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博士生醫院突擊巡查 爭取殘疾平權

副刊版 2020/11/03

分享:

游家敏(Carmen)是一位脊髓肌肉萎縮症(SMA)患者,平日要以輪椅代步,不過她卻百足咁多爪,身份包括香港女障協進會主席、作家、博士研究生、社工及電台主持,正如她說:「我的世界不比別人小,甚至比別人更大!」但不管哪一個角色,她只有同一目標,就是為殘疾女性發聲,爭取殘疾性權,因此別人給了她一個外號—「性勇武鬥士」。

身份多多,但其實環環緊扣,Carmen這樣形容:「不同職務、崗位就像一個洋葱,一層一層的,我只是摸着石頭過河,所有事情是自自然然的發生,我會說沒有A就沒有B。」作為一位殘疾人士,Carmen從小開始就明白到殘疾女性在生活上所遇到的困難及歧視,例如不會得到父母栽培,Carmen說出自身經歷:「我記得大學畢業時,在學校影完畢業相一踏進家中,媽媽就跟我說:『我讓你完成了大學,你已經夢想成真,現在開始你不要奢望出外找工作,總之我們節衣縮食也會養你過世。』」對此,Carmen憤憤不平,她認為殘疾女性總被認定要「攝灶罅」,因為大家對殘疾女性完全沒期望。事實上,Carmen認識不少殘障女性其實是照顧者的角色,需要照顧中風的父親或腦退化的母親,而她們所面對的困難,別人是難以想像。

開專頁寫「甜」故

另一方面,殘疾女性在婚姻、性事及生育上都會被界定不適合當人妻或母親,很多為婦女而設的服務或場所都沒有視殘疾女性為服務對象之一,因此Carmen早就立下志願要為同路人爭取平權,而她特別專注於殘疾性權,因此如果要簡單以一個身份來形容她,那應該是殘疾性權倡導者。走上這條路的因由,就要由2015年說起,當時Carmen正修讀社工碩士課程的二年級,她接觸到此課題,並深感殘疾性權也是人權的一種。而為了可對社會形成一種衝擊,她便寫了第一本情色小說《折翼天使的性事》,將殘疾人士的性經驗以真實故事改編成小說,之後更在網絡平台開設名為「糖粒甜故」的個人專頁,分享有關世界各地不同的殘疾性權資訊,並繼續說「甜」故。

「放蛇」行動爭取平權

能夠被冠以「性勇武鬥士」的別號,Carmen的戰績當然不止這些,最引人入勝的,是她的「放蛇」行動。「我曾經試過去『放蛇』,公立醫院有提供免費性病檢驗服務,任何人有需要都可以做。有一日我走進醫院表示要做測試,護士卻跟我說:『你是坐輪椅的,你既然不能用下體做那回事,你根本毋須要檢驗!』」然後Carmen便對護士進行了一輪「教育工作」,以糾正她們的思想,自此Carmen久不久就到不同的公立醫院「放蛇」,希望引起大眾關注殘疾性權的問題。此外,Carmen會在不同的交友app交友,她會放自己的相片,坦白告訴別人自己是殘疾人士,並直接詢問對方有沒有考慮跟一個殘疾人士交往,她形容這個行為叫「巡查」:「我要告訴大眾,其實這些網上空間一樣會有殘疾朋友,這也是我爭取性權或殘疾性權的一個方法。大家稱我為『性勇武鬥士』,因為他們覺得我很勇猛。」

充滿正能量

Carmen個性樂觀正面,因此多年來獲不同團體頒發獎狀藉以表揚,問到她有沒有自怨自艾的時候?她回答:「每一個人都會抱怨自己的不幸,不論是殘疾抑或健全。我有一位朋友很好,每次當我有負面思想,她就會揶揄我,然後會將我的負面思想剔除,幫我取走這些壞種子,如果讓這些種子發芽成長,就會成為一個絆腳石,我慶幸身邊有很多好人幫助我。」

隨着年紀漸長,Carmen的身體機能會愈來愈差,現在除了坐的時候腰背痛,晚上睡覺時亦要利用呼吸機幫助呼吸。自小就聽到醫生說自己的情況在3年或5年內有多不樂觀,但Carmen卻不以為然。「每個人都在燒蠟燭,問題是你的蠟燭燒得快還是慢,無論醫生怎說,我今天依然活着呀,他說的只是醫療上的數據分析,只是一些預測,但如何過生活卻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要好好過每一天,做好自己想做的事。」Carmen除了是「性勇武鬥士」,更加是生命勇士。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梁靜詩、鄺素媚

Carmen 的腰腳乏力,因此坐輪椅時要在大腿旁放上兩隻公仔,讓大腿倚靠着以固定位置。(湯炳強攝)

Carmen 悉心打扮參加香港一個輪椅巡遊活動。

2017 年 Carmen 完成了社工碩士課程。

Carmen 形容台灣手天使(台灣一個以實踐及正視身障者性權為理念的義工團體)的義工們是她的戰友,彼此關係密切,去年 10 月 Carmen(右二)就飛到台灣跟他們出席活動。

繼推出情色小說《折翼天使的性事》之後,Carmen 再在網絡平台開設名為「糖粒甜故」的個人專頁繼續說「甜」故。(湯炳強攝)

Carmen 的愛貓 Monkey 不熱衷跟人交往,看見大家舉機拍攝更是抗拒,這照片得來不易。(湯炳強攝)

Carmen 跟一般女生一樣愛打扮,誰想到外表斯文、說話不時帶幾分少女語調的她,竟有「性勇武鬥士」的外號。(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