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更替人力 加速重塑就業市場

評論版 2020/11/05

分享: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日前發布《未來就業報告》(The Future of Jobs Report 2020,下簡稱《報告》)指出,未來5年,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急速發展,這些新技術可增加9,700個新就業崗位,但同時在2025年前,估計將有8,500個人力就業崗位消失。雖然淨增加1,200個,但在就業市場的新舊職位「消長」之中,個別勞動力及其家庭受到的衝擊,實在不容小覷。

更值得關注的是,「智能機器與人力更替」重塑就業市場結構的大趨勢,如今正加速進行,加上防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新就業崗位創造的「破壞」,形勢的發展和變化,實在很值得關注。

據《報告》的調查研究,企業採用新技術去組織生產的步伐,跟去年所進行調查的傾向維持不變,尤其採用雲端運算、大數據和電子商務技術,仍然是這股「智能機器與人力更替」重塑就業市場結構大趨勢「重中之重」的環節。

5年後 人與機器耗費工時相等

在接受調查的企業當中,有43%企業表示,在進行技術整合下,他們將減少勞動力;有41%企業計劃通過技術集成,擴大使用承包商提供的服務,以完成專項(task-specialized)工作。到2025年,《報告》估計,人和機器在工作中耗費的「工時」將相等。此外,大部分公司還期望在未來5年內,由於技術以外的因素,會對工作地點、價值鏈和員工人數進行重組。

換言之,透過新技術,重新調整公司的人力資源結構和組織生產的方式,照目前情況看,調整與更替速度會有增無減。

細看《報告》內容細節,雖然「明天工作崗位」所創造的數量多於人力崗位的消失,但比對往年WEF所進行的相同調研,創造新工作職位的速度正在放緩;反之,人力崗位消失的速度卻在加速。預計到2025年,26個國家的15個產業將有超過8,500萬的大中型企業工作崗位被機器取代。

這種消失快於創造的情況,無論是否因目前新冠病毒病疫情下,企業的生產或大眾消費受到破壞而有所影響,但企業用人單位預計,到2025年,愈來愈多的冗餘職位,將從佔員工總數15.4%下降到9%;新興職業則將從佔員工總數的7.8%,增長到13.5%,清楚顯示當前「智能機器與人力更替」重塑就業市場結構的現況和趨勢。

在行業方面,未來5年,被機器取代人力的高風險工作崗位,主要包括數據輸錄人員、行政秘書與助理、會計及簿記、會計師和審計師、裝配和工廠工人、商業服務和行政管理人員、客戶信息和客戶服務工作者、總務和營運管理人員、機械師和機械修理工、材料記錄和庫存辦事員。

至於預期的新工種需求職位,主要包括數據分析師和科學家、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專家、大數據專家、加密和網絡安全技術人員、數碼營銷和戰略專業人員、軟件和應用程序開發人員、物聯網專家等。這些工作崗位是技術密集型,相比前世紀工業革命,機器取代人手的「更替」,這一次牽動「智能」的「更替」,更需要深度的知識培訓和學習,勞動力能否得到政府政策和企業人力資源單位的足夠支持,因而相當關鍵。

因此,從教育和職訓的政策配合,到落實對工人的再培訓和就業技能提升,所面對的挑戰,政府和企業都應及早有所準備和應對。

遠程工作模式 疫後料延續

由於互聯網技術提供的遠程工作方便,加上在新冠疫情下,不少企業員工已有「在家工作」的實踐,遠程工作成為不少企業躍躍欲試,並將之「制度化」的考慮。

據《報告》資料,有84%的僱主會加速把工作流程數碼化,包括擴大遠程工作規模,並且希望44%的員工能夠實現遠程工作。為了解決企業生產力和員工福祉的問題,約三分之一僱主希望通過數碼工具,冀在員工之間建立一種社區意識、有效聯繫和歸屬感,反映遠程工作這種勞動工作新模式,無論就規模和行業覆蓋面,在疫情過後都有機會延續甚至擴大。

目前,疫情窒息世界各地的經濟活動,多個主要經濟體的失業大軍人數飈升,疊加就業技能轉變等因素,的確不排除加劇傳統職位流失的速度。據《報告》指出,在疫情爆發後出現的第一階段經濟緊縮,低薪工人、婦女和年輕工人所從事的工作受到最大的衝擊。若把新冠疫情危機跟2008年金融海嘯比較,目前教育程度較低者所受到的衝擊,比金融海嘯時更甚。可以說,新冠疫情對全球經濟和就業市場的影響十分嚴峻,其中傳統職位的流失,能夠重返就業市場的機會,並不樂觀。

照目前發展情況觀察,到2025年,正如《報告》指出,人類、機器和算法三者之間重組勞工分工,目前正在加速推進,包括企業對僱員「遠程工作」的制度設計,或者人力資源以混合的形態去組織生產,可能重新定義工作的內涵。因此,其事態和勞工市場結構的變化值得注視。

企業估4成工人 需重新培訓

未來5年,究竟「未來工作」需要的是甚麼類型的人才?據世界經濟論壇對企業的調查,直至2025年,領導和管理能力中最重要的技能包括批判性思維和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自我管理技能,例如積極學習、韌性、抗壓性和靈活性。

平均而言,企業估計,約40%的工人需要6個月或以下的重新培訓,有94%的商業領袖表示,他們希望員工掌握新的工作技能,較2018年調查的65%大幅增加,反映僱主要求員工掌握新工作技能的迫切性。

此外,平均66%受訪者期望,在技能重塑和升級方面的投資,於1年後獲得回報,而類似的投資,愈來愈多地轉向在綫平台,反映企業向數碼優先學習模式的明顯轉變。這些調查結果顯然對勞工的工作技能自我提升指出了方向,從中得到啟發。

總體來說,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和算法、大數據以及區塊鏈技術不斷躍進下,其應用範圍也得到不斷拓展。勞動力密集的工作崗位,無可避免遭到智能技術取代,而且更替趨勢愈來愈明顯。

自去年底新冠疫情全球肆虐,各國的內部經濟活動陷入癱瘓,外部通商活動也難以進行,大量失業人口湧現,「在家工作」的遠程就業模式浮上水面,並且在新技術的支持下,預期疫情過後,依然成為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和組織生產方式的選項。在這個大環境下,目前傳統職位消失的速度快於新創造的工作崗位,只不過是「智能機器與人力更替」重塑就業市場結構的一個加速起點。

擺在我們面前的局面,是出現大量就業重塑的機會和責任。政府和企業如何支援工人進行就業技能更新與提升,「對策」顯然已擺上到「首項議程」,不宜延宕。

世界經濟論壇《未來就業報告》估計,到2025年,人和機器在工作中耗費的「工時」將相等。(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