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義工30年樂此不疲 深水埗橋底有愛有堅持

副刊版 2020/10/14

分享:

從事保險業30年的Mable,當義工也接近30年。她每逢周六出沒油麻地、深水埗探訪獨居老人及無家者,也從各方籌集物資派贈街友,自言義工服務已是生活一部分,期望以生命影響生命,因自己還有能力分享,已是一種福氣!

Mable說話輕柔、外貌年輕,很難相信她剛達「登陸」之齡。回看當初,只因有朋友說要和獨居老人飲茶,但人手不足,邀她一同前往,自此便當起義工直至今天。「當年參與的是愛德循環運動的長者服務,初期專做陪診、接送獨居長者看醫生。那年代的義工都是師奶,近年陸續有中學生及大學生加入,慢慢由他們接棒。」

她其後轉以自由身探訪無家者及獨居老人,10多年前更開始每年兩次探訪山區兒童,資助他們上學。「自由身可隨心意而行,時間安排上更有彈性,當然背後仍要有一班出錢出力買飯票、送物資的善長支持。」

曾跨越癌症

她說,20多年前做義工陪診,要到診所接一位婆婆回家,那天下很大雨,婆婆的家人沒帶她覆診,Mable在門診大樓閒逛,看到有關驗身的海報,隨口問姑娘是否可參與,剛好有人預約了卻沒出席,姑娘便安排她即時檢驗。兩星期後診所致電給她,着她立刻覆診,因懷疑她患上子宮頸癌。她當時是單親媽媽,兒子年紀還小,聽到後不斷哭泣,更立刻翻查自己的保險單……其後轉介瑪麗醫院,確診患上子宮頸癌初期,卻又幸運地遇上一位來港教學的外國教授,由對方主診成為教學個案,一直得到很好的照料,並成功跨越癌症。

Mable是無神論者,但相信上天自有主宰,會安排自己一步一步前行,更常懷感恩的心。「以往從不會主動驗身,機緣巧合又發現得早,是很幸運。因此不要說幫人,很多時其實可能是幫了自己。」

她自小在破碎家庭長大,深信人一定要靠自己,即使面對逆境,也有很強的信念不可放棄。「有時到橋底派發物資,會覺得街友們只是欠一個機會站起來,人生有高有低,沒人知際遇如何?如果自己在成長的某個階段出現落差,現時或許也是當中的一分子。」她便曾遇到一個睡油麻地橋底的大叔,以前曾是公司老闆,但因錢債案坐牢,出獄後不再與家人聯絡,獨自成為無家者。

無家者有愛

要她說深水埗的故事,可以說上半天。她印象較深刻的是一對母女:90多歲的婆婆容妹和50多歲的女兒阿嫺。阿嫺年輕時是某大銀行高層,因壓力得了精神病而提早退休,之後容妹每天為女兒奔波、監察她吃藥、帶着她取飯取物資,其實也只是照顧她一天得一天……Mable現常常向阿嫺灌輸正能量,若媽媽離開了,要好好生存下去,好好照顧自己。

還有四、五年前有一位睡橋底的伯伯,因患肺癌只剩數個月壽命,義工想安排他入住老人院舍,聯絡了多間都因伯伯的津貼額不足未能成功安排。深水埗一間小型私人護老院卻願少收一點錢收留伯伯,讓伯伯能在最後人生階段過了3個多月舒適的日子。現時Mable也會定期到這間護老院,為院友剪髮,帶他們外出飲茶、郊遊等。

她笑言莫看通州街天橋底的無家者樣貌兇神惡煞,其實他們都會互相幫忙,她便見過不少二人組合,是一個要坐輪椅,另一個會長期照顧對方,彼此分配資源。「橋底其實好有愛,他們雖是弱勢社群,但會互相關懷,在他們身上會有很多啟發。」

但她不諱言也有小部分婆婆好曳曳,物資取完又取,亦有無家者把飯票變賣。「我們都希望物資能幫到有需要的人,不過有時也要調節心態,物資不論在誰手上,也是一份關心、關懷……」

隨心意而行

Mable多年來遇到不少新朋友加入義工行列,笑言大家目標一致,合作得很開心。數年前一個星期日,天氣大約只有6度,有朋友突然打電話給她,說學校家教會的聚會本有600人出席,卻只來了300人,多出了的食物盒不想浪費。「我立即請她叫車送到深水埗天橋底,然後在1小時內聚集一眾義工,由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一直往旺角,以及由旺角塘尾道天橋一直向油麻地方向進發,300個食物盒在數小時全都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短短時間體現了大家齊心協力的精神。」

她亦會鼓勵義工們自己出去行動,畢竟每人也有自己的生活日程,有時毋須刻意計劃,隨心意而行便可,最重要是勿忘初心。她稱時間、興趣都是自己的,只要好好分配、權衡輕重,工作、家人行先,其他時間就做義工,既可減壓又可幫人。「生命長短我們不能控制,要開開心心才不會白活。回看過去,自己的人生已很豐富,現在這年紀還能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也算不枉此生!」

作者:李越樺

責任編輯:鄺素媚

Mable在義務工作中發掘到樂趣,看到山區兒童的成長,也令她充滿正能量。(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疫情前每兩個月會約剪髮義工上護老院為長者剪髮、與他們一同吃下午茶。(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90多歲的婆婆及50多歲的女兒,都是Mable的好友。(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Mable和她的義工好朋友。(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Mable曾為自己的狗狗小春開 FB 專頁,其後以此專頁分享自己的義務工作,因此橋底的街友都叫她小春。(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曾有一次派飯,看到一位無家者穿了一對女裝的繡花鞋,Mable內心感不舒服,之後開始收集朋友的鞋子,任他們試穿及帶走。(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街友們活在當下的堅持,有時也令Mable有所啟發。(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