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福猝死成謎 政客瞞病成風?

評論版 2020/10/29

分享:

今屆大選,特朗普74歲,拜登77歲,兩人健康不時惹起猜測。特朗普確診新冠肺炎表面極速康復,背後不知有否隱瞞?拜登不時失言亦被質疑有癡呆,數天前又出現口誤老毛病,發言期間突然記不起特朗普名字,兩次把他稱為George。即使哪一位選出,能否完成4年任期,相信已在兩黨考慮之列,彭斯和賀錦麗也會有心理準備。

昨天我談到1948年大選,杜魯門在民調不看好之下,逆轉勝擊敗共和黨的杜威當選,和4年前特朗普贏希拉莉一樣經典。杜威並非首次選總統,他在1944年和民主黨的小羅斯福競逐,結果也輸了,而且大敗。

被喻為美國其中一位最好總統的小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一直被指隱瞞自己病情參選。他從1933年到1945年間執政,是美國歷史上唯一連續四次當選總統的人。1945年4月12日,亦即希特拉自殺前兩個多星期,羅斯福在任期內猝死,終年63歲,官方說是腦出血。他死時,第4屆總統任期剛開始不到3個月,副手杜魯門立即接任。

夫人拒驗屍 羅斯福死因3可能

政治人物隱瞞病情參選,執政時不到緊要關頭不如實公布患病,古今中外都很普遍,日本的安倍晉三便是近期例子。羅斯福猝逝後,夫人拒絕驗屍,故此詳細死因成謎,腦出血的診斷,只是醫生根據羅斯福病史和發病情況的論斷。羅斯福的真正死因,後世各種猜測紛紛出爐。外界歸納有三個可能性,一是他有高血壓史,死於大面積腦出血;其二被毒死,可能是政敵,甚至連納粹德國都有人說;第三,可能有惡性黑色素瘤,腫瘤轉移入腦,破裂出血。

羅斯福的例子,國家處在戰爭狀態,總統病情作為國家機密嚴格保密,也是能理解的。其實,羅斯福隱瞞病史,不是首次。1921年羅斯福39歲,得了小兒麻痺症,腰部以下癱瘓,以為從政生涯完了。後來他在佐治亞州溫泉山莊浸溫泉做物理治療,加上用支架工具,再站了起來。為保持形象,他要求日後照片都避免暴露他癱瘓,所以他坐輪椅的照片不多。

「巨人」站起來後,1932年羅斯福代表民主黨選總統大勝,之後推行一系列新政(The New Deal),帶領美國人走出經濟大蕭條。1936年,再次以壓倒性優勢連任,4年後又當選,成為美國唯一做過兩次以上總統的人。在第3屆任期,他領導了反法西斯的二次大戰。

連續3屆總統任期,對羅斯福健康影響很大。從1944年開始,人們感覺到其身體變化,例如1945年2月,死前兩個多月,他出席二戰尾聲的雅爾塔會議(Yalta Conference),商討戰後世界格局,三巨頭照片中,見到他面容憔悴,甚至有人稱他「雅爾塔病人」(The Sick Man of Yalta),有病且行為散漫。雅爾塔會議之後,羅斯福首次坐輪椅到國會演說,講話欠神采,反覆出現口誤。

2009年,美國一位神經內科醫生羅馬佐(Steven Lomazow)和記者菲特曼(Eric Fettman)出版一本書,名為《FDR's Deadly Secret》(羅斯福的致命秘密),揭示他們多年的研究,指羅斯福可能有黑色素瘤。書中稱在他第二任期,就已診斷出患這種皮膚癌,但他和他的醫生長期對公眾隱瞞。4年間黑素瘤慢慢從他的左眼眉擴散至腦,導致他突然出血死亡。他們指從羅斯福眾多照片中,可見他晚年左眼出現「視覺偏盲」(Hemianopsia),相信是右腦受腫瘤破壞後引起的左眼視覺問題,這個亦引致羅斯福坐輪椅的國會演說出現口誤,因為他不能看到講稿左側的文字。書中的結論聲稱,羅斯福並非死於高血壓腦出血,而是死於腫瘤破裂的腦出血。

無論如何,後世資料解密後,人們才得知羅斯福有心臟問題、高血壓和氣管炎多年。早在第2屆任期開始已血壓高,但一直掩飾沒公開。死前約2星期,他需要回到溫泉山莊休養,出事當天,他突舉起手摸着頭說:「我的頭後很痛」(I have a terrific pain in the back of my head),這是羅斯福臨死前最後一句話。

執政12年 血壓節節上升

羅斯福執政時,喜歡用收音機廣播發表「爐邊談話」(Fireside Chats),向國民傳遞信息,卻不包括自己身體狀況。從後世公布的紀錄,可看到他當12年總統的血壓變化。

1935年首個任期中,他的血壓測量在136/78,兩年後是162/98,1941年美國參戰前,升到188/105,1944年競選連任時已出現器官併發問題如心臟擴大。1944年6月諾曼第登陸戰,血壓達到226/118,1945年2月參加雅爾塔會議前,是260/150的誇張程度。根據本港衞生署資料,高血壓是指上壓持續處於或高於140 mmHg,或下壓持續處於或高於90 mmHg。

有人說,如果羅斯福尋求第4度連任時承認有病,那麽共和黨對手杜威可能當選,歐洲復興計劃、冷戰格局,以至國共內戰局勢都可能有另一番景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羅斯福同歷史打賭,賭贏了該鋪。如果羅斯福當年能夠認真控制高血壓,二次大戰結局可能重寫,因他反對使用原子彈,所以未必像杜魯門那樣向日本擲兩個原子彈,日本還是會戰敗,只不過遲一些。

羅斯福以為自己能活着看到二戰勝利,看到德國與日本投降,落實組建聯合國。他控制了戰爭走向,卻控制不了血液或者癌細胞流向,最終這鋪輸了。血壓好,身體好,很多事可做到,我們還是照顧好自己身子,不必理會政客了,他們不會告訴你有無病的,大家今天量血壓未?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