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蟹將」入侵 美國要趕絕大閘蟹

評論版 2020/10/22

分享:

秋風起,大閘蟹季節已到。不少香港人吃遍各地蟹種,澳洲皇帝蟹、日本松葉蟹,泰國咖喱蟹等等,卻對大閘蟹情有獨鍾,覺得最有蟹味。受新冠疫情影響,外賣或網購大閘蟹回家品嘗的人大增。愛吃螃蟹並不是中國人專利,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那裏的人喜歡吃藍蟹,其中馬里蘭州切薩皮克灣(Chesapeake Bay)藍蟹最出名,地位相當於中國的陽澄湖蟹,但產量日少。

在美國,不會找到陽澄湖大閘蟹吃,除非黑市的,賣的也不一定真正陽澄湖蟹。學名中華絨螯蟹的大閘蟹,在中國被奉為上菜,在美國則淪落為「通緝犯」。在美國政府眼中,這些入侵的「中國蟹將」罪大惡極。

紐約環保部發通緝令 蟹不留活口

去年,紐約州環保部門就發布多種入侵物種預警,其中大閘蟹為主要入侵物種,還發出通緝令,發揚「城市是我家,舉報靠大家」的精神,呼籲民眾幫忙,一經發現,無論死活一律不能放過。當局教民眾,若發現大閘蟹應及時「立此存照」,P圖大可不必,但要記下時間和位置,登錄當局網頁上傳照片及資料,更重要是將大閘蟹帶走,冷凍或放入酒精浸泡,總之別留活口,一定不可以放回河裏。

美國有500多萬華人,「華蟹」有多少就無人知,除了祖先早已紮根當地在美國土生土長的「華蟹」,還有不少偷渡貨。在杭州買一隻普通大閘蟹折合數美元有交易,在美國黑市可賣高達50美元。走私大閘蟹利潤相當高,所以有人走私,從包括香港走私到美國當「華蟹」。曾經有人形容,每年這個食蟹季節,美國執法人員的神經,都會繃得比大閘蟹身上的繩子還緊。

去年秋天,美國海關等多個部門就在各地聯合開展打擊大閘蟹走私行動(Operation Hidden Mitten),在截至今年1月的4個月行動期間,共截獲逾1.5萬隻大閘蟹,當中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執法人員,從一批聲稱是T恤、牛仔褲、汽車零件等的快遞箱中,搜出數千隻大閘蟹。這些偷渡「華蟹」命運悽慘,會被壓碎製造魚飼料,至於被抓到違規將大閘蟹攜帶入境的人,最高可罰1萬美元,大規模走私的「蟹販子」更大罪。

衝擊漁業 列百大外來入侵物種

大閘蟹上世紀80年代首次現身與中國相隔太平洋的美國西岸,到2015年連東岸也出現大閘蟹,不久當地河流上游百多公里處亦發現身影,顯示美國正被逐步入侵。美國人要趕盡殺絕大閘蟹,因為牠們會危及當地其他蟹類、貝類、魚類等物種的生存,破壞水域生態平衡,對漁業帶來衝擊。牠們聚居在排水口,易令排水設施堵塞,由於善挖洞穴鑽入河岸軟泥,引致水土流失,會破壞堤壩。

實際上不僅美國受害,大西洋彼岸歐洲早受波及。大閘蟹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物種」之一,在德國、英國、比利時等都有蹤迹。1912年,德國首次通報發現大閘蟹,調查後相信是通過船隻入境,在船的壓艙水中發現混入了蟹卵。到30年代,英國泰晤士河也有大閘蟹,河兩邊植被破壞得千瘡百孔。

英國廚神拉姆齊(Gordon Ramsay)就曾在電視飲食節目,用泰晤士河大閘蟹為材料,與中餐主廚聯手炮製清蒸大閘蟹,還向中廚學整蟹黃豆腐,告訴西方人大閘蟹可吃。

為了遏制大閘蟹數量,美國專家亦想出了最實在的辦法,此法中國人一早在做,就是吃了牠們。不過,當局對吃這種解決方法有保留,認為能把已有的吃光當然好,但萬一食到停不了口,一邊吃一邊再進口,就問題大了。其實,相比大閘蟹被走私到餐館裏吃掉,當局更擔心有人把活蟹放進當地水域試圖繁殖。

另一個問題是,歐美人和中國人不同,不大習慣用手慢慢拆食,亦不喜歡大閘蟹又多毛卻非大啖肉,在知道蟹黃就是母蟹卵巢、腺體等之後,更是難以入口。有人開玩笑說,與其叫美國人吃掉,倒不如給中國吃貨們免簽證,1年內便將大閘蟹吃成一級保護物種,2年內吃成瀕危物種,3年內吃進博物館。

大閘蟹由分公乸,到飲食宜忌、拆蟹方法、配甚麼酒等,考起很多朝朝暮暮思念大閘蟹,趨之若鶩的中國人。如何趕走大閘蟹,卻考起美國人。大閘蟹不單霸道橫行,繁殖速度亦驚人,一隻蟹乸約有一百萬個卵子,入侵「蟹將」充足。每隻雖具攻擊性而且打得,但含有優質蛋白質,對人類還是有貢獻潛質的,要看美國人如何將搞政治的智慧,發揮到大閘蟹身上,在這事情上的確不易。

畢竟愛吃熱狗、漢堡的美國人,是不會明白專門用以吃蟹的工具「蟹八件」,何以貴重到曾經是蘇州人嫁女的嫁妝,用「蟹八件」慢慢享用大閘蟹到底又有多浪漫?中國有句流行語:「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通常形容商界中敢於創新嘗試,享受到果實的人。美國人就偏向把螃蟹英文crab當作負面語,形容脾氣暴躁的人。中美國情不同,問題難解,還是吃蟹。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