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以偏激觀點製教程 美國亦不容許

評論版 2020/10/12

分享:

小時候,老師常用不同寓言故事傳授「做人道理」,當中《狼來了》的故事家傳戶曉。這個故事要帶出甚麼教訓?相信一般的理解,是勸喻人們不要說謊,否則不會再獲別人信任。然而也有人說,《狼來了》乃提醒騙徒:欺騙別人要經常用不同藉口,否則人們不會再次上當。

不接受以上「暗黑版」演繹之教訓?我亦聽過另一個「純情版」--不論受騙多少遍,仍要繼續相信別人:因為只要一次疏忽,牧童的羊便會給狼吃掉。

環顧今日香港社會,上述提到的「暗黑版」和「純情版」兩種截然不同之教訓,應當各有其捧場客,更會有人覺得這兩個扭曲了的理解很有創意。關鍵在於:小學老師該用甚麼角度和學生談《狼來了》?是否同學在幼稚園聽過的故事,到小學時便有需要聽聽「扭曲版」,從而學習「騙人技巧」?還是「教授」暗黑邪念版的時候,教師必須同時提及純情版以作「中和」?把這些扭曲的理解編進教程,好讓其他老師參考,又是否恰當?

極端化思維 違基礎教育大原則

小學五年級毫無疑問屬未成年人士之基礎教育。從基礎教育的角度看,「《狼來了》乃教導學生不要說謊」屬於基本認知,即使要「導入」其他版本,也應該先明白原先的教訓,然後才能夠在此基礎上再作延伸討論--教授學生邪念固然不該,但是就算只從「純情版」切入亦不適當。

不過,詭辯者總是混淆視聽。典型例子是當有教師因為散播港獨思想而被取消註冊,反對一方經常會問:「難道今後教學只能100%灌輸愛國愛黨思想?」這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極端,彷彿老師只有「港獨」和「愛黨」兩種教學選擇,沒有其他。

以這種「極端化」(即polarization)思維來討論基礎教育,可以導致十分嚴重的後果:讓小學生習慣凡事只能歸類兩極,不多花時間探討兩極之間的各種可能性,思想便無可避免地逐漸變得狹窄、偏激,有違基礎教育旨在讓學生「開放思維」的大原則。

坊間討論「因編製散播港獨教程而被取消教師註冊」此個案時,也常常墮進「極端化」之思考陷阱--較常聽到的「程序不公義」、「毋須判處極刑」和「打壓言論自由」等論點,全部均犯了論述狹窄而不夠全面的問題。

教師調查教師 與現實需要脫節

有關「程序不公義」之說法,主要針對涉案人未能「當面申辯」這點。首先要留意的是,涉案人並非沒有申辯機會,而是前後有兩次書面解釋。書面解釋之最大好處,是比較有效率,如果轉為現場申辯,由於要安排場地、人手、排期等等,往往要花很長時間,那樣反過來會對被停職查辦的老師不公平。

事實上,5年前醫委會改革之源起,正是因為連法官也看不過眼,認為醫委會調查專業失德需時過長(當年相關個案拖延9年),而負責的醫生亦未有申報利益衝突(俗稱「醫醫相衞」)。過去教師一直投訴行政工作太多,現在竟然有教師業界和工會代表提出「由教師負責調查教師」,這安排涉及行政工作量之大、需時之久,既跟業界長期投訴自相矛盾,亦跟教師的現實需要完全脫節。

就「毋須判處極刑」這個批評而言,提出的人明顯忽略了《港區國安法》的存在--意思是教育局評估過涉案人所編寫的散播港獨教程內容後,應該認為相關行為已很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不過,由於此教程寫在法例生效之前,所以才沒有追溯力。為免再有教師編寫類似教程,或在教學時以各種方式「打擦邊球」,當局決定取消涉案人的教師註冊,以向業界反映行為的嚴重性--相比起因干犯《港區國安法》而被拘押收監,「取消註冊」肯定未至於「極刑」。

至於「打壓言論自由」此反駁論據,本欄在6月中旬「政治議題進校園3範疇規管」【相關文章】探討「政治入校園」的時候已作詳細分析,今次總結2點如下:

校方倘不管束 亦應負法律責任

首先,即使在號稱言論自由度全球最高的美國(基於其憲法第一修正案所賦予公民的表達空間),教學--尤其中學和小學這些基礎教育--首重保障「未成年人士」(即法律定義之minors),關鍵是老師必須以「中立觀點」(viewpoint-neutral)為原則進行討論。若然老師「傳播政治理念」或「要求學生就政治或種族問題表態」,包括要求學生回答敏感問題,甚至簡單如舉手示意支持或反對,相關法規已訂明並不容許。

其次,美國最高法院裁決表明,校方有權管制教師和同學的政治言論,校方如不制止,學校管理層和校董便要承擔對等責任。套用在本港情況,若老師嘗試將問題教程包裝成「有教學需要」(像今次說是探討「言論自由」),則校方必須提供足夠理據證明,該課非用「港獨」為題目不可,亦沒有其他選擇,否則在法律層面,等同於由校方推動(或協助推動)港獨--留意除了教師本人,校方亦要就相關言論負刑事及民事上的法律責任。

為人師表 更應為自己言論負責

作為總結,筆者想分享最近聽說《狼來了》這故事的另一個教訓:牧童多次叫喊「狼來了」,亦確實有他的言論自由,但這樣隨便亂叫,往往是因為未有細想過可帶來的嚴重後果,而報應卻無可避免地落在自己身上--每個人也應該重視言論自由,但正因為言論自由是如此可貴,所以每個人更應該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尤其教師的言論,不單關於自己、關乎學校,更影響很多同學一生,以至香港未來幾代人。

本港有小學教師因為散播港獨思想而被取消註冊,反對一方經常以「極端化」思維來討論基礎教育,有違基礎教育旨在讓學生「開放思維」 的大原則。(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