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通識考試 學生減壓增學習效能

評論版 2020/10/13

分享:

新學年開始不久,這屆中六生除了要在新冠病毒疫情的陰影下斷斷續續地學習,還要面對明年的文憑試。對於以成績掛帥的香港學生而言,如何度過文憑試這一大難關是挑戰。港人一直想要突破「一試定生死」、「死讀書」的框框;或許較少人察覺到,通識教育科正是其中一個重點政策,但多年來成效始終不彰。

當年政府設立通識科時,希望它能突破傳統科目的框架,有助學生活學活用。然而,教師和學生面對這創新的學科,卻發現考試模式根本沒有隨着課程宗旨和內容而調整,只是舊酒新瓶。師生們遂鑽研考試竅門,以圖配合考試框架取分,效果自然適得其反。學生只得死記硬背、做「雞精」筆記,靠補習名師「貼士」等應試技巧。這些背書手法用來應付其他科目,大家已司空見慣,但當用於通識科這一門着重思考的學科,卻正正違反了其教學目標。當學習方法不能讓學生消化或應用所學的知識或思考技巧,就令通識科失去了它特有的本質,遑論啟發學生的思維。

通識科主要透過公開試作出評核,當中主要採用議論文的寫作方式;短促的時限變相鼓勵學生背誦論點,並以此填滿預先練習的答題框架;學生更會集中操練過去試題,對栽培高層次思維並無助益。此外,由於考試沒有標準答案,評改或多或少涉及考官的主觀判斷,難以客觀地將學生的明辨性思考能力細分為7個等級,反而變成了對他們的寫作能力作出評級;單一靠寫作的考評模式難以實行通識科的教學目標。團結香港基金和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合作進行的全港中學調查顯示,高達97%受訪教師認為語文能力較佳的學生在通識科享有優勢。

取消分級 僅列及格不及格

為改善考評機制的公平性及靈活性,當局應考慮改革評分機制、活化考評方式,優化整體運作及職能。當中可包括取消現時通識科考試分為7個等級的做法,只列出及格或不及格2個評分等級,並加入寫作以外的其他多元化考評模式,如概念圖、配對和選擇題等。這可以讓學生實踐通識科應有的自主學習、自我評估,以及自我規範等能力。

為了避免考評與課程目標出現更大的分歧,政府應該強化考評局科目委員會以及審題委員會的委任及意見反饋機制,令考評和課程發展相互配合,並增加委員會的透明度和問責性。

有意見指通識科與其他語文科同樣採用寫作為考試模式,而議論文一直以來都分以多等級而作評核,因此通識理應和這些科目看齊,毋須分別設立及格或不及格的評分。不過,通識作為一門創新的學科,本身的教育目標其實與語文科的教學目的存有差異。跟語文科不同,語文能力並不應成為評分的重點;相對於某類知識性較強的科目,如要求學生認識一件歷史事件、或是一項化學反應,通識相對更注重思維能力。故此,通識科不應以寫作能力為本作評核,也難以準確評核,反而應該以及格或不及格的評分取替七分評級制度,並加入其他考評模式。

保留必修地位 升學僅要求合格

筆者認為,通識科在新高中學制內作育英才的重要性無可置疑,故此有必要保留該科目DSE必修必考的地位,以確保所有學生都能於通識科的學習過程中充分得益。不過,當局應考慮調整大學銜接中學通識科的比重,即取消於大學聯合招生過程(JUPAS)中計算通識科得分,僅以及格作為升學要求,這可讓學生重新聚焦於學習過程而非評核。上述調查顯示,高達75%的受訪校長認同通識科有改革的必要;而在芸芸眾多可能性中,通識必修必考、但改為及格或不及格的選項最能平衡各方考慮,即既能維持通識的教育目標和其在新高中學制中的地位,又能真正減輕學生學習壓力,改善學習效能。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然而眾多學生之中,又有多少能脫穎而出,踏上所謂成功之路?教育的視野,尤其是通識科這一門非傳統學科,是否應該局限於考試成績、升學道路的目標?通識科的考評框架及大學銜接制度需要符合科目的教學目標,並配合教育的革新及發展,才能達致讓學生慎思明辨、海納百川的願景。

通識科主要透過公開試作出評核,當中主要採用議論文的寫作方式,短促的時限變相鼓勵學生背誦論點,填滿預先練習的答題框架。(資料圖片)

撰文 : 郭凱傑 團結香港基金教育及青年研究主管
鄺蕎析 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