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導退場

副刊版 2020/10/27

分享:

剛結束的平遙國際電影節發生了一件怪事,頗震撼到中國的文化圈子。因為四年來一直由賈樟柯落力大搞的這個最具規模的民間電影節,賈樟柯竟宣布是他最後一屆參與了。

因完全沒有先兆,初時傳出來時,大家甚至不敢去報道。但隔天賈導在閉幕活動上又講多次,講到哽咽,那大家才當真的一回事。但原因仍不明。就連賈導自己也說得含糊,門面話當然是那種一手湊大,是時候讓它茁壯生長,離開賈樟柯的影子,自己更希望是當一個觀眾。

但當地宣傳部後來的聲明,又莫名的把話題性推上熱搜。官方說,賈導宣布之時,沒有和部門通報過,也沒經省市縣各方批准,有種「自把自為」的責難,更不用說明年會找誰來接手。

於是,真正的離開原因就更顯迷離。最極端的猜度,當然是官方看幾年下來有聲有色,那順理成章以為可以接手自己辦下去(連帶接續開拓商業利益)。值得留意的是,有關平遙,最近也不是沒有這種事故。古城內的商戶,就被強行收歸政府。可能有不同的理由,但那種過程倒也近似。先把資源放手給民間做,做起了,再沒收。

平遙在這二十年來,確是從一個山西窮鄉變成旅遊知名熱點,帶起一陣古城風。它仍保有較完整的老城牆,而且鏢局與晉商的歷史有大吸引力,是早一波歷史旅遊及古城活化的案例。店舖收歸來做買賣,有商業諗頭或可以,但電影節不一樣,由外行人來搞,官方續辦?那就只能成為另一個平平無奇的官辦活動。要知道現在的平遙電影節,行內地位算是中國獨立電影節最高級別,絕大部分選片是中國首映。可以說,沒有賈樟柯的話,平遙電影節甚麼都不是。但當下國進民退範圍之廣,也着實教人吃驚。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0/11/17
4982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