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爸棄高薪當手作人 與妻兒創作生活小誌

副刊版 2020/10/14

分享:

近年愈來愈多年輕人從事文創產業,10年前矢志學習藍曬的攝影師夏競業,是多才多藝的手作人,他當年為追求理想而放棄高薪工作,至今不言悔。最近更跟太太和兒子,一起創作小誌,記錄小朋友眼中的趣事。

夏競業現在擁有多重身份,跟從事綫織手作的太太溫金燕,育有一名快3歲的囝囝菠蘿仔。一家3口早前共同創作的小誌《小朋友看世界》,現於一個小誌創成展展示,成為11份作品中唯一一本親子創作。小誌的作者雖是爸爸,但其實結合了媽媽的繪畫和兒子的塗鴉,屬一家三口的集體創作。

夏爸爸謂去年參加小誌製作班,構思主題時,想到希望留下兒子的成長記錄,因此跟他討論,以孩子的觀察作為出發點。當中他最喜歡的是順豐哥哥,緣於疫情關係,他們習慣了網購,每次速遞一到,菠蘿仔就會以為:「順豐哥哥又買咗好多禮物和零食給我了。」夏爸爸有時會覺得,他的地位好像被那順豐哥哥取代了。又有一次,他帶菠蘿仔去公園玩,怎知兒子沒有去玩,反而蹲在地上看伯伯淋花。以為兒子在看地上昆蟲的夏爸爸問:「你為甚麼蹲在地上?」怎知兒子回答:「看表演呀!伯伯表演呀!有噴泉啊!」這些點滴他們都畫進了小誌中。

新手爸爸邊做邊學

他謂在《小朋友看世界》之前已做過兩本小誌,一本主題較政治化,用了5毫子貫穿主題。「平時除了用小誌記錄他的成長,我也會把菠蘿仔的小型作品儲起來製成作品集,例如會儲起他穿的珠仔,追蹤他的小手肌能力成長。每當翻看這些作品集的過程中,才驚覺孩子的進步非常大。」他感歎謂,小誌開始得太遲,因為小朋友成長得快,不寫下有趣的事,就會容易忘記。「如果可以由小孩1歲就開始做,到他3至5歲由他自己寫,就會比較完整。」

對於菠蘿仔的教育,夏競業認為自己也是新手爸爸,一切都要邊做邊學,而他最希望兒子好學不倦。「我好驚自己停,在穩定和嘗試兩者之間,我選擇了不斷嘗試,故我教小朋友也是不怕他犯錯。」小朋友天天有不同問題,最愛問點解,他都會嘗試分析。「我不想囝囝跟現實脫節,他有一次聽到我朋友講粗口,之後模仿,一講出來,人們便笑,他便問點解?為此我仔細分析粗口的底蘊,當然是用兒童能理解的方法去講。我也會分析大人點解打麻雀,今天小朋友可以由四方八面得到資訊,與其由媒體或別人來教他,不如爸爸教。」

放棄穩定選擇嘗試

談到穩定,人們想到的第一是穩定收入,並最好有車有樓有仔,夏競業中學時已學習菲林攝影,中學後藉着從事高檔時裝銷售,月入達5至8萬,可以坐擁高薪,卻因10年前一次陪女友(現在的太太)擺檔賣她的綫織手作,偶然見到藍曬,對這古典曬相技藝一見難忘,決定轉變,全身投入追逐攝影夢。他在2015年成立了Blackcred品牌,拍攝香港獨有建築物,運用獨特的藍曬技術製成明信片、筆記本等,作品曾在台灣設立寄賣點。另外,他也是LIFE Mart市集的策展人,曾策展過較另類的主題展覽,例如分手和負能量展覽等。

他回想那些年人工是高,但感到生活沒有意義,只有生存而沒有生活,他心想:「人生都只是得一次,為何不試一試?我同太太都想證明另類的職涯路是有可能性。」對於藍曬的吸引力,夏競業解釋,藍曬是透過陽光使影像顯影,可以將底片上的影像翻印到紙張上。由拍攝到等待顯影的過程,在他眼中,它比純粹攝影來得有吸引力。「然而因學習藍曬是要花時間不斷試驗,若白天返全職工,基本上沒法學習到;但人需要生活,初期我要找多份兼職,爭取工作之間的時段在家中造藍曬試驗。期間長達3年,收入不穩定,在生活和修習藍曬技術間,只有很少時間休息,故每一天身體都很疲倦,但心靈卻快樂。」期間他也曾到日本和台灣深造,要睡網吧慳錢。

他謂初期走全職攝影師之路時,收入並不穩定,同時面對家庭生活的壓力,經歷事業瓶頸和家人的不理解,夏競業謂仍能堅持自己的夢想,繼續走下去的原動力除了是攝影的意義,還有希望自己可以變得更好。「說真的,到今天我仍會想不如放棄算了,手作人的路難走,心中壓力不足為外人道,但我沒有後悔過。幸好因太太也是從事綫藝手作,一起同行,能理解彼此難處。」

除了製作藍曬作品,他也愛策劃另類市集,例如去年全城充滿負能量,啟發了他構思負能量展覽和市集,羅列平常人生活中遇到的有趣小意外,例如差一步搭不上巴士趕去一個重要約會,讓大家在忙碌生活中,想一想小意外中到底有沒有一些小確幸出現?「我搞的市集,會有一些看似無聊的活動讓市民抖抖氣和減減壓。例如大家可以進來玩射波射走負能量,用少少錢吊起多多膠鴨回家,把所有過程盡量變開心滿足。」

﹏﹏﹏﹏﹏﹏﹏﹏﹏﹏﹏﹏﹏

攝影:胡麗珊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作者:胡麗珊

責任編輯:李越樺

夏競業謂,《小朋友看世界》結合了太太的繪畫和兒子菠蘿仔的塗鴉,屬一家三口的集體創作。小誌由即日至10月18日於佐敦吳松街191號突破中心地下突破書廊展出。

兩年前他在台灣教授藍曬體驗班,並打入當地市場。

因兒子常見到他用電腦工作,他們用紙皮模擬電腦,讓他把自創畫作套入屏幕中。

他用藍曬製作的玻璃婚照。

菠蘿仔在分手市集中玩耍。

疫情期間在公園見到的伯伯。

除了以小誌作記錄,夏爸爸也會儲起孩子的作品,檢視他的成長歷程。

夏競業為囝囝做的第一本小誌。

他謂對錢方面要求不多,感到賺很多很多錢未必賺到快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