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苗民族主義」 全球公平分配

評論版 2020/10/21

分享:

疫苗被視為截斷新冠病毒傳播鏈、重啟經濟的最強武器,不少富裕國家斥資與藥廠及科研機構聯手研發疫苗,同時預先採購大量疫苗。有人批評這種做法是「疫苗民族主義」,令貧窮國家難以控制疫情,更會打亂全球經濟復甦的步伐。究竟有何方法應對相關情況?香港會成為窮國疫情的幫兇,還是會陷入「一劑難求」的困局?

截至10月8日,全球共有213款針對新冠病毒的疫苗處於研發階段。一般新款疫苗由研究至交付定單,需時約5至10年,但因是次疫情嚴峻,多個研發機構均希望把過程縮短至12至18個月。

「我國優先」 各國大量預購疫苗

疫苗雖有望緩和疫情,但如何確保所有國家獲得所需疫苗,值得關注。多名外國醫學專家在《哈佛商業評論》撰文,批評各國在抗疫的議題上沒有協力實施全球戰略,反而採取「我國優先」的態度預購大量疫苗,又指如果疫情嚴重的國家得不到疫苗,全球的供應鏈及經濟復甦將繼續受到打擊。

英國早前斥資7,900萬美元,資助牛津大學與製藥公司AstraZeneca(阿斯利康)研發疫苗。根據協議,若疫苗研發成功,英國將是首個獲取疫苗的國家,而該廠生產的首3,000萬劑疫苗將分配予英國。

此外,美國政府早前承諾花12億美元向AstraZeneca認購至少3億劑疫苗,同時向其他藥廠入手預先採購大量疫苗,包括花費15億美元向當地藥廠Moderna認購1億劑。

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優先照顧國民,似乎沒有不妥,但這做法有礙全球抗疫。有見及此,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世界衞生組織等,構建名為COVAX的平台,其中一項目標是確保全球公平分配疫苗。

COVAX的分配計劃分為3個階段:在首階段,所有參與的經濟體可獲分配相當於3%人口的劑量,為醫療和社會護理工作者注射;在第二階段,它們可獲相當於20%人口的劑量,為65歲以上長者及其他高風險人士注射;在第三階段,COVAX將依照每個地方面對病毒的風險等因素繼續分配。目前全球有逾80個經濟體對方案感興趣,而COVAX擬制定「分層定價」,即富裕及貧窮國家將以不同的價錢購買疫苗。

不過,美國及俄羅斯未有表態加入COVAX。正如前文所言,部分國家已落實向藥廠購置疫苗,當中部分是在COVAX的採購名單上,令人擔心會影響分配的數量。

前文提及的醫學專家,在處理貧窮國家研發疫苗的資金來源方面,提出一些建議,包括參考國際免疫接種資金援助機制基金會(IFFIm)發行債券。

IFFIm以長期捐款承諾為基礎發行疫苗債券,目前已籌得超過61億美元,資金用於Gavi計劃。對於Gavi而言,疫苗債券的收益可確保研發者快速獲得資金,加快新型疫苗推出;在投資者的角度,疫苗債券可提供具有穩定回報的投資機會,同時能拯救生命。假如在是次疫情中加入債券融資機制,所得資金投放於研發和採購疫苗,一方面鼓勵更多藥廠參加研發,甚至只供應予類似COVAX的平台,使它們能獲取更大量的疫苗,作公平分配。

此外,多個發展中國家均為疫情重災區,但礙於欠缺資金及技術,難以研究及生產有效疫苗。為了換取相關技術及生產許可,部分國家開始讓國民當「白老鼠」,成為外國疫苗研發團隊的臨床試驗對象,以換取製造疫苗的技術及生產許可,使疫苗能夠在當地生產。

巴西早前與牛津大學的研發團隊,達成技術轉讓協議,讓巴西可在臨床試驗期間生產3,000萬劑疫苗,等待疫苗通過臨床試驗後,該國便可生產多7,000萬劑。以國民作為「白老鼠」的做法,固然有安全和道德爭議,卻是部分國家對抗疫情的唯一方法。

香港政府表示會多渠道採購疫苗,包括參與COVAX機制,在所有階段採購足夠供三成半人口的疫苗劑量;以及聯繫個別疫苗製造商預先採購。然而,本港在COVAX首兩階段只能獲取相等於兩成人口的疫苗,即約150萬劑,涵蓋醫療和護理工作者、長者及高風險人士,但本港的註冊醫護專業人員數目、65歲或以上人口,以及64歲或以下長期病患者數目,已逾215萬人,超出COVAX初期分配的劑量。以此計算,當局需要另覓疫苗。

但若香港出動銀彈四出搶購,可能被外界批評剝奪窮國獲得疫苗保護的機會。當局要平衡港人需要及國際利益,看來並不容易。在疫苗成功研發前,全球應設法使疫苗合理地分配,切勿讓保護主義拖長疫情肆虐的時間,奪去更多生命。

疫苗被視為截斷新冠病毒傳播鏈、重啟經濟的最強武器,不少富裕國家已預先採購大量疫苗。(法新社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