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客失衡客源窄 拓多元創意旅遊

評論版 2020/11/06

分享:

近日不少港人都趁周末「報復式」郊遊,與旅遊業陷入近乎「零旅客」的困境形成強烈對比。部分業內人士也憧憬疫情消失後,一切可恢復「正常」。但智經的最新研究發現,香港的旅遊生命周期早在去年已步入樽頸,若阻礙其發展的難題不解,即使疫情過去,旅遊業恐怕也難復舊觀,遑論邁步向前。

智經透過分析本港入境旅遊業數據,把旅遊業的生命周期分為5個階段,並歸納出4大難題:主客失衡、市場狹窄、高消費不等於高增值,以及高流量不代表高就業。本文將闡述首2項難題,並提出政策方向。

旅客人口比率 超倫敦紐約

香港的入境旅客人次,由2000年的1,306萬,持續上升至2014年的6,084萬,雖然及後兩年稍為回落,但隨着美國經濟穩定、高鐵及港珠澳大橋開通等因素,旅客人次於2018年回升至6,515萬的歷年新高。

香港作為「好客之都」,理應歡迎來自不同國家及地區的旅客,但當旅客量達到某個程度,便會出現主客失衡。以旅客人次相對本港人口的比率計算,數字由2000年的2:1,上升至2018年約8.7:1,明顯高於倫敦、紐約等國際旅遊都會。

旅行團迫爆社區 影響民生

本港為高密度城市,當主客失衡,便容易迫爆社區。以九龍城區為例,有前區議員接受傳媒訪問時指,九龍城碼頭是維港遊的上客點,令該區每日吸引數以百計內地旅行團到訪,超出該區負荷。

自2003年開放自由行政策,並於2009年開放深圳戶籍居民申請「一簽多行」後,水貨客問題逐漸浮現。

水貨客來港搶購奶粉、嬰兒用品等,再把貨品帶回內地,不但使上水、沙田、屯門等地區的街道經常水洩不通,很多小店變成藥房,這些地區的租金和物價亦水漲船高,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

接待能力雖可透過配套設施提升,但大批旅客訪港正凸顯了配套設施不足的問題,例如九龍城區、荃灣區等曾因旅遊巴泊位不足,造成大量旅遊巴在大街窄巷違規停泊,甚至泊滿整條行車綫,阻礙居民出入。

如沒有足夠的旅遊配套,或人流協調工作做得不周全,旅客體驗只會轉差,居民日常的生活也會受到影響。

客源狹窄也是一大難題。內地一直香港最主要的客源市場,但其佔總旅客人次的比例,在2000至2002年間僅介乎29%至41.2%,直至2003年開放自由行後才逐步擴大,更在2018及2019年創下78.3%新高;其餘長途市場、南亞及東南亞、日韓等的佔比,於過去20年間卻全面下跌。

倚重內地市場 窒礙長遠發展

客源倚重內地市場既因政策導向,也與兩地地理位置接近、語言互通等因素有關。但業界為個別客源提供單一產品和服務的趨勢,長遠或會阻礙旅遊業的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宗誠於今年中在一個電台節目上表示,本港一直以購物天堂及主題公園為賣點,但若市場側重於單一旅遊主題或產品,當相應的需求下跌,或受到外在因素影響,業界未必有足夠的靈活性應對。

景點20年如一 缺體驗式旅遊

再者,近年本港旅遊業與周邊城市競爭加劇,加上全球旅客愈來愈重視體驗式旅遊,使本地旅遊特色相形見絀。有研究顯示,過去20年訪港旅客最常到的仍然是太平山頂、露天市場等傳統旅遊區,反映新旅遊景點乏善可陳。假如業界不徹底思變,本港的旅遊競爭力便會此消彼長。

要突破樽頸,當局應加強拓展本地多元創意旅遊,其中發展深度遊是可行的方向。香港近年已有旅行社主打文化深度遊,例如推出「登堂入室遊大澳」,讓團友參觀大澳的棚屋,並安排團友與屋主閒話家常,感受大澳的風土人情。

然而,本港的深度遊尚在起步階段。近年日本及台灣推行的「地方創生」,其概念與深度遊也有相似的地方,值得本港借鏡。「地方創生」一詞源於日本,其中心思想是把「產、地、人」結合,使各地方發展其獨特的地理特色及風土人情。台灣其後參考這個概念,並以此作為改革旅遊業的方向。

深度遊+各區景點 分流旅客

承接前文提及的難題,深度遊不但有助提升旅客的體驗,也能吸引不只追求購物的旅客到訪。假如當局能加強深度遊的宣傳和推廣,並完善配套設施,甚至參考「地方創生」,在各區發掘別具特色的景點,引入多種類的體驗活動,從而把旅客分流到不同地區。

疫情嚴重打擊本地旅遊業,但當局和持份者不應故步自封,反之應徹底思變,解決主客失衡、客源狹窄等存在已久的問題,為業界發展做好長遠規劃。

深度遊有助提升旅客的體驗,吸引不只追求購物的旅客到訪,也能把旅客分流到不同地區。(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