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癌後重生學活在當下 腸癌病人:患病也有權追夢

副刊版 2020/10/19

分享:

43歲的琪其以前是個工作狂兼完美主義者,試過不吃不睡一整天只為工作,加上肩負養家重任、自我要求高而飽受壓力。去年年尾亮起癌症警號,她才緩下來重新審視自己、找回生命意義,做自己想做的事。

琪其從小至大沒大病過,頂多偶爾胃痛,去年卻突然大便內有血絲、屢次腹部劇痛,經轉介下入急症室求醫。「之前醫生說可能是尿道炎,服了藥後沒事我就繼續工作、沒為意,後來入院那次腹部達10級痛,痛到要曲起身子、行不了直綫,檢查後才知是腹膜炎。」

手術後插滿喉動彈不得

留院一晚做檢查,翌日醫生說要立即開刀做手術,情況趕急。琪其當時又驚又不知所措,只好順從醫方意見去做,醒來就躺在深切治療部,身上插滿喉管。「我要聞氧氣,又有鼻喉、尿喉,排泄物要用袋裝住,基本上是動彈不得的。」醫生指琪其的乙狀結腸與直腸位置有異物阻塞,導致內裏髒物爆了出來,要即時清理以防感染,嚴重可致命。

手術在她的腹部中央開了個逾10厘米的傷口,旁邊也開了造口,以後琪其排便都需用造口袋盛載。「兩個傷口好近,整個腹部都好痛,而且身體好熱、不斷流汗。儀器聲加上又驚又痛,我晚上根本睡不了、好痛苦。這麼大個人既動不得,就連自理能力都沒有。」塞在腸道的異物有可能是惡性腫瘤,但琪其指當時傷口太痛,身體、精神狀況都不佳,實在無暇想像或擔憂太多,最後住了ICU十多日,就轉至普通病房。

佳節獨自面對壞消息

面對大病和身體巨變,琪其指初期心情好差,不肯接收有關病症、造口的資訊。「拒絕學處理造口、拒絕行路,拖得就拖吧,我不想處理,腦海一片空白;每次洗傷口我都不敢望,以前電影看到些較核突的場口,如做手術、血等我都不怕,但傷口在自己身上時,我發覺不論肉眼抑或心靈上都接受不了。」護士建議下床走走,琪其只踏了一步,就因為傷口太痛而不願再行。「好像嬰兒學行人生第一步般,那刻覺得連走路都不是必然的,行步路原來會這麼辛苦。」琪其的病床靠窗,雖然當時好辛苦,但能看到藍天白雲總算是一點慰藉。

身體狀況尚未完全適應,就要面對一連串的檢查報告,琪其憶述確診腸癌的那一天,正值聖誕、新年期間。本是普天同慶的大日子,卻是她人生的最低谷,情緒很崩潰。「Merry咩Christmas、Happy咩New Year 啫,我還好年輕,為甚麼偏偏選中我?即使周遭有病友,朋友家人都有探我,但我從未試過這麼孤獨。覺得無人會明我有多恐懼,我連Cancer這個字都不敢講。」留在房內獨自面對病魔,湧上心頭的只有無盡的孤獨和無助。

學處理造口重新行路

幸而醫護人員鍥而不捨地與琪其溝通,她才漸漸從消極心態中走出來,願意由他人扶住練行路,由跌跌碰碰練到能行出病房,花了個多月。簡單步行已如此辛苦,面對造口袋又是更大的關口。「要學卸下造口袋更換、清理造口上的血水,再用護理噴霧保護皮膚。每個人的造口都不同形狀,我要學怎樣剪貼造口袋,再塗防漏膠。」有時自行換袋視野受限,琪其就要靠家人幫忙。突然由強勢、獨立的獨生女,變成要依賴別人的病人,難免會吃不消。「好赤裸,一洗傷口就要整個人攤下、甚麼都做不了,讓他人看光光。以前好多事都自己搞掂,現在卻要家人、姑娘幫,要靠人有點難受。」

因為年輕,醫生為琪其訂立較進取的化療方案,兩星期一針,每次入院3日2夜。原以為副作用相當劇烈,但琪其朋友的丈夫同患癌症,對方介紹的食療、營養補充方法大大減輕副作用,她只有輕微肚瀉和頭暈,以及夜間汗多、易累、掉髮和間歇性手腳麻痺等問題,連醫生都讚她厲害。治療後主腫瘤縮小了幾cm,現時雖然擴散至肝、胰臟附近的淋巴,正試用口服化療藥控制病情。

脫下受害者標籤

父母無微不至地照顧起居飲食、陪出入醫院,朋友教每日寫下10項事物學感恩知足,再加上信仰的支持下,琪其漸漸敢於面對病症,脫下自己設下的「受害者」標籤:接受自己可以軟弱,也不能控制生命。「我本身好好強,覺得要有型,但在醫院的日子,我好坦白面對自己的軟弱和痛,驚就哭吧,也不怕別人看到我哭。好的、壞的情緒我都要面對和接受,也要與它共存,跟癌症一樣。」

不再介意別人的目光和輿論,她選擇打開內心世界,在Facebook、Instagram設專頁,與大眾分享生命經歷,這源於一份理念-接收了他人的愛,就把更多愛傳遞開去。「仍然能生存,我覺得上天有些事要我做,有份使命。除了好好照顧自己之外,更可藉着分享、聊天幫助同路人。你們並不孤單,有人陪伴的,我還在經歷當中;這是我人生最壞的時候,也是最美好的時候。」

重生後醒悟 病症不礙追夢

早前因腸癌離世的Marvel電影《黑豹》男主角Chadwick Boseman,年紀、癌症類別和期數都與琪其相同。得知他離世當日,琪其指就如當頭棒喝。「我覺得好震撼,也好感觸。他腸癌3期時仍拍了9部電影,用他有限的生命去做,我覺得好佩服。我喜歡藝術、表演,以前想做或會說再計劃一下、等最好時機,但何時才是最好時機?其實現在就是。我學會活在當下,這刻做的決定就可創造未來。」想見朋友就立即見,想做甚麼就去計劃。

以前勞碌工作卻不知目標,營營役役地生活,琪其指患病讓她靜下來回看自己需要甚麼、最想做甚麼,像按下一個「Reset Button」。「以前的我心盲又耳聾,個人好自我,盲目追求事業、物質,也抗拒改變,現在的生活就如逆轉人生,要做更有意義的事。」因熱愛藝術創作,也喜歡唱歌、玩音樂劇,她的夢想是開個人迷你音樂會,也盼未來可參與歐洲水上舞台的音樂節,以及拍攝有關癌症、夢想的微電影。「病人都有權利去追求人生目標,我們都可以有好多想做的事,決定權在自己手。」

---------------------------------

場地:銘琪癌症關顧中心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43 歲的琪其以前是個工作狂兼完美主義者,試過不吃不睡一整天只為工作,加上肩負養家重任、自我要求高而飽受壓力。(湯炳強攝)

住 ICU 時全身插滿喉管,再發現腸道無法蠕動、難以消化,故琪其要額外於頸部插一枝喉管,輸入營養奶。(被訪者提供圖片)

住院兩個月持續練行路,而因琪其住村屋要行樓梯,需做額外訓練應付生活。(被訪者提供圖片)

做過電視製作、活動統籌,以前的琪其坐車、吃飯時腦裏都充斥着工作。(被訪者提供圖片)

熱愛音樂的琪其,會於專頁上分享自己唱歌的片段。(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