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子女遙距上課 家長忙過上班

評論版 2020/10/17

分享:

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在9月底陸續恢復面授課堂,相信不少家長暫時鬆一口氣。筆者有兩個女兒,除了在6月短暫復課外,已經困在家中對着電腦上課逾大半年。

回想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大人既要在家工作,又要隨時充當小孩子的「電腦技術支援助理」和老師的「教學助理」,一家四口,在客廳四機齊發,儼然一個小型辦公室,自己比起在公司上班時還要忙碌,只能苦笑。

教局無統一要求 學校各師各法

然而,筆者也藉此難得的機會,一睹遙距上課的實況。過去教育局鼓勵學校善用不同的學習模式(如網上學習),在停課期間保持學生的學習動力和興趣,以達致「停課不停學」的教育目的。惟教育局沒有統一教學要求和模式,學校都是各師各法,大部分更是「摸着石頭過河」,邊做邊改進,教學成效暫難評估,所以筆者只是就家中的觀察談一點感想。

小女兒在一間以紀律和成績著稱的津貼小學就讀小三,每天朝八午三上11節課,老師會經由Google Meet播放投影片。據一位任職教師的朋友說,準備短片的工夫比平常備課還要多,又要讀稿錄音,又要剪接和寫上解說,活像YouTuber一樣。小孩專注力有限,通常捱到下午已經心神散渙,這時候遙距管理課堂秩序便愈加困難,學生一邊上課一邊玩網頁遊戲有之,另起群組「吹水」有之。我就是奇怪,怎麼只是過了幾星期,這群水鬼的上網技巧就無師自通、「進步」神速呢?

大女兒升中一,更是經歷了特別的一年。本來今年初是中學面試的季節,可是因應疫情都取消了。不過這也難不倒別出心裁的老師,大女兒就曾在睡覺前接到中學的突擊電話口試,全英文講足45分鐘。

另一間中學則要求學生在公布面試題目後60分鐘內上傳英語演講短片,我們要全家總動員,一邊趕忙搜集資料和撰寫講稿,一邊與大女兒綵排和錄影,而且要一氣呵成,不能有剪接的痕迹,如此窘迫,真有點像曹植被迫七步成詩,「相煎何太急?」

校方倡裝17個app 學生茫無頭緒

後來大女兒升讀了一間傳統女校。疫情持續,所以暑假時校方已教導各種各樣的網上平台和應用程式(app)的用法,不少家長和學生一時都茫無頭緒。我看她既要用Adobe Spark(一項免費的多媒體創作平台)製作視頻功課,又要用Google Chat跟同學進行小組討論,學校建議安裝在電話上的應用程式更多達17個。

由於流程設計得太複雜,有時候老師在視像課堂上就花了大半時間去解答技術問題,以免學生交不出功課。有些科目如科學,只能講書和看實驗影片,沒有實習經驗,理解也就大打折扣。另一些課業如作文和視覺藝術,以往學生只能在學校完成,表現高低,真章乃見;然而變為「學生在家完成-掃描-上載給老師批改」的方式後,筆者偶然瀏覽到一些同學的作品,不禁嘖嘖稱奇,其質素之高、技巧之成熟,實在令不少大人汗顏!

跟其他家長傾談,普遍覺得遙距上課缺乏社交訓練及課外活動,令子女變得更像「宅男」、「宅女」。家中的學習氛圍也難比課室,沒有老師親身督促、沒有考試,發問和思考的積極性也弱了不少。

然而筆者也有得着;筆者離開校園已久,今次能一窺網上學習的情形,讓筆者了解今時今日的老師是怎樣教,新世代的學生又是怎樣學。謹希望疫情真正完結,讓同學不用再孤獨對着電腦屏幕上課。

教育局鼓勵學校善用不同的學習模式,如網上學習,以達致「停課不停學」的教育目的。(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