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體防腐師伍桂麟 讓4歲女兒學習生死觀

副刊版 2020/10/12

分享:

港式親子教育,向來偏重「正能量」:如何以愛包容、怎樣讓孩子快樂成長等等已講過一萬幾千次。

每天跟死亡打交道的遺體防腐師伍桂麟,去年獲得十大傑出青年殊榮,笑言已讓4歲的女兒閱讀關於死亡的繪本。

「孩童的袓父輩如果離世,而又被他們照顧開的,如家長忌諱死亡,不特別解釋,小孩除了悲傷亦可能有鬱結。」

讓孩子自然學習生死觀,作為專家伍桂麟絕對夠權威講。

從入職殯儀業到今天的遺體防腐師,38歲的伍桂麟(Pasu)粗略估計已處理過二、三千具屍體,無論遺體如何支離破碎,Pasu也有本事以巧手讓身軀回復完整的狀態,撫慰死者家屬心靈。

作為遺體防腐師,怎說也是萬中無一的奇特職業,故訪問特多,因表揚他在推動「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上的貢獻,去年11月更獲得十大傑出青年殊榮,其感言反而很少。Pasu說:「當時反修例運動正酣(同月科大男生周梓樂於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墮樓),講得獎感受彷彿跟社會脫節。我做開生死教育及遺體捐贈的推廣,同時有幾頂帽,當了傑青,社會自然期望你會影響到年輕人,但當時社會對後生一輩的看法很極端,有支持有反對,我更想保持客觀,當一個和事佬的角度,希望雙方冷靜一點。」

Pasu早年修讀應用藝術畢業,及後成為英國註冊遺體防腐師和專業遺體修復師。現為「香港生死學協會」創會會長、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解剖室經理,正如他所言,幾乎每天都跟死亡打交道,他說生命價值與生死教育其實是兩回事。「講生命價值,大家都認為要活得有意思,框架很正能量,有秩序及鋪排性。但講生死教育,正是生命有不知幾時終結,是以死亡為終點望轉頭,如此想就不一定經歷生老病死這程序,中途就會完結,多了份不確定性,但同時令我們更有探求生命的精神,而非中學生涯規劃般那麼圓滿。」

繪本從天地循環探尋死亡

如何面對死亡,Pasu說也找了4歲的女兒當「實驗品」,自幼培養她的「生死觀」。「家中有幾十本關於死亡的繪本,大部分是繙譯的,本地的出版社多數不會出,父母見到都不想買,可能覺得沒有需要,故都是外國或日本人寫的。」

Pasu說為子女灌輸生死教育,可從自然界出發。「譬如植物會經歷春夏秋冬,春生冬謝,是天地循環,不用講死亡代表黑暗。到年紀漸長,從而講昆蟲,進而講家中的寵物如果離開怎辦,而寵物已是家庭成員,一步步提升上去。」Pasu表示,聰明的父母也不一定找些「死亡繪本」給小孩閱讀,只要慢慢滲透一些看法就可。「如書中講到同學遷居的情境,從別離之情中伸延出告別,再寓意有些時候會永遠失去。」

講解生死是Pasu的專長,因職業關係他也認識不少做社工或做兒童哀傷輔導的朋友,他覺得華人社會從沒這方面的教育。「家長可能要工作,會將照顧的責任交給爺爺嫲嫲,若他們離世前,已不允孩子去醫院探望,他們離開又不特別解釋,小孩除了有悲傷亦可能有鬱結。」

殯儀業可以有人性

處理遺體時,Pasu說理性感性要兼備。「要分得開,兩個角度同出發點都要有。太理性,在家屬面前會顯得好冰冷,但太有人情味,或太悲天憫人,又不能埋身地處理遺體。應該有條界綫,始終是受託處理的人,情緒不能太被牽動,否則有程序會做錯,人冷靜才能看得透徹。」

關係死亡的電影,最聞名自是12年前日本的《禮儀師之奏鳴曲》,那時Pasu已入行做殯儀業,並已接觸行業黑暗的一面。「行內會趁親人離世,心情哀痛時胡亂開價,其實很不道德。但這戲改變了殯儀業的看法,對此行業認同感高了,原來關於死亡的從業員都可以咁有人性。」

學校講生死教育 開解家人自殺學生心結

作為80後,站在中佬和年輕之間,Pasu說正可成為溝通兩邊的橋樑,他亦常以「遺體防腐師」的身份被邀請到各學校講解生死教育,「如果搵個醫生去,學生未必好雀躍。但請個遺體防腐師去,反而覺得好得意,覺得有鬼故聽。其實我都不介意,寧願他們有興趣追問。」

他說被校方邀請的,多少有點「額外任務」:「譬如教學生不要玩碟仙銀仙之類,因為老師角色不太適合講這些,況且老師只可以反對,不能解釋為何不能玩。讓他們有獵奇窺秘感,日後與朋友吹水,覺得好威便更起勁。」身為基督徒,Pasu說相信有靈體的存在亦曾「感覺」到與它相遇,但他多番強調不是在工作的場所碰到。「其實學生玩得碟仙,都是好奇或想撞鬼,或想要些奇特的遭遇。但我們與『它們』不是在同一空間,有些人接收器太勁才會碰到鬼魂。中國人說時運低會撞到,也要夾訊號,其實疑心生暗鬼,也可令你有錯覺碰到。」

事實上,在學校講遺體器官捐贈的講座,Pasu說偶爾也會真的幫到學生。「好似有次講完後,有同學留下,說屋企有人自殺,結果我和他聊了一會,他有個心結未解除,老師又難處理,因為覺得我會明白,會幫到他。」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李越樺

從殯儀業過渡至遺體防腐師,伍桂麟(Pasu)處理過兩、三千具遺體,談生論死他最有資格。(受訪者提供圖片)

一家人參加電台節目,示範以死亡為題材的繪本,看小孩會用甚麼角度對待。(受訪者提供圖片)

Pasu編著的《生死教育講呢啲》及《無言老師》,都是坊間鮮有關注死亡的讀物。(受訪者提供圖片)

女兒以LEGO砌的棺材,模擬喪禮以公仔陪葬。「從中問她有甚麼人要珍惜。」(受訪者提供圖片)

用人體結構講科普,也是Pasu為女兒推介的讀物。(受訪者提供圖片)

出席生死教育活動,這是模擬靈堂的情景,Pasu睡在棺木內,以示一家大細不忌諱死亡。(受訪者提供圖片)

Pasu因推動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作出的貢獻,去年曾獲十大傑出青年殊榮。但他說11月獲此獎時正值反送中運動的高峰。「其實面對此社會動盪時刻,都難言有甚麼得獎感受。」(受訪者提供圖片)

Pasu與女兒參加生死教育活動,有環保紙棺材可以讓小朋友畫畫,讓她大展身手。(受訪者提供圖片)

前年Pasu的爺爺過身。「他要求做簡單點的儀式,沒去殯儀館,只在醫院進行,我挑了一副印象派畫作做紙棺材,為他送別。」(受訪者提供圖片)

生死教育的親子活動,叫小孩用木盒當棺木。「如果動物或寵物過身該如何準備喪禮,如何送別,也是特別的一課。」(受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