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消費疲弱 經濟持續增長隱患

評論版 2020/10/23

分享:

10月19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一系列的經濟數據。從公布的這些數據來看,盡管不及市場預期,但是有一些亮點,特別是全球主要國家經濟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中國公布的數據更是顯得鶴立雞群。

國家統計局公布,中國第三季GDP按年增長4.9%,略低於市場預期的5.2%,但比第二季的3.2%升幅已明顯加快。累計前三個季度,中國GDP終於回復到正增長,錄得0.7%的按年升幅。而且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進出口貿易、規模以上工業增長值、消費零售額、國內投資等都由負轉為正增長。

最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的報告也顯示,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將萎縮4.4%,中國將是今年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增幅有望達1.9%;2021年中國經濟增幅更有望達8.2%,成為全球經濟復甦的主要推動力。從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IMF預測基本上是正確的。

防疫物資需求增 出口升36.5%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公布之後,國內輿論一片看好,認為中國經濟有韌性,能夠應對來自各方的巨大風險。不過,當前中國經濟之所以能夠逐漸走出新冠疫情陰影的衝擊與影響,主要有以下4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後,中國政府能夠以科學的方式控制疫情,這是整個國家的經濟能夠逐漸復工復產、從疫情危機中走出的前提。中國在疫情的大流行上,控制比其他經濟體要好,所以能夠最早從疫情的經濟危機中走出。

二是受益於進出口貿易增長,並遠好於預期。本來,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各國許多商業活動突然停止,需求萎縮、供給中斷,全球之間的貿易立即停止。中國進出口貿易垂直式下降,但是作為貿易大國的職能並沒有由此減弱;反之,中國出口從4月份開始連續6個月出現了正增長。其原因主要有3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前三個季度防疫物資拉動出口增長2.2個百分點,海外對防疫物資的需求急增,當中包括口罩在內的紡織品、醫療器械、藥品的出口增長36.5%,至1.04萬億元;二是由於疫情爆發,導致「宅經濟」的出現,其商品推動出口增長1.1個百分點,手提電腦、平板電腦、家電等相關商品出口達8,808億元,上升17.8 %;第三是中國復工復產有序推進,令出口定單增加。可以說,就目前全球的情況來看,估計疫情在短期內難以完全得到控制,全球各國在這些方面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中國出口仍然會保持一定的增長勢頭。短期內這對中國出口仍然是有利因素。

炒作主導 房產市場迅速復甦

三是在政府托市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迅速復甦。第三季度中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5.6%,增速比上半年提高3.7個百分點。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下降1.8%,降幅比上半年收窄;商品房銷售額為115,647億元,增長3.7%,上半年為下降5.4%。由於自2016年以來,中國的住房銷售每年都在刷新歷史紀錄,住房銷售規模愈來愈大。而中國的住房交易是採取預售制,即先收款後交貨。所以,只要疫情得到控制,復工復產,住房開發投資增長是必然(即收款後要建造好房子交貨)。

另外,盡管中央政府的房地產政策一直在強調「三穩」(即穩房價、穩地價、穩預期),但無論是信用過度擴張的貨幣政策,還是地方政府各種的托市刺激,疫情後各地的房地產投機炒作還是盛行。從上面的數據可以看到,住房的銷售面積在下降,但住房銷售金額則在增長,意味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價格還在上漲,市場的性質並沒有因疫情爆發而改變,同樣是投機炒作為主導的市場。在這樣一個市場,只要房價在上漲,投機炒作者就會利用銀行優惠的金融槓桿,湧入這個市場。所以,中國房地產市場仍然是拉動各地經濟增長的最主要的動力。

四是與全球各國一樣,數碼經濟成為疫情下保證經濟基本運行的重要方式。比如,前三季度的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加值增長15.9%。「宅經濟」同樣成了國內經濟增長發展最快的部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中國數碼經濟的大眾化遠超其他國家,它在疫情爆發後對經濟增長所發揮的作用會更大。加上中國號稱為「世界工廠」,具有完整現代製造業體系,這些因素都成為能夠保證中國走出疫情困境的動力。

須系列制度改革 增居民收入

但是,中國這種經濟格局能夠一直保持下去嗎?未來中國經濟增長隱患又在哪裏?可以說,盡管中國的新冠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中國的經濟與消費也在全面恢復,但進入秋冬季節後,疫情防控再面臨風險,加上全球疫情居高不下,仍在擴散蔓延,將加劇全球經濟衰退,也可能衝擊中國外部需求,拖累未來中國出口。

當然更為重要的,是國內居民消費仍然是十分疲弱的。比如9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按年增長3.3%,仍處於低水平恢復,而且首三季仍按年下降7.2%。從前三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來看,盡管同比名義增長了3.9%,由負增長轉為正增長,但其水平之低,難以刺激居民消費的增長。比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2,821元(每月3,60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2,297元(每月1,360元)。

這樣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與加拿大相比,實在是低得可憐。疫情爆發以來,加拿大的失業人口每個星期可領取政府補助500加元(每月2,000加元以上,以現在滙率計算,相當於人民幣1萬元以上),一直可維持到2021年3月底;物價方面,以折合人民幣計算,加拿大的豬肉、牛肉、糧食、品牌衣物等價格,都比中國的價格低。對加拿大居民來說,這種一般性消費根本不是問題,但中國居民如此低的可支配收入,其消費力從何而來?

最近中國政府提出要建立內循環為主導的經濟模式,增強居民消費力就成為最大障礙。加上中國城市的年輕人受住房、教育、醫療等因素的擠壓,更是令消費力降低。可以說,這既是內循環經濟的主要障礙,也是中國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的重大隱患。

所以,中國要發展以內需為主導的內循環經濟,並非僅讓經濟循環流暢,更重要的是提高絕大多數居民的消費力,特別是農民的消費力。就目前絕大多數居民的收入水平而言,他們的收入水平遠無法啟動消費為主導的內循環。中國只有進行一系列的重大制度改革,增加絕大多數居民收入、改善收入分配關係、提升公共服務水平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整個國民的消費力水平,保持中國經濟持續穩定增長。

海外對防疫物資的需求急增,帶動內地出口增長。(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