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秋與抑鬱

副刊版 2020/10/14

分享:

重陽將至,秋風輕拂至黃葉紛飛,不禁使人產生悲秋的情懷。另一邊廂,疫情的陰霾仍有揮之不去之勢。在這氛圍下,令人易有點氣餒,更甚者終日鬱不得志,對事物了無興趣,蘊釀抑才病。

現代醫學認為抑鬱症的發生是由於腦部神經遞質失去平衡所致,尤其血清素分泌或作用不足而致情緒低落。事業、家庭或健康等問題不如人意,壓力高漲,導致神經遞質失衡,引發抑鬱症發作或復發。中醫學的鬱證相似於西方醫學所提出的抑鬱病,其發生原因與情志不舒,體內氣機停滯失常有關,繼而產生鬱悶,情緒起伏,或易哭與怒。

回憶往昔中學中文科一篇《范進中舉》文章,描述了主人翁對突然的登科過度歡喜,但樂極生「瘋」的故事。戲劇化的情節正是描述情志過極影響身體氣的正常運作,衍生臟腑功能紊亂。中醫有云:「驚則氣下……悲則氣消……思則氣結」,七情過極,超出臟腑承受能力,便可引致包括鬱證等情緒病,並因氣機失常,引致多樣性症狀,包括失眠、胃痛、或洩瀉等。

中醫治療鬱症則主張要辨證論治,考慮臟腑間的平衡。例如中醫相信鬱證與肝氣鬱結相關,但若病情牽連日久,則可波及其他臟腑,如心火熾盛或心失所養致失眠多夢,或肝氣橫逆犯胃致胃脘脹痛及不思飲食。中醫鬱證診斷及分型要考慮兼症,及臟腑失衡情況。施治時兼顧症狀緩急輕重,若肝脾同病者,除疏肝外,亦需治療胃痛或補益脾氣。

無論西醫或中醫,治療以外亦建議患者要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例如作息定時,每晚不遲於11時臥床休息,睡前忌使用智能產品。早起運動,或定期投入昔日有益之興趣。焗服雙花茶,材料:5朵杭菊花及5朵玫瑰花,早上或午間細意品嘗,亦能達到疏肝解鬱作用。

若情況嚴重者,應考慮就診西醫;或服用西藥時副作用較大者,亦可考慮中醫輔助治療,惟中西服用時間理應相隔兩小時。最後,黃葉或花瓣隨風飄散地面,但只要深信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不久後春回大地時必然另一番景象。積極樂觀面對生活,抑鬱病的經歷說不定是人生成長的一道風景綫。

撰文 : 盧文健 物理治療師、註冊中醫師

欄名 : 理療感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