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旅業陷樽頸 單憑「老本」難重生

評論版 2020/10/28

分享:

10月,冬季未至,香港的旅遊業卻已陷入「寒冬」。業界憧憬新冠病毒疫情緩和後,香港可以透過展示疫情防控能力,重新吸引旅客。惟智經分析本地旅遊業過去20年的興衰轉變,發現其發展早已陷入樽頸。若不及早找出問題根源,對症下藥,疫症後能否重生,恐怕難以樂觀。

須審視發展藍圖 保長遠競爭力

今年首8個月訪港旅客錄得354萬人次,按年減少逾9成,旅遊業界可說是近乎零生意。為了恢復旅遊業和經濟,可以預視疫情過後,全球旅遊目的地的競爭將會更為激烈,香港要脫穎而出,必須重新審視旅遊業的發展藍圖,保持長遠競爭力。

有見及此,智經套用旅遊業常用的旅遊目的地生命周期概念,檢視2000至2019年本港入境旅遊業數據,整理和分析歷來的發展變遷。

加拿大學者Butler提出將產品生命周期應用在旅遊目的地分析。旅遊目的地作為旅遊產品,一般會經歷六個階段,即發掘、投入、發展、鞏固、停滯及停滯之後(重生或衰退)。

隨着生命周期演變,透過提供為旅客而設的設施、市場營銷等,目的地的名氣日盛,旅客數量逐漸增加,直至觸及承載力上限,增長速度將穩定下來,同時引發旅客和居民的衝突和各類社會問題,並因旅遊吸引力其後較其他地區失色,導致實際旅客數量最終下降。而進入停滯期後,目的地必須作出改革,方有重生的機會,否則將步向衰退。

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旅遊目的地都會清晰地經歷生命周期所有階段。智經的研究發現,本港旅遊業在過去20年經歷了5個關鍵階段,包括崛起、成長、回落、重整,以及近2年的樽頸。

過去20年 旅業經歷5關鍵階段

崛起階段

本港旅遊業於2000至2009年經歷發掘和投入的階段。香港於2003年7月開放予內地居民「自由行」,此舉吸引大批內地旅客來港,帶動整體訪港旅客人次由2000年的1,306萬,增至2009年的2,959萬。內地旅客亦自2003年起成為本港旅遊業最大客源。

香港素來有購物天堂的美譽,其間旅客整體消費金額平均每年增長12%,主要用於購物。為了迎合內地旅客的購物需要,一些零售業務積極發展,例如有多個金飾品牌爭相在彌敦道旺角段連開數店,以搶佔自由行商機。

旅客量為人口8倍 遠超承受力

成長階段

來到2010年,旅業踏入成長階段,旅客人次由3,600萬,大幅增加至2014年的6,000萬。內地旅客佔整體旅客的比例,升至超過四分之三。

本港2014年年中人口約為723萬人,旅客數量是本港人口的8倍多,遠超本港承受能力,帶來交通、衞生以至日用品供應的問題。

深圳居民「一簽多行」來港的政策,造就一批一日來港多次的水貨客活動,有北區居民批評他們推着手推車橫衝直撞,亂拋垃圾;而水貨客搶購奶粉,令不少本地媽媽撲空。種種事件導致民怨四起。

回落階段

因應「一簽多行」帶來的社會問題,2015年內地將簽注改為「一周一行」,同時受到港元升值等因素影響,2015和2016年的內地旅客量罕有地下跌,分別按年減少3%和6.7%,整體訪客人次亦微跌2.5%和4.5%。

在這期間,本港旅業呈現生命周期鞏固階段的特點。本港傳統旅遊景點的吸引力減退,2大主題公園香港迪士尼樂園和海洋公園的訪客人次,同創歷年最大跌幅,按年分別減少約1成和1成9。

重整階段

經歷連續兩年下跌後,2017和2018年旅遊業反彈。隨着接軌內地的跨境基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以及港珠澳大橋相繼在2018年9月和10月通車,當年本港旅客量超過6,515萬人次,達到20年來的最高點。

同時香港「購物天堂」光環漸失。市場調查公司尼爾森根同年訪問逾千名訪港內地旅客,指出他們較以往減少在港購買電子產品、珠寶鐘錶,主因內地城市亦可輕易購買相似產品,部分旅客則因外滙貶值而轉往歐美旅遊購買名牌。

修例疫情夾擊 旅客大減92%

樽頸階段

踏入最近2年,本港先後因逃犯條例修訂引發連串社會衝突,以及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旅遊業大受打擊。截至8月,今年訪港旅客僅只得354萬人次,按年減少9成2,錄得歷來最大跌幅。零售、住宿及餐飲等與旅遊相關行業亦受到牽連,最新失業率創沙士以來的高位。

自2000年起,本港旅遊業經歷崛起、成長、回落、重整及樽頸五個關鍵生命周期,從旅客數量和消費模式的轉變,到社會承受能力爆煲,種種迹象顯示,旅遊業不能奢望單憑「老本」,便能吸引遊客在疫情後回歸。本港必須重塑旅遊業,才能掙脫步向衰退的生命周期,邁向重生。改變之先,政府和業界需要認清阻礙本港旅遊業進一步發展的4大因素。智經將以一系列文章剖析這些因素。

本港旅遊業必須進行重塑,才能掙脫步向衰退的生命周期,邁向重生,不能奢望單憑「老本」,便能吸引遊客在疫情後回歸。(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