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茶室經營6年 改寫殘疾員工生命故事

副刊版 2020/10/12

分享:

在香港歷史博物館的一角,有間「非一般」的茶室。這間香城茶室之所以特別,不只它充滿懷舊氣息,更在於它把社會上需要幫忙,或被忽視的殘疾人士連結在一起,讓他們發揮才能、獲得溫暖。本來在社會像被邊緣化的孔慶坤和陳淑玲,在這裏找到熱愛的工作,遇上像家人般的夥伴,生命故事從此被改寫。

香城茶室開幕6年,員工共有25人,其中17人為殘疾人士,包括身體殘障人士、智障人士、精神復元人士,殘疾人士主要工作為樓面及水吧工作。港式經典餐點如菠蘿油、熱奶茶、沙嗲牛麵是其招牌菜,連各地遊客都聞名而來。不過因博物館翻新,茶室將於月底結業,暫時告別。而這群殘疾員工,也終需面對人生的分岔口。

彈性工時配合身心狀況

阿坤是精神病康復者,茶室開幕就工作至今,是這裏的「大師兄」。其實在此之前,他曾在職場被歧視,複雜的人際關係亦令他懼怕工作。雖然擁有大專學歷,但他寧願留在庇護工場做包裝,也不肯投身職場。「同事對我有歧見,覺得我做事總有甩漏,我受不住壓力就做不了,回到工場。」以前不喜歡與陌生人對話,也不太擅長交際,經歷職場挫敗的阿坤足足留了在庇護工場10年。

其後社工看他工作認真、表現佳,便鼓勵他去香城茶室工作。本着一份戰戰兢兢、擔心表現不能達標的心態來到茶室,同事卻一改阿坤對職場的印象,愈做愈開心。與同路人一起工作,面對同樣的困難,互相體諒和幫助,助彼此投入工作。

縱使同事關係好,但樓面工作要與人交流、節奏又快,起初阿坤亦覺得頗為困難,要花兩、三個月才能適應。「對着陌生人,我或不能好暢快地與他們聊天,開頭工作也好忙碌,最難的是收銀、系統好複雜。」有時服藥後會較疲累、記性和思考都較差,阿坤指茶室經理會按員工的精神狀態調整工作,適時讓他們休息。「如果時段較少人,經理會安排我們坐下,有時怕我們不習慣六、七小時連續工作,也會讓我們休息,回復精神再工作。」殘疾員工要定期覆診,而且多數在平日,茶室會預先做好溝通,為他們調整工作日期和時數,做兼職還是全職由他們自己揀。若在工作途中突然感到有壓力、情緒變差,或病發迹象,會讓他們先休息,有需要時可聯絡社工到場或以電話跟進。

找到成功感和生命意義

阿坤最難忘的工作經歷,是一場50人的包場Party。他憶述當日好忙,要先與廚房溝通,配合上菜、收碗碟的時間,又要不斷重複加食物、清理枱面,來來回回做足全個派對。「做完之後顧客好滿意,說我們做得好好,下次有機會會再來開Party。他更給了我們一千元小費,經理買了Pizza請我們吃。」這些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功感,讓以往畏縮、怕事的阿坤開始變得有自信。「我以前不敢面對好多事,但自從在香城工作,我自信心增強了好多,也覺得做人變得有意義。」

同事間關係融洽,私下會為大家搞生日會、約出去玩,平日也會互相問候聊天,就像家人般。「這裏的人比較單純,不像出面的人鍾意搵你笨,會關心多點。」

因為香城,阿坤開始願意與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上過電台、做報紙訪問,變得積極的他更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失聯的朋友見到我的故事,在群組關心我,也藉此機會重新聯絡上。」因為患病,阿坤曾以為朋友會歧視、看不起他,但朋友們卻指沒為他提供支援、送上關心而感內疚。現在也會聚會聊天,讓阿坤重拾社交。

殘疾員工意想不到的才能

阿坤在香城的工作體驗,感染了不少庇護工場的朋友,聾啞兼中度智障的淑玲就是其中一位。淑玲畢業後無業,茶室是她的第一份工作,一做就做了4年。負責跟進淑玲的扶康會註冊社工黃玉華(Anita)指,淑玲的觀察力、模仿力相當強,也具備親和力,讓茶室的氣氛更歡樂。「最初在樓面學收碟、上菜,後來她可以做水吧、洗碗,甚至助廚,不同角色都能勝任。淑玲是聾啞人士,聽不了、講不了,智力亦比常人低,但正正因為這樣,她更用心去觀察身邊的所有事。」淑玲臉上常常掛住招牌笑容,喜歡與人相處,故被稱為茶室的「開心果」。「有外籍客人來茶室,他們不懂我們的語言,淑玲就能與他們用手勢、笑容溝通,常獲對方邀請合影。」

樂天的淑玲「百足咁多爪」,坐不定的她充滿好奇心。Anita留意到她會不斷觀察、學習不同工作,到有需要時就能勝任各個崗位,其中有一次更令大家相當驚喜。「有日水吧好忙,趕不及出飲品,經理就在無辦法之下叫淑玲幫忙。起初打算帶着她去沖,豈料她原來平時已觀察了沖飲品的技巧,落多少淡奶、糖水都識,即時已經可以獨立做到,不需別人幫。」

---------------------------------

抱正面心態迎接新開始

香城茶室為殘疾員工提供機會發揮潛能,也成為了他們安穩、熱愛的家,可惜經過6年光景,最終仍要在月底迎來分別。扶康會於大半年前已與阿坤、淑玲溝通,了解其意願,並提供就業協助,最後阿坤將加入塗層消毒噴灑團隊,淑玲則會到院舍做清潔服務。二人始終愛餐飲業,無奈市道不佳,故只好期盼有天再聚。「結業的心情,就好像要離開一個朋友,有點難過和不捨。我希望香城的精神會繼續延續下去,大家會互相幫助、分享困難,就像一家人般。」阿坤說。

工作數年的茶室,記載二人的生命印記,也見證他們的改變。因為香城,阿坤由以前的故步自封、不願嘗試,現在對於未知的新開始,也能抱正面態度。「我去做一份新的工作,不代表會失去在香城工作而得的自信心,現在去新環境,我覺得我會適應得到,對於將來的工作也多了一份信心。」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陳淑玲(右)和孔慶坤(左)都曾在庇護工場工作,加入香城後變得更樂天、積極。(湯炳強攝)

經理、同事都飲過淑玲沖的奶茶和阿華田,個個都說高水準。(湯炳強攝)

茶室是阿坤打得最長的一份工,見證香城由開業至今的發展。(受訪者提供圖片)

淑玲曾被社工介紹到其他茶餐廳工作,對方坦言沒想過殘疾人士的工作能力如此高,可惜最後也因經營困難而被遣散。(受訪者提供圖片)

扶康會註冊社工黃玉華指,一般餐廳未必敢用聾啞人士,因擔心沒聽、講能力會得失客人。香城茶室可給予多點包容,也願提供機會讓他們發揮所長。(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