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張相 芝加哥熱狗與「covfefe」聯想

評論版 2020/10/19

分享:

兩位總統候選人拜登與特朗普近日都到各個搖擺州拉票,特朗普去完賓夕法尼亞的費城後,在Twitter發了一張相片,吸引了我。相片中,他坐在相信是空軍一號專機上他的辦公桌旁,枱上放了一隻碟,碟上有一隻掰開了兩邊的熱狗,推文只是說回到費城感到高興,並沒有說這隻熱狗怎麼來,拍照推文有啥意思?我就聯想起,德國人與芝加哥熱狗。

作為僅次於紐約和洛杉磯的美國第三大都會區,芝加哥(Chicago)的美食有三寶:薄餅、熱狗和三文治,而芝加哥的熱狗,有着「芝加哥式」吃法,內裏有煮或烤的全牛肉維也納腸,罌粟籽麵包上面覆蓋洋蔥碎、番茄、酸黃瓜、希臘金椒、黃芥末醬、芹菜籽加鹽等等,但從來不放番茄醬,目的在於品嘗熱狗本身的獨特風味,不致被番茄醬蓋過。

芝加哥熱狗文化 訴說美移民故事

芝加哥熱狗,可以說幫助不少人實現美國夢。19世紀以前,很多歐洲人移民美國,包括德國人,19世紀中葉德國政局動盪,逃去美國的人多了很多。1885年,一位16歲移民到了美國開展新生,他的兒子在紐約發迹致富,證明了美國夢是真的。那位德國移民的其中一個孫,就是今天的特朗普。

德裔美國人是現今美國人數最多的移民族群,有超過4,000萬人,約佔美國總人口逾15%。

19世紀末,最受德國移民歡迎的目的地城市之一,是芝加哥。作為移民群體,要在新的環境下生存,一些人從自己拿手的地方,如家鄉特色美食開始。作為全球最愛吃香腸的群體,他們把愛吃的香腸帶到新大陸。豬肉和香料包上腸衣,香腸既方便、便宜又美味,在芝加哥風靡起來。

芝加哥當年宰畜業盛行,還有「世界屠豬城」之稱,據說在屠夫中逾三分一是德國移民。德國人造香腸工藝精湛,讓香腸成為當時最受歡迎的工業化食品之一。

除了德國人,猶太人也為芝加哥香腸產業作出貢獻,他們引入全牛肉香腸,開始製作熱狗。許多猶太移民出身貧困,在街頭做起小商販,賣熱狗的人愈來愈多,催生了現今最受喜愛的熱狗品牌。

真正將芝加哥熱狗文化發揚光大的,是兩個猶太移民,例如其一開設的食品企業維也納牛肉(Vienna Beef),時至今日已成為芝加哥熱狗獨特風味的名氣界。不可不提的還有波蘭移民,當中有人想出以罌粟籽加入麵包,熱狗包上面布滿的小黑點不是芝麻,是罌粟籽,當然這些罌粟籽已經過處理,在美國食用是合法的。

芝加哥熱狗成為這座移民城市的標誌之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上世紀20年代經濟大蕭條下,便宜的熱狗變成了人人皆吃的東西,而不單是底層民眾,「蕭條熱狗」令無數失業美國人不致捱餓。

二戰之後,美國進入戰後繁榮期。多了人買車用車,令路邊熱狗攤出現飛躍增長;不必落車能夠買熱狗,熱狗文化愈來愈根深柢固。每個吃熱狗的人根據自己喜好,選擇適合自己的口味。之所以有不同口味的熱狗配料,因為芝加哥有不同種族移民。芝加哥的熱狗文化,側面反映美國的移民故事。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很喜歡在Twitter發推文,2017年5月一個晚上,他發了一條推文「Despite the constant negative press covfefe」(盡管有持續的負面新聞報道),媒體認為「covfefe」顯然是「coverage(報道)」一詞拼寫錯誤,該推文後來被刪除了。然而,特朗普之後卻暗示並非打錯字,似乎他在玩文字遊戲,把沒有意思的東西賦予意思。

covfefe打錯字? 侵侵玩文字遊戲

「covfefe」在社交媒體受到關注,亦被用來揶揄。一家芝加哥熱狗店參與調侃這篇推文,在自己廣告牌發揮美式幽默:「Proudly Paris Accord Compliant Covfefe」,特朗普當時剛決定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廣告標語大意就是嘲弄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和「covfefe」這個詞一樣,是講不通的。

後來有人聲稱,「covfefe」直接譯成阿拉伯文是「我將屹立不倒」之意。即該推文其實是在說,盡管不斷傳出負面輿論,特朗普還將屹立不倒。然而這個所謂解釋,又被語言學者否定了。「covfefe」一詞,至今已產生文化影響,被引伸為公眾人物的失態,在社交媒體上犯錯之類。

由於特朗普隨時一句影響全球股市,他的推文可能令市場波動性大增。為了量化並追蹤特朗普推文對市場走勢的影響,摩根大通2019年創立了Volfefe指數,名稱源於「volatility」(波動性)和「covfefe」,以衡量特朗普的推文對美國債券收益率的影響。

能夠將一些講不通的東西,搞到看起來有意思,推廣出去並引起關注,也許是侵侵不可思議的「天賦」。美國之所以「偉大」,就是因為具有不同天賦的移民共冶一爐,合力創造。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