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歐得天下」 拜登冒起考驗中歐關係

評論版 2020/10/12

分享:

美國大選除了牽動中美,也可能考驗中歐關係。白宮主人若換成歐洲受落的拜登,不排除觸發中美歐三角外交地震。中美近期都在嘗試拉攏歐盟,「得歐洲者得天下」一說多番聽得見,彷彿今天歐洲如冷戰後期中國一樣,是決定兩強勝負關鍵。

然而,「得歐洲者得天下」其實也好比過分簡單的冷戰比喻,因為歐盟已立志不要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中美繼續我行我素,對歐洲外交可能就愈難有效果。

美國大選特朗普戰拜登,兩人截然不同,令中美歐棋局變得更加耐人尋味。特朗普確診似「苦情戲」,至今看來對他選情沒大幫助,拜登民調優勢反而進一步擴大至近10個百分點。

拜登若入主白宮,歐盟在中美之間戰略平衡可能有微妙改變。歐盟長期在中美間左右逢源,歐洲不少國家是美國盟國,政治與安全上依靠美國,而中國市場則是歐洲貿易和經濟上分享的肥肉。今年首7個月,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歐盟最大貿易夥伴。歐盟期內對美國入口和出口分別大跌11.7%及9.9%,對中國出口亦跌1.8%,但入口增加4.9%,中美此消彼長換了位置。

拜登倘勝選 歐盟反應肯定有變

拜登有望當選,關係歐盟在中美之間取態,這涉及美國大選關於中國的「變」與「不變」。不變的是,只要中國經濟規模(隨之是綜合國力)將會追上美國趨勢持續,甚至可能因為疫情而加速下,美國遏制中國大戰略不可能因為總統換人而改變。變的則是,拜登當上總統後,美國的形象、軟實力,以及隨之的對盟國統戰能力。

特朗普為中美關係帶來的是狂風暴雨:貿易戰、逐領館、禁TikTok、打斷全球芯片(又稱晶片)供應鏈,更不怕損害美國企業和盟國利益。這作風在西方民主國家中無疑並不尋常,手段可謂更貼近威權國家。

這在世界各地看來,也引起不同反應。在亞洲,不少國家和地區據報是認為,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中國政策乏力、「暗爽」特朗普猛打中國。新加坡前外長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以敢言聞名,他在社交媒體稱,若拜登當選,「我們會懷舊地回想特朗普(we will look back on Trump with nostalgia)。」

但歐洲感受卻不一樣。特朗普政府無論是處理國內疫情、種族問題,抑或看待美國與傳統盟友的關係,態度都與重視人文主義的歐盟南轅北轍,切實引起歐洲各國普遍反感(波蘭等個別國家是例外)。歐盟駐美國前大使奧沙利文(David O'Sullivan)直言:「(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講人權時,無人信他真的關心(When Pompeo talks about human rights, nobody believes he actually cares about it)。」但奧沙利文預期,如拜登成為美國總統,歐盟反應「肯定有變」。

由此可料,拜登一旦當選總統,中美歐三角外交可能朝不利中國方向發展。中歐商業拍檔關係逐步演變成競爭對手,德國企業更形容中國「已不是發展中國家」之下,中國與歐洲的意識形態分歧近期更顯突出,更大程度上受到香港、新疆以至台灣、西藏、南海等議題干擾,這正是拜登政府乘虛而入的巨大機會。

多項議題 中歐意識形態仍分歧

須知道,拜登與奧巴馬當年打造《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就幾乎成功聯同美國盟友,在貿易方面架空中國,只是特朗普缺乏長綫戰略定力,退出TPP改為直接對華大徵關稅而已。

只不過,這並不代表只要拜登勝選,歐盟就會一面倒向美國,為華盛頓對付北京,反之亦然。

西方近年流行一個比喻:特朗普只是病徵,而非疾病本身。講的是特朗普為代表的民粹政客大行其道,打破各種規則、造成各種混亂,但他們不是問題根源,問題根源是全球化成果分配不勻,才滋生了民粹主義,最終形成激進政策。

歐洲人心裏肯定明白,沒有迹象顯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分野和撕裂,會因為拜登當選而獲得修補、以至僅是收窄;「下一個特朗普」仍大有人在,隨時會代表右翼重掌美國。遑論拜登11月就78歲,勝選的話會是美國歷來最大年紀上任總統,能否圓滿做足8年有不少變數。

因此在歐盟看來,中美都是具有過分強勢傾向的國家,政策都是「瘋狂的」,充當任何一方打手去積極對付另外一方,對自己都是不可承受風險;歐盟只有另起爐灶、自立門戶,不用受制於超級大國才是「正道」。

歐盟謀求戰略自立 不受制大國

歐盟龍頭德國9月初推出《印太指引》文件,謀求加強德國與印太地區各國關係,以維護世界多極化趨勢。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在當中可說對中美「各打五十大板」,他表示,印太會是決定未來國際秩序的地區,而中美兩極化威脅着區內與其他國家的利益,德國作為貿易大國不能旁觀,必須確保沒有國家需要在超級大國之間選邊站。

法國總統馬克龍講法就更加直白。馬克龍9月底於聯合國大會稱,各國領袖不能任由自己受到中美地緣鬥爭支配,中美選擇惡鬥而非團結,並不代表當今世界,歐洲「被人覺得軟弱和分裂,事實上正乘目前危機團結重塑主權」。馬克龍最近到訪立陶宛時,更重申他的「歐洲強軍」主張,表明歐洲必須擺脫依賴美國武器系統,方能實現戰略獨立。

相比德國總理默克爾明年不再尋求連任,馬克龍年輕而且雄心勃勃;法國更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核大國,政治地位和硬實力比主打經濟的德國要高一截,這些都會成為歐洲自立夢的力量支撑。

說到這裏,中美「得歐洲者得天下」一說,顯然已經不對勁。這是中美歐之間誰爭取到以二敵一就贏的零和世界觀,是以當年中美蘇三角外交,中美聯手拖垮蘇聯為基礎的冷戰遺物,與歐洲尋求的多極世界格格不入。

擴中歐互相依存 免將歐推向美

換句話說,歐洲理想如得落實,根本沒有外部力量可以主動「得歐洲」繼而「得天下」,除非有人強勢地把歐洲推向另外一方。對中國來說,歐洲與美國始終是盟國,保持歐洲在中美之間中立,實際上已使形勢對己相對有利。中國在拜登執掌美國的時代下,能否實現這個目標,考驗外交技巧和智慧。

歐盟官方文件去年開始將中國同時稱為「談判夥伴」(negotiating partner)、「經濟競爭者」(economic competitor)和「系統性對手」(systemic rival),反映了中歐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中國面對拜登可能當選而出現的中美歐變局,應當注重控管中歐之間意識形態分歧、改善中歐雙向投資不平衡環境、擴大中歐互相依存程度,並應避免讓個別國家內部反華力量的動作,升級成中歐之間的整體衝突,以免把歐洲推向美國,畢竟一帶一路沒有歐洲不行。

美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一旦當選總統,中美歐三角外交可能朝不利中國方向發展。(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