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誘因

副刊版 2020/10/30

分享:

昨日談到美國醫學研究史黑暗一頁,Tuskegee Syphilis Study踐踏人權,視黑人性命為無物。此研究於一九七二年結束,同時亦響起了醫學研究的道德警號,加緊管制行動中,最重要一環是成立獨立倫理委員會(Independent Ethics Committee),用以監管臨床研究道德水平,像Tuskegee Syphilis Study這類針對個別種族的研究,絕無可能再發生,但灰色地帶仍然存在。

例如,用金錢作誘因吸引自願者參加臨床研究,是否合乎道德?這點,醫生有親身體驗。話說三十多年前,醫生仍是窮學生,見到醫學院壁報板上的廣告,招攬自願參加胃液生理變化研究,吸引醫生的並非科研項目,而是優厚三百加幣報酬,那年代,這數目已是個多月的生活費用。

不假思索便投身其中,惟想不到是這般難受,鉛筆粗的喉管由鼻孔伸延至胃,頂着鼻腔很不舒服。注射藥物後,研究員每小時抽取血液和胃液樣本,鼠年出生的醫生,不折不扣成為白老鼠。年輕時,為一個月生活費而痛苦一下,也覺值得,惟回想要問的是:以今天水平而論,這研究道德與否?

在這點,獨立倫理委員會主要考慮的是,金錢數目會否構成Undue Inducement(過度誘因),任何自願者必先理解研究對身體的可能傷害和危險,才理性地決定參加與否;若金錢數目成為主要誘因,以致自願者未能合理行使其理性,這便是過度誘因。故此,研究者支付小數金額給自願者以補償其不便是可以的,若金額過高便不容許。

當然這是相對性討論,但對醫生來說,可能一頓好飯已是過度誘因。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