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義 當代民粹主義浪潮

評論版 2020/10/16

分享:

下月舉行的美國大選無關政策,甚至無關總統特朗普,而是關乎美國的憲法制度。這並不是說大選可能終結憲法體制:盡管特朗普有獨裁情結,而且崇拜像俄羅斯總統普京那樣的獨裁者,但即使他再度當選,要想成為獨裁者也不太可能。美國所面臨的真正問題,在於政府在生活中的角色。

民粹根源 獨立前已早種

特朗普主義不過是最新的一波民粹主義浪潮。浪潮的根源,是民眾對華盛頓內不負責任、自私自利的政治精英的憤怒。事實上,早在華盛頓建市之前,類似的故事就已經發生過。美國獨立戰爭的對象,正是身處遙遠的倫敦、自私自利的精英階層,隨後很快就爆發了政府權力的重大紛爭。

當時有批評者質疑,新憲法將創造國家執政精英,損害來之不易的主權。盡管憲法擁護者最終佔據了上風,事實證明批評者頗有先見之明:民粹主義運動隨即興起,挑戰所謂的精英執政。杰佛遜民主(Jeffersonian democracy)於1800年推翻了邦聯精英,杰克遜民主(Jacksonian democracy)又於1829年推翻了杰佛遜民主的精英。

盡管杰佛遜民主和杰克遜民主在很多領域存在顯著差異,但兩者都反映了同樣的觀點:領導美國獨立戰爭的精英違反了民眾自治的承諾。當選官員、法官和官僚階層似乎均出身於上層大族,並且按照相應的規則執政,像極了當時美國人剛剛擺脫的腐敗貴族統治。解決方法是通過擴大公民權、擴大民主範圍以涵蓋更多職位(如州法官職位),以及限制政府權力,還政於民。

上述民粹主義浪潮曾被奴隸制和南北戰爭的爭論暫時蓋過,但在19世紀末再次受關注,主角是自認為受到兩大主要政黨忽視、被銀行和鐵路機構剝削的南部和中西部農民。他們將杰克遜奉為英雄,指控政治制度腐敗,並且成立人民黨為自身的利益服務。

大蕭條 政客倡財富再分配

再下一波民粹主義熱潮,在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期間掀起。先後任路易斯安娜州州長及參議員的休伊•朗(Huey Long)等政客上場,並承諾將富人的財富重新分配給窮人。朗指摘老牌政治家實行財閥統治,並企圖破壞從州議會到大學系統在內所有具競爭關係的權力中心。到1935年他去世時,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吸引了大量的追隨民眾。

迄今為止,最後一次爆發民粹主義浪潮是在60年代。在1964年的總統選舉中,共和黨候選人貝利•高華德(Barry Goldwater)聲稱聯邦官僚機構(即大政府,big government)要為美國的所有問題負責,獲得全國關注。上述反精英主義在左翼力量中也十分普遍,他們指摘種族歧視、帝國主義的建制,發動冷戰並干涉越南事務。

民粹主義的邏輯簡潔而有力:如果事態發展不及預期,那麼政府及執政的精英就應當為此負責。民粹主義分子也抨擊州政府,但地處遙遠的聯邦政府一直是他們的首要目標。民眾對地方政客和他們自身州份的參議員或代表可能予以信任;相反,除總統和國會領導者外,聯邦官員基本都不是熟悉的面孔。

每當內部矛盾蓋過民眾熱情,所有民粹主義運動都會化為烏有。民粹主義分子厭惡精英階層,但不讓自己的精英分子上台,卻又無法執政。杰佛遜民主形成了由弗吉尼亞州種植園主執政的一黨制國家;杰克遜民主則產生了由老闆和專業政客控制的腐敗政黨制度;每當為取得政治進展而與民主黨妥協,民粹主義運動就會失去強勁的勢頭。有時民粹主義者又會被建制政客所打敗,或者由於情況逐漸改善而大權旁落。

羅斯福借左傾來抵制20世紀30年代的朗式民粹主義(Longian populism),而伴隨吉姆•克勞(Jim Crow)下台和越戰結束,60年代的民粹主義也走到了盡頭。

我們應當將特朗普民粹主義和特朗普本人分開來看。他不過是藉用了一股並非由他發起、掌控的政治浪潮。其主要來源是由於文化自由主義、經濟停滯和不平等加劇所帶來的憤怒--如此種種,多多少少都被歸咎於國家精英,以及他們所主導的統治制度。

同樣地,這股浪潮於2008年協助了奧巴馬,擊敗了建制候選人希拉里和麥凱恩--盡管奧巴馬本身亦是一位技術官僚。

政客不完美 卻只能共處

民粹主義之所以危險,是因為它植根於對既有政治機構和專業政治人士毫不妥協的敵對態度:縱然這些機構、政客有不完美之處,我們最終只能選擇與之共處。因此,即使民粹主義引發政府和公眾關注合理的不滿,但從事後看來,卻依然不合理。特朗普對體制和規則的攻擊,隨着他拒絕和平移交權力而達到高潮,並傾向無政府主義。

於是,就要說到下個月的大選了。我們尚不清楚導致特朗普掌權的21世紀民粹主義浪潮是否已走到盡頭;可能疫情爆發已經提醒民眾,政府中的專家和專業人士自有其優點。但如此多美國人全身心投入,抵制那些從未當選的「深暗勢力」(deep state)官僚,特朗普主義大可藉此生存,甚至由某個新的論壇牽頭,導致更多年的混亂和分裂。只有徹底擊敗特朗普以及共和黨人,才能夠防止這樣的情況發生。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我們應當將特朗普民粹主義和特朗普本人分開來看。他不過是藉用了一股並非由他發起、掌控的政治浪潮。(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Eric Posner 芝加哥大學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