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赤逾3000億 教育開支怎節流?

評論版 2020/10/19

分享:

原定於10月14日發表的施政報告破天荒押後到11月底才公布,行政長官解釋是要向中央爭取更多政策支持保就業及振興經濟。然而,面對預計超過3,000億元財赤及香港經濟已踏入技術性衰退,特區政府在施政報告亦應制定有效的節流方案,否則剩下8,000多億的儲備也會有殆盡的一日。

根據2019/20的財政預算案,教育是政府最大筆的經常性開支,金額為906億元,佔整體開支20.5%,當中專上教育、中學教育及小學教育的比例分別為25.9%、32.4%及24.4%。盡管中小學教育合共已涵蓋超過一半的教育經常性開支,但貿然向中小學開刀絕不是明智之舉。教育局在2003年推出各項的縮班殺校措施,已嚴重打擊教師士氣,個別學校以0.5甚至0.3的學位教師薪酬招聘教席,學校管理層以不續約威脅合約教師言聽計從,這些因縮班殺校而衍生的各種後遺症,至今仍令不少教師怨聲載道,嚴重損害了教育局跟前綫教師的關係,亦令不少局方推出的各項政策難獲教師普遍支持。

檢視重疊課程 轉型騰資源

在專上教育方面,大學教育資助撥款委員會(教資會)每年透過聯招途徑,提供約1.5萬個八大資助院校(八大)首年學位學額,相對於首屆文憑試共72,620名考生,自然是僧多粥少。然而,時移勢易,2020年文憑試考生已驟降至50,809人,並有進一步下跌的趨勢。根據教資會的《數據透視》顯示,八大學位學額的短缺由2013年的12,080個,逐步滑落,並預計在2022年收窄至2,200個。倘若加上8,000個自資院校提供的學位學額,更會出現學額過剩的情況。此外,特區政府自2018/19年學年開始,將「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恒常化,並大幅將資助學額增加至每屆約3,000個,似乎有意分流更多學生到自資院校修讀電腦科學、創意工業、金融科技及護理等專業科目。面對學額過剩及學位更趨專業導向,掌握大學撥款權力的教資會,何不要求八大檢視現有課程是否出現重疊,並透過課程轉型騰出更多教育資源,以滿足未來人力資源的需要呢?

按考生人數 削減聯招學額

以工商管理為例,差不多每間院校均提供大量學額,而且課程結構相似,但企業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又能否吸納所有工商管理的畢業生?再以酒店及款待為例,各國現在仍實施嚴格的出入境限制,環球經濟復甦未見起色,本港旅遊業回復到疫前的光景仍遙遙無期,相關課程的學額是否有下調空間?在疫情下新經濟發展一枝獨秀,市場對人工智能、大數據及生物科技等範疇有龐大的需求,教資會可建議八大將課程發展的主軸,由傳統科目陸續轉移到開辦嶄新的科目,科大在2016/17學年開辦了全港首個跨學科的生物科技及商業學位課程,便是其中一例。

教資會固然可以要求八大檢視未來人力資源的需求而調節個別課程的學額,至於是否仍需保留相同聯招學額,則視乎將會有多少考生取得入讀資助學士的最低要求。根據考評局的統計數據,取得中文及英文3級、數學及通識2級和至少一科選修2級(33222)成績的日校考生,已由2012年的25,329人下降到18,572人,即原本由1.7人競逐一個八大學位,降到1.4人。若然現時八大學額可按考生人數每年遞減而相應下調,八大便不用面對只要考生符合最低要求便能入讀的尷尬局面。此外,根據教資會2018/19年的數據,教資會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的學生成本平均為265,000元,每年1.5萬個學額便涉及40億元的撥款,按比例削減學額,的確有效減輕教育的經常性開支。

申請外界研究經費 免裁員

課程及學額的重整或會令某些學科出現人手過剩的情況,但八大不一定要透過裁員來解決。有別於中小學主要依賴教育局作為經費來源,八大的校長及管理層可積極向外界不同機構申請研究經費,透過開設公司承辦不同商業項目,並委任合適的教職員擔任研究員及項目主任,以解決人手過剩的問題。八大不少教職員現已兼任研究及行政工作,相信學額減少能減輕他們在教學上的工作量,在新的工作崗位更能得心應手。

隨着考生人數不斷下降,而學位不跌反升,入讀本地大學的門檻已有每況愈下的迹象。

透過適度調整資助學位學額,既能有效減少政府在教育方面的經常性開支,激烈的競爭也能燃起考生的鬥志,在文憑試全力以赴,以求考入心儀的大學。

面對學額過剩及學位更趨專業導向,掌握大學撥款權力的教資會,可要求八大檢視現有課程是否出現重疊。(資料圖片)

撰文 : 王偉傑 政賢力量時事評論委員會主席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