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增公眾假期 能推動消費嗎?

評論版 2020/10/10

分享:

新冠病毒疫情重創全球經濟,部分國家設法為疲弱的消費市道「急救」,其中英國、新西蘭及泰國,先後有意為國民增加假期,冀他們有更多時間和心情消費。

香港在欠缺旅客的狀況下,餐飲、零售及酒店業正經歷「超級寒冬」,上述構想能否為消費市道注入動力呢?

作為上班族,有額外假期自然開心不過;作為商戶,客人有更多時間大駕光臨,相信也無任歡迎。但問題是,增設假期對社會有何具體好處,人們又要付上甚麼代價?

英國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根據世界觀光旅遊委員會的預測,當地今年國際旅客的消費總額將較去年下跌78%,相等於每日損失約6,000萬英鎊。

英國支付卡公司Paymentsense分析7萬間小型企業客戶的數據,發現去年5月2天銀行假的消費金額,較平日有所上升,其中娛樂場所及酒店的消費額,分別較平日上升60%及28%,合共為當地小商戶帶來約11.8億港元的收益。不過,英國早前實施「居家令」等限制措施,變相令打工仔未能外出享受於今年5月8日及25日的2天銀行假,某程度打擊了消費市道。

歐洲智庫經濟與商業研究中心近月發表報告指,在傳統上,零售銷售額在銀行假當日可增加15%,而酒店及餐飲業在銀行假當日,則可較周末上升20%。按去年的消費水平推算,假期可使消費者為兩個界別分別帶來約18.1億港元及約4億港元的額外收益。然而,歐洲近日爆發第二波疫情,相信在疫情回穩前,增設假期的想法都不會付諸實行。

新西蘭及泰國政府亦有類似想法,其中疫情令新西蘭旅遊業陷入谷底,總理Jacinda Ardern早前指正積極考慮增設多天公眾假期,以鼓勵國民在國內旅遊。至於泰國,旅遊與體育部正商議在11月增設數天與周末相連的假期,冀刺激民眾在國內旅遊和消費。

為促消費放假停工 恐得不償失

增設假期雖有望刺激部分經濟活動,但大量人口在假期當日停止工作,消費活動所產生的經濟收益,能否抵銷停工所付出的經濟成本,值得商榷。

以澳洲維多利亞省為例,政府於2015年宣布增加2天公眾假期,分別是復活節周日,以及澳洲足球聯盟總決賽前夕的周五。

不過,羅兵咸永道的顧問報告指,增加的2天假期,令該省每年失去相當於約40.7億至50.9億港元的生產力,但經濟效益只有約8.8億至17.7億港元,故認為有關政策的壞處比好處多。

當然,有些公司業務受疫情影響,工作量減少,或有條件讓僱員多放數天假期。此外,上述澳洲例子未有考慮員工放假「叉電」後,為企業帶來的潛在好處。意大利於2011年為慶祝國家統一150周年,特別在當年增設了1天假期,有學者及後進行分析,發現員工休息後,在工作上更有效率,提高了生產力。

由此可見,增設假期對僱員和僱主是否利多於弊,難以一概而論。

經濟前景不明 消費慾難料

其次,現時全球經濟前景不明朗,大眾即使獲得額外假期,其消費意慾是否如預期般高,也是疑問。在香港,疫情下大部分市民都不便外遊。多個商場為了吸客,以派發消費券和抽獎活動作招徠。

不過,近月企業裁員和減薪的消息不斷,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港今年6月至8月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為6.1%,就業不足率為3.8%,是2003年沙士後的高位。面對這種逆境,不論有否額外假期,相信市民消費都會更謹慎。

網購冒起 實體店得益或有限

最後,近年網購的冒起,令人質疑增設假期對實體零售店的益處會否大減。根據香港電視公布旗下網購平台HKTVmall及門市HoKoBuy的營運數據,該公司8月每日平均定單總商品交易額為1,730萬元,按年上升124.7%。由此可見,即使增設假期能刺激港人消費,市民購買力或會被網購平台瓜分,限制了實體店的得益。

除了上述3大問題,從公共衞生角度而言,大批打工仔同一日放假,很大機會湧到街上和商場,增加交叉感染的風險。這個說法並非毫無根據,隨着第三波疫情緩和,大批留家抗疫多時的市民外出,不少商場人頭湧湧。故此,即使當局有意為打工仔增設假期,也要思考疫情再度爆發的風險。

疫情仍未見盡頭,全球短期內難以重新接軌,多國寄望透過推出不同措施,促進本土消費,以穩定經濟和就業。然而,增設假期能否挽救經濟、效益是否如想像般大,仍須小心衡量。

作為上班族,有額外假期自然開心不過;作為商戶,客人有更多時間大駕光臨,相信也無任歡迎。(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