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Lives Matter

副刊版 2020/10/29

分享:

美國向來是醫學先鋒,不少醫學突破——例如胰島素抗癌標靶藥等——都始於美國,在本土發揚光大後,再觸及全世界,但光輝背後也有很黑暗的時刻。

故事始於一九三二年,亞拉巴馬州(Alabama)這大型研究由美國公共衞生服務部(Public Health Service)主持,共有六百名非裔美國人參加,其中三百九十九人證明染上梅毒(Syphilis),而另外二百零一人沒有,公共衞生服務部以供應免費醫療為名,安排參加者到塔斯基吉大學(Tuskegee University)醫院接受檢查,其間進行多項侵入性檢查,包括:脊椎穿刺(Spinal tap)抽取腦脊液及提供安慰劑作藥物,目的是察看梅毒對人類的長期影響,尤其是對腦神經的慢性破壞。

即使當年已有有效藥物對付此病,研究人員也刻意不安排治療,甚至到了一九四七年盤尼西林(Penicillin)面世,可以近百分百有效治癒梅毒,研究人員仍不向參加者表明,最終到了一九七二年,舉報者(Whistleblower)Peter Buxtun不滿這項不道德的研究,把事件在報章上曝光,研究才告終,但那時倖存者也寥寥可數。

黑人人權受踐踏,固然始於黑奴時代,雖經過多年洗禮後有所改善,但在不少美國人心目中,白人仍優勝於有色人種,亦因為這份優越感,便覺得黑人人權可被侵犯,這著名的Tuskegee Syphilis Study便是活生生例子。當年,也有不少白人患梅毒,卻偏偏只選擇全黑人地區進行這不道德研究,主要是覺得Black lives don't matter(黑人性命不重要)。

滿口人權的美國領導,也要回看歷史,不要隨便把槍口指向中國。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