太希望透過藝展,讓一眾以為曲高和寡的古董藝術品更貼地,每年安排基層小朋友來看展覽,滋養文化。「我做生意是第一,也希望能拓展教育。」(黃建輝攝)

黑太與丈夫舉辦了首屆古董藝術展,為香港古董展打開了一扇門,將這行業發展更上一層樓。(黃建輝攝)

會場布置典雅高貴,襯托出古玩藝術品的珍稀。(被訪者提供)

典亞藝博會場內有很多博物館級的藝術品,去年一家來自英國的展商,帶來古埃及新王國時期一件浮雕,是美國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家族傳承了三代的作品,珍藏了近一個世紀。(被訪者提供)

第一屆「國際亞洲古玩及藝術品博覽會」(後改名「典亞藝博」)於2006年在香港展覽中心舉行,目前是亞洲區有口碑的展覽。(被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