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先行示範區 改革開放新時代

評論版 2020/11/02

分享:

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之際,國家主席習近平公布了升級特區制度的改革,為建設深圳先行示範區成為世界級貿易、金融和技術樞紐描繪了新的藍圖。大多數海外的中國觀察家只是關注這對香港、上海、或粵港澳大灣區的影響,但這種評估過於狹隘,未能捕捉到習近平深圳改革計劃的真正意義。

事實上,習近平的廣東之行以及他在深圳的演講,讓人想起1992年鄧小平南巡。鄧小平在視察南方各地途中發表了一系列演講,成為往後鄧小平理論的基礎。習近平的深圳示範區宣言,很可能標誌着中國「改革開放」新時代的開始。

維持發展勢頭 須升級開放模式

當初,正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作為廣東省第一書記,對中國在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後來又增加了海南)建立經濟特區的大膽改革政策發揮了核心作用。當時,文化大革命把中國經濟推向了崩潰的邊緣,廣東面臨嚴重的糧食短缺,導致逃港潮。

中國決定在幾個經濟特區設立特定的出口加工區,其資金與技術主要來自包括香港在內的海外華人的投資。得益於香港繁榮的自由港和世界級的金融業,深圳能夠不斷獲得新的創意、技術和資源,喚醒了其技術創新與企業家創業精神。

這些在中央計劃經濟體制內嘗試引進市場力量的實驗,當時確實大膽得難以置信,但它們成功了。

40年來,深圳年均GDP增長率達到驚人的20.7%;曾經的貧窮漁村,現在GDP總額達到了2.7萬億人民幣(3,710億美元),超越了香港,人均GDP亦是內地城市中最高的。

至近年以至最近幾個月,世界發生了重大變化。新冠疫情大流行引發全球衰退、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氣候環境迅速惡化等一系列全球危機,在北京沒有人會幻想中國下一階段的發展會變得容易。

為了維持發展勢頭,必須更新升級改革開放的模式,而深圳在首批經濟特區中表現最佳,正是測試新模式的理想示範區。

這也符合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中國的發展模式並不局限於特定理論或預定的計劃,而是基於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務實地探索發展的可能路徑。而這個過程總是始於對現有機遇、潛在威脅、主要障礙、和可能的突破點進行實事求是的客觀評估。

正是這種務實的國情評估,產生了中國的雙循環戰略,並成為即將公布、涵蓋2021至2025年的「十四五」規劃的核心指引。許多海外人士錯誤地將這一戰略當作中國正在「向內轉」的訊號;相反,雙循環戰略實際上是為了確保對全球機遇的開放,以及對國內生產、流通、和消費的依賴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

中國探索改革試驗的過程中,通常是先在特定地區測試新的政策與制度,然後通過分階段及多方協調,在更廣泛的地區實施。深圳的情況也將是如此。

40領域放權 系統性制度變革

改革的過程顯然有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方向,但改革措施主要還是在地方形成、執行與管理。習近平在深圳講話後4天,國家發改委就宣布了在40個領域下放地方自主權給深圳,以促進深圳市場發展和經濟整合的綜合改革試驗。

例如,深圳將在資本、土地、人才和知識產權等的市場制度建設方面有更多的自主權,如可以對新市場與新商業模式制定新監管規則(包括商業爭議解決機制),以及建立鼓勵創新的制度環境。深圳示範區還將獲得更多的立法與行政管理空間,建立與國際慣例兼容的制度生態體系,涵蓋金融市場、教育、醫療和社會保障等關鍵領域,可以不受省級或中央部委現有制度體系的限制。

按照鄧小平「摸着石頭過河」的務實方針,深圳和廣東省政府以及相關的中央政府部門已授命在未來2年內落實於更多重點領域下放自主權,以促進深圳示範區系統性制度變革。除了獲得下放的地方自主權,深圳還可以超越現行法規,提出新的立法和監管制度,但需要得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國務院的批准。

這種嶄新的綜合批量放權制度,大大降低了複雜系統性改革的障礙,也同時維持了改革過程的平穩、高效、有序漸進。這種新方式,是為了確保到「十四五」規劃完成之時,深圳可以擁有一套完整的世界級現代城市制度生態體系,管理運作其經濟、社會、環境和技術發展等關鍵領域。

當然,這並不代表可以犧牲中國其他地區的利益以發展深圳。深圳示範區的大膽改革不僅應該考慮其區內發展目標,也必須考慮對全國其他地區的影響。

深化區域市場 港青就業良機

有些人認為,深圳示範區改革計劃的目的,是削弱香港的競爭優勢。這種狹隘的觀點是錯誤的。事實上,深圳的發展將擴大和深化區域市場,從而創造更多機會。習近平在講話中承諾,將會支持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倡議,而深圳改革計劃中特別包括了為香港青年創造就業機會和改善居住條件的具體措施。

推動像中國這樣龐大而複雜經濟體的發展,尤其是沒有現成的模式可仿效下,即使在最好的形勢,也是一項宏大的工程;在嚴峻的外部壓力形勢下,挑戰必然更大。但隨着深圳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藍圖的推出,以及其制度改革更廣泛的實施與調整,中國看起來很有可能會達到其設立的發展目標。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國家發改委宣布在40個領域下放地方自主權給深圳,以促進深圳市場發展和經濟整合的綜合改革試驗。(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海上絲路研究所主任

欄名 : 中國經緯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