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優狀元由助人者變癌症病人 表達藝術治療師以音符自癒心靈

副刊版 2020/10/21

分享:

在單親家庭長大,鄺文傑(Aleck)是03年的十優狀元,繼而拔尖考入中大計量金融。畢業後工作數年,卻由iBanker毅然轉行做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只為一份喜愛藝術的心。

尖子路本應平步青雲,但Aleck的成長卻幾經波折,最近更突然遇上癌症來襲。縱使生活不順遂,也曾掉入過低谷,但他以藝術重新面對內在情緒,也從音樂中得到前行的力量--治人,也自癒。

8月初發現身體出現1至2厘米的細小腫塊,一個月內由胸口蔓延至手腳、腹部。腫塊質感較軟、輕推可移動,Aleck形容像撞瘀了般。「有舊嘢郁郁吓,按下去可能有少許痛。」到普通門診求醫一段時間,醫生建議Aleck找外科醫生做手術,切一粒硬塊做化驗。

癌症突襲最懼怕死亡

小硬塊形成的原因很多,如脂肪瘤、纖維瘤等,醫生指大多都是良性。故等待報告的1個月中,Aleck沒憂慮太多,只懷着少許不安,對癌症的想像也只是輕輕掠過。「間中會擔心會否是壞結果,之後的生活會如何?但沒有人明確地告訴過我,若是癌症要做甚麼、經歷哪些治療、有幾多個月不能工作等,好難估計。」直至出報告前某一天,醫生致電Aleck說初步發現淋巴異常,要再做進一步化驗,那通電話打沉了Aleck。「不斷在想,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否好差?當一步一步走向最後答案,愈來愈近時,我的心情就更沉重。」

確診淋巴癌當日,Aleck獨自去拿報告。1個月的心理煎熬終獲宣判,沒有換來釋懷,反而更加複雜。「拿了報告後我站在馬路邊,當刻完全不知道應做甚麼,我好震驚,驚到沒有情緒。」拒絕接受、惱怒不解、問天為何揀中自己,各種想法充斥在腦袋,也忍不住哭。Aleck拿完報告就要立即見血液腫瘤科,行程緊密到根本無法整理混亂的思緒。「我晚上6時許回到公司,看到同事就崩潰大哭。我到底還可生存多久?我覺得我可能好快死,這是最大的恐懼。」

一份純粹的藝術力量

過兩天就要入院,頭幾日需要抽血、抽骨髓及做化療,一切都來得太快,Aleck只可按住醫生指示一步步做。待檢查、化療完成後,靜下來有喘息的空間時,情緒便湧上心頭。身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以音樂、繪畫、動作等媒介助人抒發情緒是平常事,但當有需要的是自己,又該如何處理?就在最無助、失意的時候,Aleck在英國一同進修聲樂心理治療的同學,為他即興創作、演唱,並拍成影片送給他,成為他的第一道支援。

他們的作品沒有歌詞,只以旋律吟唱,有略帶憂傷、安撫躁動心靈的樂章,也有感覺像「飛在天空」般具前行動力的創作,Aleck指這些音樂打入他的心坎。「那兩天我好累,無法處理任何事,但從他們的音樂中感受到好大的力量。縱沒有言語、文字,這些聲音也令我覺得有種聯繫,觸動到心靈,如療癒了我。」

以音樂自癒 肯定自我

除了一班同學,Aleck亦持續與一位音樂治療師前輩聯絡,會定期做音樂治療,既面對情緒,又像人生導師般。在這段迷惘與恐懼的時間,這位前輩亦一直伴在身旁,曾於醫院網上見面做治療。「在他面前我哭了數次,談起害怕死亡,突然要獨自面對好多事等,都好坦白地表達。平時我並不會刻意處理的情緒,他都能幫我抒發。」藝術、音樂治療講求治療師與服務使用者之間的信任,也着重過程中使用者是否感到安全、被接納地自訴,由治療師變成服務使用者的Aleck,以另一角度感受這段過程。「在醫院沒有樂器,我用聲音做了數段即興創作,如唱出自己的心情,從而反映不安、了解恐懼,也嘗試表達希望、給自己力量。」

以前Aleck較常與治療師分享與家人、伴侶相處間的感受,較少面對內在深層、關於自己的情緒。但因着病症,卻能把這些屈在心中的感受好好重整,如從小至大因家庭、成長因素而導致的強烈孤單感、缺乏安全感等問題。「入院把這些情緒的程度放大,始終這次是人生的大危機,故反彈更大。」

在前輩帶領之下,Aleck的徬徨、無助感漸漸紓緩,也從自己的創作感受到「自癒」功效。「我一直都覺得要靠朋友、靠全世界照顧,像失去了自理能力。好多朋友說我勇敢,每次聽到我都不相信、也不覺得自己是,只不過醫生叫我做乜,我就做。但從我創作類似搖籃曲的音樂時,於較柔和、偏慢的節奏當中,我唱的時候才發現有種自我安撫的元素,好平靜。原來我都有能力撑住、安撫自己,這是好好的提醒。」於是住院後期,當精神、體力都變好,Aleck聽到一首有感覺的韓文歌,便用電話製作簡單伴奏、填上廣東詞,記下當刻心情。「藉着小小的藝術創作,幫自己過渡。」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十優狀元由助人者變癌症病人,表達藝術治療師以音符自癒心靈。(被訪者提供)

Aleck曾赴台灣,做有關照顧者的表達藝術治療工作坊。(被訪者提供)

發病初期,Aleck身上的腫塊多達十數粒。(被訪者提供)

本來就喜歡創作、唱歌,Aleck指音樂與他有種特別的連結和力量。(被訪者提供)

一班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得知Aleck患病後一起創作樂章,為他送上支持。(被訪者提供)

放棄高薪厚職追尋理想,Aleck 4年前於香港大學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畢業。(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