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幣穩中升值 內循環新格局重要條件

評論版 2020/10/30

分享:

無論是官方的說法,還是民間市場的研究,基本上都認為,2015年「811」滙改之後,人民幣對美元滙率基本上是在合理均衡水準上,保持雙向波動及穩定,人民幣滙率開始有漲有跌,市場化程度已經全面提升。比如,「811」滙改到2016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總體貶值了13.4%;2017年年初至2018年3月底,人民幣兌美元總體升值了9.4%;2018年3月底人民幣兌美元由6.24貶值到5月底的7.13,貶值了14.2%。9月份之後由此升值,到10月23日升值到6.68,升值幅度達6.4%。

但實際上,這種觀察僅看到表象,2015年以來人民幣滙率的波動,政府因素可能要比市場因素要大,與經濟的基本面關係其實不是太大。比如2017年底到2018年3月,人民幣對美元滙率的升值,更多的是各種政策干預的結果;而2018年4月初以來的人民幣對美元滙率的貶值,更多的是中國政府對冲美國強行增加徵收出口到美國的中國商品關稅的結果;而最近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值,則更多的是美元滙率貶值的結果。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滙率升值4.5%,美元滙率下跌4.3%,歐元兌美元升值5.9%,日圓兌美元升值4.1%。

新措施增外幣需求 人幣升值減壓

不過,面對市場因素引發最近人民幣滙率持續升值,中國人民銀行10月10日突然宣布,自10月12日起,把遠期售滙業務的外滙風險準備金率由20%降至0%,以減輕購滙成本,理論上讓投資者購買更多的外幣。由於外幣需求增加,人民幣升值的壓力自然會降低。但市場並沒有順着政府這種政策意圖,人民幣只是跌了一天便反彈,而且近日對美元滙率升值到更高水平。

又有消息說,國家外滙管理局擬把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增加100億美元,藉此釋放出政府不願意人民幣滙率快速升值的訊號。

當市場預期人民幣升值時,持有人民幣的企業及居民是不願意用人民幣購買外幣的,政府推出的這些措施,對阻止人民幣滙率升值起不了多少作用。盡管這樣,政府還是要推出阻止人民幣升值的措施。可見,中國這種以市場為基礎、有管理的滙率制度,對於人民幣滙率更多的是管理,而不是市場,政府希望通過適當干預,不願意人民幣滙率快速升值的意圖,是十分明顯的。

就算在那些滙率完全自由浮動、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國家,政府干預滙率市場也是常見的事情。這方面的例子在國際上很多,比如日本在2003年為了避免日圓升值,一次性買入了1,500億美元,此前日圓已經完成了滙率市場化;2010年,歐債危機爆發以後,避險資金大量流入瑞士,瑞士法郎被大幅高估,導致通貨緊縮,瑞士央行於2011年9月設定瑞士法郎兌美元滙率上限,以緩解通縮壓力。即使實行自由浮動滙率制度的國家,在必要時也會進行市場干預。但是,「811」滙改之後,人民幣滙率出現有漲有跌的雙向波動,更多是政府干預的結果,特別是2018年4月中美貿易摩擦不斷惡化之後,人民幣滙率持續貶值,更多的是政府行為的結果。

可以說,在以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下,一國貨幣與另一國貨幣的比價關係,既與實體面的因素相關,也有非實體面因素滲透,最為重要的,是如何保證國家利益最大化。所以,在現代經濟生活中,政府通過政策引導一國貨幣滙率,是無可厚非的。問題就在於,人民幣滙率應該錨定在一個甚麼樣的水平上更為合適,更能夠達到國家利益最大化。

人幣持續弱勢 削國際市場信心

「811」滙改之後,人民幣滙率的雙向波動不僅沒有讓滙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程度提升,促進國內經濟持續增長,也沒有增加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反而這幾年人民幣國際化的程度在收縮,作為國際儲備貨幣及貿易結算貨幣,所佔國際市場的比重逐年下降。所以,就國家經濟的重大發展戰略來說,人民幣滙率錨定在一個穩定中持續走強的水平上,是一個重要選擇,也是人民幣滙率未來好的選擇。

中國作為全球經濟第二大國,如果人民幣滙率持續處於弱勢甚至貶值的態勢下,要成為全球經濟的第二強國是不可能的。目前人民幣佔全球儲備貨幣1.67%,說明全球各國對人民幣的認可程度是相當低的。這不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不利於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市場,也不利於增強國際市場對中國經濟的信心。

其中重要原因,在於全球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不足、在於人民幣經常處於貶值狀態、在於人民幣滙率更多的是受政府影響與干預。要改變這種狀態,中國政府既要給國際市場一個可信的承諾,增加人民幣滙率形成機制的透明度及市場化程度,也要保證人民幣滙率持續穩定,以及穩定中升值。

人民幣滙率的持續穩定及走強,也是「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新發展格局的重要條件。人民幣在穩定中升值,不僅可以讓國內資金留下而不是外逃(「811」滙改之後,大量資金逃出中國,就是因為人民幣滙率大幅貶值)、擴大進口,提升中國出口產品的質量及品位,為國內市場提供更多投資與消費機會,也可能吸引更多國際市場資金流入,促進中國金融市場的繁榮,亦有利於引進國際上的先進設備和技術等。

改政策老路 重點支持經濟發展

可以說,就目前中國經濟發展新格局來看,以內需為主導的循環經濟,是人民幣滙率政策調整的一個重要時機。人民幣滙率政策應該改變以往「鼓勵出口創滙」的老路,轉向重點支持經濟發展的新格局。因此,人民幣滙率應該錨定在一個「穩中升值」的水平上。這有利於中國採購全球優質商品、設備及相關技術,促進居民消費增長,提升居民生活水平,促進國內企業技術創新等,從而增強國內經濟體質;也有利於縮減中國貿易順差規模、協調中外經貿關係,減少日後再發生貿易摩擦的機率,同時也是人民幣國際化最為重要的一步。所以,目前中國政府的人民幣滙率政策,應該是一種戰略性的抉擇,而不是一種應對市場的短期措施。

人民幣滙率的持續穩定及走強,是「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新發展格局的重要條件。(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