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深雙城此消彼長 港會被取代嗎?

評論版 2020/10/16

分享:

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將深圳的地位推上一個新台階,港深雙城記此消彼長、香港獨憔悴,香港被取代、被融合的聲音再起。港深未來發展有互補的空間,在大灣區各有重要角色,香港前景不是看深圳發展多快,而是看能否走出自毁式的惡性循環。

習近平高度重視深圳,因深圳改革開放40年,GDP由1980年2.7億元人民幣,增至2019年2.7萬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長20.7%;深圳既是過去改革開放成績的明證,習近平亦借深圳向國際顯示,中國「不走回頭路、不會閉關自守」,周日發布《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給予深圳27條改革舉措和40條首批授權事項,就是要說明中國改革開放要更大步地走下去。

中國「入世」 深特殊待遇大減

習近平並賦予深圳粵港澳大灣區重要引擎的角色,要求深圳推動三地經濟運行的規則銜接、機制對接,深圳恍如大灣區龍頭。尤其深圳GDP在2018年已超越香港,在高新科技又明顯領先香港,香港可能被取代之說,就甚囂塵上。

香港與深圳關係微妙,中央在1980年成立4大特區,就看中深圳可透過香港、珠海透過澳門、汕頭透過東南亞華僑、廈門透過台灣,發揮帶動特區向前的力量。結果深圳遙遙跑出,香港對深圳前期發展有不可磨滅的功勞。深圳特區成立40年,大致可分為前20年和後20年。由1980年到2000年深圳享有優惠政策,亦因港資設廠的龐大拉動力,當年港資就佔內地的外資約六成,香港貨櫃碼頭商亦刻意內遷深圳,成為深圳發展的第一桶金。

然而,深圳踏入2000年就碰上重大挫折。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貿,當時負責談判的總理朱鎔基就看到廣東的來料加工業,令國家背上龐大貿易順差,惹美國等打壓,但內地只是賺取微薄工錢,因而大力遏制加工業,要求廣東騰籠換鳥,深圳、東莞首當其衝;深圳亦因中國「入世」,中國要平等對待外資,故特區過去享有的特殊待遇遭大減。

雪上加霜的是,佔深圳GDP 15%的金融業,又要為上海讓路。整個90年代,深圳交易所與上海競爭激烈,且勢頭更勝上海,在上市公司數目和每日成交額,都超越上海證券交易所。但當時以「上海幫」佔主導的中央高層,認為內地應全力催谷上海為國家金融中心,故2000年起停批企業在深圳主板上市,讓深圳籌設創業板作為彌補。

專利全球第二 被稱「硬體矽谷」

然而,全球科網泡沫在2001年爆破,深圳創業板拖至2009年才成立,惜又遇上國際金融海嘯。另由於上海成為國內金融中心,不少原本紮根在深圳的大型金融機構,將重心轉往上海。2003年內地有篇火紅文章:「深圳,你被誰拋棄」,就是當時深圳坎坷的標記。

深圳在苦無出路下,惟有劍走偏鋒,挑戰香港「low tech撈嘢,high tech揩嘢」的說法,全力開拓高新科技。深圳辦高科有一大優勢,就是山高皇帝遠。由於身處國家南端,深圳受中央政策牽制較少,沒有如北京中關村般在天子腳下,要循規蹈矩。高新科技的成敗,就在於敢闖敢試、打破現有市場規則,發揮經濟學家熊彼德所說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

結果,深圳雖沒有名牌大學壓陣,卻自2003年起成為全國申請專利最多的城市。在國際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PCT專利數據庫統計中,深圳累積擁有的國際專利在全球城市中,近年都排第二,僅次於東京,勝過矽谷、首爾、巴黎、紐約、倫敦等。在國際專利申請50強企業中,深圳去年就佔了7席,其中華為更是全球專利申請排名第一,其他6家分別為平安科技、中興通訊、大疆創新、華星光電、勝訊和深圳傳音控股,足見陣容鼎盛。知名美國科網雜誌《連線》(Wired)就將深圳稱為「硬體矽谷」(The Silicon Valley of Hardware)。深圳政府最自豪的是:「深圳每近10人當中就有1人是公司老闆」,創業氣氛極濃。

深圳束縛少,亦給予人才「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發揮空間,對年輕人、創客形成強大吸力。深圳被譽為全國「最年輕」、「最拼」的城市,常住人口平均年齡只有33歲,就業人口佔常住人口86%,其他一綫城市只約為50至60%。人口亦帶來人才滙聚,2008年深圳人口950萬人,大專以上學歷只佔10%,2019年深圳人口1,300萬,大專以上學歷的各類人才比率升至44.5%、約580萬人,等於過去10年的新增人口都是高學歷的。

港深如紐約矽谷 互補空間大

深圳能突破逆境,走出一條生路,亦是國家發展的一條新路;但深圳光芒愈盛,香港對照下就變得更黯淡。香港會否被深圳取代?其實港深的互補空間大於「兩個只能活一個」式的惡鬥關係,試想美國的矽谷與紐約,是尋求更緊密合作,還是謀求互相取代?香港與深圳就如紐約與矽谷,一個掌有國際金融中心,一個是國際科技中心,加上地理上的比鄰,若能夠合作,對大灣區可釋放龐大的推動力。

習近平要求深圳「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無疑是希望深圳與實行一國兩制的港澳合作,顯示中央並沒有忘記香港。

港繁榮要有新動力 灣區是出路

在中央眼中,香港因外部勢力插手而爆發暴亂,目標針對內地,中央一要為香港平亂,保障國家安全,二要維護香港繁榮,以反擊美國等外部勢力行為。出重手推港區國安法,就是要令香港重回安定;至於香港繁榮,就要有新動力,加大加快與大灣區合作,就是中央提供的一條出路。

不少港人一直抗拒與內地合作,視為被融合、被規劃。內地發展模式與香港的最大不同,就在於政府高度介入,對經濟、社會有全套和長遠規劃,其中尤以每5年一次的規劃最為重要。香港一直抗拒參與內地五年規劃,回歸十多年時,對內地草擬十二五規劃(2011至2015年)無知無覺;到十三五規劃制定時,香港後知後覺;本月底出台的十四五規劃內地去年已開始醞釀,香港受困於內部大亂,更加是無力參與。

掌握內地規劃 港當外商「盲公竹」

香港亦流行「應靠國際,不靠內地」的說法,但內地高速發展,又鄰近香港,為甚麼要捨近圖遠?香港的市場小,要吸引國際,憑甚麼?外資看重香港,大部分都與中國有關,投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是為了龐大的內企機遇,到香港設點是眼向北望,開拓內地市場,或遙控內地廠房。香港若不能了解內地的規劃重點,又如何為外商做「盲公竹」,把握內地機遇?

掌握內地規劃、政策,香港發展國際業務,是事半功倍;若脫離內地規劃,要吸引外資,就只會事倍功半。抗拒內地,就變成一種攬炒香港的行為。

正因為對中央本月出台的十四五規劃不了解、對中央賦予深圳重大新角色才剛醒覺,特首林鄭月娥不得不重寫施政報告,配合新形勢,為香港謀求新出路。若香港還不能擺脫內耗,自己人拖香港前行的後腿,只怕數年之內,網上將有火紅文章,題為:「香港,你被誰拋棄」。

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將深圳的地位推上一個新台階。(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