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分飾兩角 中美大使竟是同一人

評論版 2020/10/27

分享:

本欄上周談到在美國首都的華盛頓紀念碑上,有一塊漢字石碑,碑上有一個中國人徐繼畬的名字,和他讚頌美國國父華盛頓的言詞。美國總統約翰遜後來透過駐華公使蒲安臣,回贈一幅華盛頓畫像給徐繼畬致謝。有讀者對這段歷史感到興趣,希望知多一點,今天說的更有趣味。

蒲安臣代中國 簽首條平等條約

有關中美外交史我曾說過不少,今天這位主角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實在是個傳奇,中美歷史上前無古人,相信也難有後來者。這位美國人既擔任過美國駐華公使,又做過中國大使出訪美國。一個美國外交官,為何成了中國外交官?我們讀歷史知道清朝和外國簽了很多不平等條約,但第一條平等條約,則是這位美國人代表中國簽的。

1820年,蒲安臣生於紐約州,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後當律師,從政成為國會議員,一直主張廢除奴隸制,他和林肯私交要好,協助林肯選總統。林肯當選後,任命他為美國駐華公使。1862年,42歲的蒲安臣在爆發不久的南北戰爭炮火聲中離開美國,出使當時同樣內憂但兼外患的中國。內憂是太平天國運動,外患乃第二次鴉片戰爭。

美國當時因內戰困擾,對華態度顯得較溫和,按照國務卿西華德(William Henry Seward)指示,蒲安臣積極執行對華合作政策,依據「平等公正」方針,而非「武力外交」,具體包括:永不威脅中華領土完整、在條約口岸不佔租界、不用任何方式干預中國政府對本國人民的管轄等。

美國政府相對其他入侵國家友好的態度,對當時列強環伺的晚清政府而言,可以說有點「人情味」,蒲安臣開始被清廷看作「自己人」,尤其得到負責處理各國事務的恭親王好感。

數年後,蒲安臣準備結束駐華任期回國,清廷為他設宴餞行,席上蒲安臣說道:「嗣後遇有與各國不平之事,伊必十分出力,即如中國派伊為使相同。」意思是今後中國如果再遇到涉外糾紛,他一定全力幫助,就當他是中國派出的外交官一樣。這句話聽在恭親王耳裏,有「踏破鐵鞋無覓處」之感,於是計上心頭。

第二次鴉片戰爭,清政府簽了《天津條約》,規定10年後續約,清政府在籌建外交使團前往歐美交涉續約,但發覺在朝廷找不到一個懂西方的人,語言不通亦是問題。大清一直要求外國使節覲見皇帝行三跪九叩禮,派中國人出訪豈不可能反過來向人跪?如果派洋人如蒲安臣去,見外國君主即使「叩頭」亦無傷大雅。於是在恭親王力薦下,清廷委任蒲安臣為「辦理中外交涉事務大臣」,在列強之間協調,相當於外交談判代表之類,蒲安臣欣然接受。

1868年,剛卸任美國公使的蒲安臣,就以中國特使身份,帶領30人中國外交使團出發訪歐美,第一站選定老家美國。美國政府對代表團非常重視,總統約翰遜在白宮接受大清國書,又設國宴款待。行程中最矚目的,是蒲安臣與他的舊上司國務卿西華德簽訂中美《天津條約續增條約》,史稱《蒲安臣條約》(The Burlingame Treaty),是自《中英南京條約》以來,清政府與歐美列強簽訂的第一個平等條約。條約明確中美兩國平等地位,美國不干涉中國內部事務,兩國人民擁有互相來往、貿易、長居等自由。當時列強紛紛欲借修約迫清廷簽訂一系列更欺凌的條款,《蒲安臣條約》內容看似「不太辣」,但是「有辣有唔辣」。

中國學界有一講法,指美國人打的算盤,是南北戰爭後百廢待興,廢除奴隸制令勞動力短缺,加上修築穿越北美大陸的太平洋鐵路,勞工缺乏。條約簽訂後,數萬中國勞工得以陸續赴美修路、開礦等,在美華工的血淚史亦開始書寫。若說條約對中國全無好處也不盡然,在兩國人民交流下,中國派遣了第一批留學美國幼童,學成回國作出貢獻,當中包括聞名的「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

代表美國駐華時獲讚「能知中外大體」、「遇有中國不便之事極肯排憂解難」,代表中國赴美又成功簽訂平等條約,蒲安臣在中美關係上可謂勞苦功高。不單如此,訪美後他繼續到英國、普魯士(今德國)、法國及俄國,代表中國談判。在沙俄談判時,沙皇迴避中俄領土糾紛,讓蒲安臣感到挫敗,心力交瘁,最後病倒,一病不起。1870年因肺炎猝逝於聖彼得堡,終年50歲,遺體被運回美國安葬,在儀式上同時懸掛了美國國旗,及清朝黄龍旗,清廷追贈一品官銜。

被讚世界公民 有份創美共和黨

對於蒲安臣,中美人士總體表示讚賞。梁啟超稱讚《蒲安臣條約》是最自由最平等之條約,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曾形容蒲安臣對各國人民的無私幫助,超越國界,是偉大的世界公民。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黨,是蒲安臣有份創建的。蒲安臣的外交經歷,乃中美關係史上一段佳話,把中美兩個大國友好合作的淵源昭告天下。如今,這一代中國人無法想像人才濟濟的外交戰綫,當年找一個出使歐美的中國人也苦無選擇。今天,支持特朗普關上中美大門的共和黨人,也很難相信他們的老祖宗,曾經為中國「打工」,且捐軀告終,歷史就是如此弔詭。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