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應建立跨境金融基建 帶動債市發展

評論版 2020/10/30

分享:

中資概念股回流香港二次上市熱度不減,隨着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宣布上市計劃,有望成為史上集資規模最大的新股,為港股再添新動力。反觀香港本地債市,規模有限,以發行量計,在亞洲區內排在日本、中國內地和韓國之後,即使近年政府重推通脹掛鈎債券(iBond)、鼓勵發展綠色債券、銀色債券和伊斯蘭債券等,香港的債市仍然有不少繼續發展的空間,尤其是金融基建方面。

在投資者每一筆交易背後,如何高效率地登記、交收以及管理資金和證券的所有權轉換,都需要一種交易後的金融基建,即中央證券託管機構(CSD),例如香港金管局的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是服務本港債市的CSD,而服務國際市場跨境證券交易的,叫國際中央證券託管機構(ICSD)。ICSD聯通不同地區的CSD,大大減少跨境交易與結算成本,吸引更多投資者,亦增加整體市場流動性。目前世界2大ICSD分別是位於比利時的歐洲清算銀行(Euroclear Bank)以及位於盧森堡的明訊銀行(Clearstream Banking),均規模龐大,各連接超過50個地區的CSD,為全球超過1,000個機構投資者提供服務。

跨境交易依賴歐洲ICSD 增風險

相較之下,亞洲的CSD主要服務本地市場,並沒有一個服務跨境市場的ICSD,未能充分利用跨境交易的機遇、形成規模效應,更難以在出現地區金融系統性風險時好好應對。一方面,區內跨境證券交易大多需要依賴在歐洲的兩間ICSD,無形增加了跨時區、跨境交易和結算所帶來的風險,也包括了地緣政治的風險;另一方面,在兩間ICSD的服務覆蓋範圍以外,亞洲區的跨境交易依靠各地區CSD間的聯網,需要更多金融中介機構參與其中,增加了相關成本。亞洲發展銀行的調查顯示,歐洲清算銀行內部結算費用在每筆0.33至1.50歐元之間,而東盟加三(ASEAN+3,東盟加中國、韓國、日本)區內每筆費用可高達20至80美元。

因此,面對目前亞洲區內融資需求不斷擴大對債市發展帶來的龐大機遇,建立一個亞洲區的跨境結算託管機構,例如亞洲的ICSD,似乎應該大有益處。一個亞洲ICSD不單能降低交易成本,促進該ICSD所在地的債市發展,並改善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還能滿足亞洲區內持續增加的融資需求,從而增強區內金融穩定性。

港建亞洲ICSD 兩大優勢

相比日本、韓國和新加坡,香港在建立一個亞洲ICSD方面有獨特優勢和基本條件。一方面,CMU與2間歐洲的ICSD分別建立了直接的系統聯網;另一方面,透過債券通和基金互認安排,CMU亦與內地負責股票和債券的3個CSD直接聯網。這兩點都只有CMU能做到。特別是與內地CSD建立直接聯網,在內地和國際金融市場近年不斷促進相互連通的背景下,更為重要。

內地金融監管機構不斷放鬆對海外投資者的限制,推出債券通等更靈活的機制,去年和今年更分別授權標準普爾和惠譽2大國際評級機構進入內地市場。國際市場亦伸出橄欖枝,已經或計劃將內地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Global Aggregate Index)、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Government Bond Index-Emerging Markets)以及富時世界政府債券指數(FTS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三大國際重量級指數。市場估計,基金主動或被動買入為內地債市帶來的「活水」,每年將高達數千億美元。

香港作為內地這個全球第三大債市的門戶,憑藉債券通創新的機制安排,將直接獲益於進入內地市場外資的持續增長,亦有望帶動本地債市發展。透過建立一個亞洲ICSD,可完善香港交易後金融基建,這不單能滿足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加深、內地金融市場加速開放的需要,更能豐富本地金融市場的產品和服務,增強對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

助人幣國際化 鞏固港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具備基本的條件和獨有優勢,應該積極研究和籌劃一個亞洲區的ICSD,增強金融基建,把握跨境證券交易及內地金融開放、人民幣國際化機遇,挖掘本地債市潛力,鞏固香港在國際上領先的金融中心地位,為香港金融業發展尋求新的可靠增長點。

透過建立一個亞洲ICSD,可完善香港交易後金融基建。(資料圖片)

撰文 : 水志偉 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總監及經濟發展研究主管
温韞 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