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抗疫不「清零」 經濟堪憂

評論版 2020/10/14

分享:

執筆之時,過去一天(9日)新增2019冠狀病毒(新冠)確診個案8宗,其中7宗是本地個案,而且連續9天出現感染源頭不明的個案。港大的數據顯示,病毒傳播率已由9月中的0.5,到最新突破1,反映疫情反彈,相信第四波新冠疫情已不遠矣。

筆者認為,疫情如此發展,實是意料之內。事實上,不止本港,世界各地都出現疫情反覆甚至大幅反彈的情況。以歐洲為例,10月初以來,法國、英國、西班牙3國每日的新增確診個案都突破1萬宗;德國和意大利個案較少,但也回升至每日新增逾2,000宗。

疫情反彈,多國再次收緊防疫措施,例如德國首都柏林宣布實施自1949年以來首次宵禁;比利時同樣實施宵禁,首都布魯塞爾甚至要求所有酒吧、咖啡店關閉最少1個月;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封都」,約480萬名馬德里居民除了上學、工作、醫療及購買日用品等必要原因外,不得離開居住地區。

追本溯源,世界各地疫情不斷反覆,是因為疫情從未真正「斷尾」。這應不難理解:在安全有效的疫苗面世之前,一個地方若沒有進行強制的全民新冠病毒檢測,配合嚴厲的社區出行管理(例如上述馬德里的「禁足令」)措施,病毒的威脅便不能說完全消除。任何1宗感染源頭不明的本地確診個案,背後的風險都可大可小:到底該患者只是感染身邊的一、兩個家人,還是成為「超級傳播者」,引爆「感染群組」,基本上都是運氣彩數!

滿足於「維持低水平」 疫情難斷尾

已經不止一位論者指出,本港的疫情輾轉反覆,難以「斷尾」,是因為特區政府從來未有把「個案清零」設定為政策目標,而是滿足於「維持低水平」。資深傳媒人盧永雄先生鴻文道,這樣的策略「社會成本其實更高」。他又以早前北京和烏魯木齊市的經驗為例,一旦有小規模爆發,便迅速進行大規模排查,「應檢盡檢」。如此力度的防控措施,反映中央政府「零遺漏」、「持續本地零病例」的決心。

相比之下,特區政府顯然因為期14天的「社區普及檢測」計劃約180萬名參加者中,找出32名感染者而感到欣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更稱計劃「達標」。筆者想問局長,達甚麼標?政府當初設定的目標是多少?100萬?150萬?「180萬人參加,找出32名感染者」的另一個說法,是「570萬市民未有參加檢測,按比例推算,可能高達100名無病徵感染者仍在社區內遊走」!這是中學程度算術都能推導出的結論,局長還能宣告計劃成功,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愈多人參加病毒檢測,效果愈好」相信是常識,故理論上參考內地抗疫經驗,「強制全民檢測」對公共衞生最有利。當然,在香港推行絕不容易。連自願的檢測計劃都有人造謠,說基因資訊會被「送中」、有傳染病專家高調宣稱「計劃無用」、甚至有現任區議員帶頭在社區鼓吹市民不要參加,若推行強制檢測社會反彈更大,難度甚高。

但其實,即使香港不能照搬內地的一套規管出行、大規模強制檢測、「健康碼」追蹤和記錄個人行蹤等的嚴格措施,中間仍有很多落墨空間,可以提高參加普及檢測的人數。

掛鈎防疫步伐 增全民檢測人數

比較進取的措施包括:持陰性檢測結果人士,可以在指定時間內豁免某些防疫措施,例如食肆的每枱人數上限,或只容許持陰性檢測結果人士進入某些場所,例如酒吧、卡拉OK等。這樣政府便不會每次都只能「一刀切」地指令某所場所「全開」或「全關」。

這樣的措施也怕難?那最起碼應該做的是,把放寬防疫措施的步伐,與參加全民檢測的人數掛鈎,即在若干天內檢測人數達某水平,便承諾重開某些場所、或放寬食肆每枱人數上限。參與人數愈多,放寬的速度和規模便更快、更大。特首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在計劃前向社會多番強調「檢測是自願的」,彷彿怕有太多市民參加!如今,疫情第四波爆發在所難免,筆者希望政府能再次推出全民檢測計劃,並以上述手段大幅提升參與人數,不要重蹈覆轍。事實上,香港也別無選擇。若再不能在短期內「清零」,香港經濟隨時在疫情反覆中壽終正寢。國家在抗疫和重啟經濟的重要原則,就是在確保公共衞生的前提下,盡快讓市民生活和商業活動重回正軌。60萬人口的澳門,早在8月便已進行逾30萬次檢測,在疫症清零後,加入廣東省的「健康碼」系統,粵澳兩地人民回復人流交往和旅遊。

結果是,「十一黃金周」首4天,澳門錄得訪澳內地旅客共7.3萬人次,雖然按年仍大跌八成半;但相比之下,香港錄得的相應數字只有928人次!特首和羅致光局長大可以繼續拿保就業計劃的數字炫耀政績,但單是第一期計劃覆蓋3個月的工資補貼,便高達440億元,是政府一年經常開支的一成。疫情繼續不「清零」,香港繼續「封關」,港府難道就能月復月地補貼僱主嗎?

政府「等運到」 高官叫市民忍耐

如盧永雄先生所言,特區政府的態度是「等運到、muddling through、碌碌吓就過的心態。官員心想到冬天疫情再爆時,再來收緊限聚令『一招了』就可以。至於有7,000個拿了第一期保就業基金但放棄再申請第二期的僱主,他們看來頂不順要大裁員甚至會倒閉,就變成在自由市場下阻止不了的事情。」筆者歎氣之餘,亦深表認同。

病死很可怕,但餓死也不輕鬆。正如病毒會傳染,失業也會的:一家四口,家中經濟支柱沒有收入,對妻子兒女的影響不見得比新冠病毒輕微。在這種情況下,食衞局局長陳肇始仍只能在網誌中叫香港市民「忍耐」,「堅守防疫措施」。薪高糧準的高官當然容易忍耐「堅守社交距離」;當你連外賣飯盒都不用自己排隊買,收緊限聚令有何影響?

事實是,特首作為前發展局局長,以關心前綫建築工友為傲的40年公僕,要到「限堂食令」推行1天後才在電台說「唔好意思」;至於勞福局局長,作為長年跟進福利政策的關愛基金前主席,也口出「唔落雨都唔知咁多人返工」之言。相比之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溫馨提示戶外工作的市民可以「在郊野公園用膳」固然可笑可恨,但也不足為奇了。

倘再不通關 「港康碼」可「慳番」

擱筆之前,筆者注意到一個數據:內地本土新冠病例零增長近2個月,旅遊市場強勁復甦,國慶中秋雙節首4天共接待遊客4.25億人次,國內旅遊收入3,120億元,相信這某程度解釋了何以訪澳內地旅客大跌。若香港繼續不通關,內地消費者慢慢在內地城市找到香港的購物、飲食等服務的「替代品」(相比之下,澳門還有博彩一環),到時香港就可以「慳番」研究「健康碼」細節,專心盤算如何靠750萬人養活750萬人了。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

本港的「社區普及檢測」計劃為期14天,約180萬名參加者中,找出32名感染者。(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