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保育新概念 守護「鳥語花香」

評論版 2020/10/14

分享:

法國去年有法律提案提出感官遺產(sensory heritage)概念,強調要把動物發出的聲音和氣味納入保育範圍,為保育工作帶來不少啟示。不管其最終有否取得法定地位,這項主張也值得討論。

法議員提案 保護大自然感官遺產

目前要衡量生態保育的成效,較普遍的做法是以物種的多樣性、綠化帶面積的大小等量化方式來判斷。然而,大自然中需要保護的元素不只看得到的景象,聲音和氣味亦是自然環境的一部分,相關的保育工作同樣不容忽視。

去年,有到法國南部鄉郊度假的旅客,投訴鄰居的公雞在早上啼叫造成噪音,令他們的假期充滿壓力,並為此告上法庭。但法官最終判公雞的主人勝訴,並指公雞有權在牠的農村棲息地啼叫。

事件看似笑話一則,卻促使法國國民議會議員Morel-à-L'Huissier提出法律提案,希望透過法律明確保護大自然的聲音和氣味,並將其視為鄉村生活的組成部分。有關提案更被稱為「保護法國鄉村的感官遺產」。

目前世界各地維護生態健康的努力,主要集中在「視覺效果」,透過聽覺、嗅覺等感受的生態環境,卻較少人關注。上述的提案有其象徵意義。

噪音過多 或影響動物生活模式

當然,聲音保育也有實質意義。野生動物需要依靠大自然的聲音來逃離捕獵者、尋找食物及交配,過多的噪音或會影響牠們的原有生活模式,更有機會改變地區性生態及物種組合,對環境造成傷害。

然而,大自然的聲音正受人類活動威脅。美國有研究團隊就全美自然保護區共492個地點進行逾100萬小時的錄音,分析後發現,63%保護區因人類噪音污染,其背景聲音翻了一倍,其中21%保護區更因人為噪音,例如飛機、公路汽車、採礦以至住宅活動,令背景嘈吵十倍或以上。

因此,要保護大自然的聲音,減少噪音是一個重要方向。美國部分保護區已採取措施,減低噪音產生,例如黃石公園規定減少雪地電單車和機動船的噪音;大峽谷和德納利國家公園則限制飛機在上空飛行,並增加電動汽車的使用率。

另外,本港有聲音工程師在遠足徑持續及長期為本地自然環境錄音,並建立自然環境的聲音存庫讓人欣賞。香港浸會大學亦連同香港觀鳥會,以近5年時間,收集逾6萬項本地生態數據,包括雀鳥叫聲、分布等,整合成「香港自然蹤迹」網站,鼓勵大眾以聽覺接觸大自然,同時推廣本地環境保育。

置身大自然,除了眼見、耳聽,還可透過嗅覺認識生態環境。花朵和水果的香氣,以至動物排洩物的臭味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對於動植物而言,在自然環境中的氣味可幫助牠們尋找食物、抵禦其他物種的襲擊等,故保育大自然的氣味,其實亦等於協助動植物生存。

倫敦大學學院可持續遺產研究所研究員Cecilia Bembibre,提出3種提取文化遺產氣味的方式,包括讓引起氣味的化學分子依附在人造纖維,再在實驗室分離及分析,從而得出組成該氣味的「配方」;或從氣體樣本中直接進行分離及鑑定;亦可直接詢問氣味專家,讓他們描述該氣味。以上方式雖然只針對文化遺產的保育,卻也能為大自然的氣味保育工作帶來啟示。

聲音氣味難量化 損失補償待深思

感官遺產的概念有其美好願景,也為全面地實踐生態保育提供參考,但要在公共政策落實,其實仍有不少問題需要解決,例如生態補償的計算方式。目前,根據生態補償原則,基於經濟活動所造成的自然資源被大量消耗及污染,應該由受益一方為所造成的環境損失負責。具體做法一般是一個地方受損,便在另一地方建構相似的環境作補償這種方法處理,然而,聲音和氣味如何量化,其損失能否重新建構、如何補償,皆有待深思。

愛護大自然是每一個人的責任,要公眾明白保育的重要性,教育工作必不可少作。本港目前有多個團體從事相關工作,例如香港海洋公園學院便為中學生提供課程,透過多項活動,教授學生觀察動植物的多樣性、食物鏈的概念、大自然的平衡等內容。

環保團體綠色力量去年亦舉行的蝴蝶博覽,讓市民利用顯微鏡觀察蝴蝶的身體特徵,了解翅膀鱗片結構,以及透過認識主要蝴蝶植物的氣味,從中探討城市發展、棲息地、蜜源和寄主植物減少,對蝴蝶生存造成的挑戰等。

現時新冠肺炎肆虐,不少市民都渴望到大自然呼吸新鮮空氣。大家在欣賞自然景致的同時,亦不妨多聆聽四周聲音,輕嗅當中氣息,細味大自然的神奇。

野生動物需要依靠大自然的聲音來逃離捕獵者、尋找食物及交配,過多的噪音或會影響牠們的原有生活模式。(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