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裂痕加深 泛民建制有望合作?

評論版 2020/10/10

分享:

下星期立法會復會,經過多番計算及考量,一眾泛民議員除了3名成員外,其餘所有議員都決定延任一年。我很高興他們決定留下,這對香港和立法機關都是好事。

一些建制派人士也樂見議員延任。立法機構需要有不同聲音,包括反對派的聲音,以彰顯其合法及代表性。但亦有意見認為,在8月被裁定參選提名無效的幾位議員不應獲得延任;也有人勸喻泛民議員不應作出激進行為。

類似的說法只會增添雙方的不信任和分化,而這種氣氛亦是過去6年一直困擾着立法會和香港社會的。美國從新冠肺炎疫情到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每一項公共議題都變成了政治戰綫,雖然我們不至於出現像美國般的分歧,但不幸地我們似乎正朝着同樣的方向走。

泛民拒絕 傳統拍大合照取消

泛民和建制派在立法會內的敵對「裂痕」不斷加深,關係似乎變得頗糟糕,以致過往每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後,全體議員會不分政見按傳統拍大合照的做法,今年暑假也因泛民議員的拒絕而取消了。

這讓我感到很可惜。我曾任立法會議員十年,當時不同黨派議員都保持良好的同僚關係。遇有溝通障礙時,資深的泛民、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及獨立議員都願意坐在一起,尋求共識。

雖然大家對一些政治議題,如普選和六四仍然意見分歧,但我們仍然能跨越黨派界綫,一起審議及通過一些可以改善民生的法例,創造更公平的社會。不論泛民還是建制派,當年也投票支持營養標籤制度法例,而具爭議性的競爭條例,經過議員多番的討論及投票後,最終也得到通過。

我們也曾不分黨派的合作,去阻止一些不受歡迎的政府建議,並促使當局重新制定更好的法案。縱然我們的政治體制偏向行政主導,但也並非所有政府提出的法案,都可以在該立法年度內在大會通過。有團體曾做過統計,指出每年平均有三至四成立法建議,因港府不敢闖關而被擱置或押後。

香港迫切需要開始政治癒合的工作,泛民議員延任的決定,可說是朝着這個方向邁出堅實和可喜的一步。

延任的決定或許使泛民議員面對嚴重政治風險。全體應該是去還是留存有嚴重分歧,他們計劃依從民調結果作決定,但所得出的意見相若。決定延任的泛民議員很容易被指背叛,泛民的激進支持者也可能反對他們延任。

民建聯和工聯會同樣面對政治挑戰。他們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大敗,如今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舉行,他們也承受着壓力去收復失地,並在其傳統基礎之外爭取更多選民支持。他們可能被認定是親政府黨派,但其實在某些議題,尤其是涉及基層民生問題上,也與泛民一樣極力反對政府。他們在未來一年肯定會在這方面更加進取。

年輕議員 欠缺一貫妥協模式

另外,我亦留意到立法會有代溝的問題。泛民和建制派的資深立法會議員仍願意互商討論及溝通,但兩邊一些較年輕的成員似乎欠缺了議會內一向有的合作甚至妥協的模式。他們可能促使經驗豐富的前輩變得更為極端。

而政府則積壓着很多有迫切需要通過的法案,例如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條例,可是立法會這幾年的困局,卻令不少立法停滯不前。它可能嘗試透過數票、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加快通過法案,而不是利用較花時間的折衷和妥協方法。

若香港政治繼續如此下去,那麼我們在未來一年只會聽到不斷的叫喊和對抗,令眾多的事情陷入僵局,人們會感覺疏遠和社會動盪;而當有重大事情和決定時,卻似乎沒有人會聆聽市民的心聲。

我們已無法承受又一年陷入政治衝突。現時處境危急,香港在經濟和疫情上危機重重。經歷過去幾年,很多人對泛民與建制派,以至不同派別黨派再度合作不抱希望。看到美國黨派之間引致的政治僵局,就似乎是看到香港未來的景象。但我仍然感到樂觀,我們可以亦需要尋求合作模式,為了香港整體的更大利益,每個人都需要有所退讓。

泛民和建制派在立法會內的敵對「裂痕」不斷加深,關係似乎變得頗糟糕。圖為去年審議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會議期間,建制與泛民議員衝突情況。(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