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迪士尼表演者 教SEN兒子雜耍建自信

副刊版 2020/11/04

分享:

家有一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小朋友,會令父母擔心不已,熱愛藝術創作的表演者橙爸爸,長子6歲確診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ADHD),兼有學習障礙。爸爸在陪伴兒子成長過程中,同時發現自己一樣是ADHD患者,自幼也是坐不定札札跳,沒法專心,兼有不自覺的沒意識小動作。橙爸爸謂其自我形象是藉着表演藝術建立,因此今天能接受兒子的特殊性,在生活中多加鼓勵,不會給兒子壓力。

馬戲校園創辦人阿橙(橙爸爸)高中開始參與話劇訓練,大專期間跟從默劇名師黃國忠學藝3年,自此開始參與坊間表演,涉獵範圍由話劇、音樂、舞蹈以至比較另類的形體默劇、手偶木偶、小丑雜耍。他謂2004年大專畢業後,投身職場的第一份工作便與表演有關,成功受聘並受訓於香港迪士尼樂園,成為樂園開幕表演團隊的其中一員。在2005年至2012年間,先後擔任劇場及巡遊表演木偶師、配音員及氛圍喜劇表演演員。「中學至大專期間,我透過錄影馬戲團節目,跟朋友自學小丑和雜耍,那些年坊間沒有專業學校,資源相當匱乏,最記得中七時學拋3個波基本功曾苦練了3個月,後來跟黃國忠老師學默劇,需要不斷望着鏡觀察自己,倚靠的是一份堅持。」

密集被學校投訴

作為SEN家長,長子志樂在6歲確診,初期密集地被學校投訴其不當行為,例如無故除掉鞋子走出座位、用鞋子揉搓牆壁、枱角,過度觸摸同學令他人感到被冒犯等等。他謂當聽到這些投訴,會第一時間嘗試向兒子了解,期間便喚起自己的童年回憶。「我自己當年也是一樣的,有很多無意識的小動作。當志樂說:爸爸我知自己係咁,但我控制唔到……聽到後我怎忍心再怪他?」橙爸爸解釋其實他小學時也習慣被學校投訴,學習也是沒法專心,常處在留班邊緣;初中時自我形象也很低落,但長大後漸意識到讀書重要,亦幸好當時開始學習話劇,過程中慢慢發現自己有不怕醜、不怕失敗的性格。「雖然我不適合讀書,卻可以高度投入學習興趣,並可以有很出色的表現,對喜歡的科目也可以考到A。」他笑謂雖然已屆成年,至今偶然仍會出現跟ADHD相關的無意識動作。「例如試過搭巴士時有節奏地敲扶手柱,搞到其他乘客好煩,但當時自己完全不自覺!」

帶孩子出外演出

對於兒子的情況,他和太太一直積極面對,在兒子確診後不久決定讓他服用精神科藥物,並一起參與相關的行為治療課程,同時利用雜耍培養孩子專注,常帶同他在自己的表演中擔任助手。橙爸謂,他太太本是公務員,因兒子有ADHD,早年放棄工作改為在家從事網店生意,方便學習各類行為治療法;而近年兒子在服藥輔助下,加上練雜耍及演出,其自我管理能力、同理心方面已有很大進步,令他們欣慰。

他謂自己的育兒方針是尊重小朋友,並舉例音樂家陳美便是因媽媽的期望學音樂,當滿足了母親期望後,便沒有再碰過音樂,反而學滑雪取得奧運資格。「她的故事令我引以為鑑,我不想把自我標準套在孩子身上。我和太太常彼此提醒:若他是一條魚,不要期望他是一隻鳥,要適當地放下期望。」近10年他在學校教授表演藝術時,也常接觸SEN學生,對他們是多了理解和包容。「教SEN要無限接納、鼓勵和包容,並把他們的優點放大。志樂學業成績起伏大,然而當他有好成績我們便抓緊機會去肯定他的努力。」

志樂跟他兒時一樣很喜歡歷史,他也鼓勵兒子看歷史動畫和繪本,建立興趣,至今他看過40多本歷史漫畫及橋樑圖書,縱然未必看懂所有文字,但卻可以憑情節推敲。「他暫時對雜耍、歷史很有興趣,之後會否喜歡其他?例如釣魚,我也會陪伴他學習!」

運動有助專注力

橙爸強調學運動也對ADHD小朋友有很多好處,可讓他們放電,而他會為他們選擇有一定複雜度的運動,現時志樂同時有學國術、足球,並跟他學習雜耍已3年。目前其扯鈴、轉碟、拋波等基本功都有頗高水平,學雜耍需要掌握手腦並用,動作精細,需要刻苦練習,從中令孩子提升專注。「雖然一開始他很抗拒學習,但當他出去表演時,常被人讚和詢問,便開始想突破困難,現在他已掌握很多花式,在教人的同時,能理解別人困難,這是讓我最安慰的地方。」

作者:胡麗珊

責任編輯:李越樺

橙爸爸現時除以自由身工作及教學外,因為生活的壓力,也開始半職擔任會計文員。(湯炳強攝)

橙爸爸認為天生我才必有用,應給子女不同嘗試機會,圖為他和長子志樂對練轉碟花式。(湯炳強攝)

橙爸爸當年在主題樂園工作。(受訪者提供)

這位小妹妹連續 3 年請橙爸爸到其生日會演出。(受訪者提供)

志樂在活動中當爸爸的小助手。(受訪者提供)

志樂熱愛的歷史讀物。(受訪者提供)

志樂主動教其他小朋友轉碟。(受訪者提供)

橙爸爸入中學教學。(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