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收費 刻不容緩

評論版 2020/11/07

分享:

「可知道我們的廢物最終歸何處嗎?」

我曾經擔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並且協助研究處理本港的都市固體廢物難題,那時我最喜歡問別人以上的問題。

原來不少人也不知道答案。

我們每天也產生廢物,但卻把它們視而不見。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問題存在了數十年,在過去30年間,香港的都市固體廢物總量增長近80%,比同期人口增長的36%高出不少。2018年,都市固體廢物的人均棄置量為每日1.53公斤,即每人1年棄置超過半噸垃圾。

說我們正面對固體廢物危機,其實是一個很保守的說法。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在2014年年底就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發表報告及建議,事實上,香港在處理這問題上,已比全球大多城市落後了很多。

經過了6年,到現在2020年,我們在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方面的實際進展,就只是向立法會提交過條例草案作審議。

疫下經濟不佳 廢物徵費難「推銷」

的確,向社會「推銷」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並不容易,也絕不討好,再加上現時遇有新冠肺炎疫情,整體經濟情況不佳,要在這時候說服市民接受固體廢物收費,可謂難上加難。就像其他要人們付費的項目,相信會遇到反對聲音。相關的條例草案於2018年11月提交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召開了16次會議,逾30小時的討論,包括聽取公眾人士意見,但仍未能趕及在會期完結前完成審議和提交上大會。

我實在擔心,政治和經濟的考慮未能令條例草案在本屆會議期內得到通過。而且,我們在這議題上可以說已沒有退路,為了香港未來可持續發展,絕對需要推行廢物徵費。

甚麼是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簡單說是「多棄多付」的概念,世界不少城市也成功地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收費,並因此而成功減廢。

港府建議每公升垃圾平均收費0.11元,大件廢物則按件劃一收費11元,或按重量以「入閘費」形式付費,在指定地點如超市、便利店等出售指定垃圾袋,亦鼓勵回收,希望可抵銷徵費的開支,也有罰則以阻止違規行為。

「多棄多付」 提高廢物回收率

據外地經驗,「多棄多付」的概念甚為有效。首爾在1995年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按量收費,其回收率在15年內,由29%上升至66%;三藩市回收了8成原本要送往堆填區的家居廢物,相比之下,沒有實施廢物徵費的紐約市,家居廢物的回收量只得18%。大多數正推行廢物徵費的城市,收費水平比香港建議的水平為高。以三藩市為例,住戶每月平均要支付約30至35美元。

香港推行廢物徵費,目的絕非要賺錢。相反,它是個機制,就好像膠袋5毫的徵費,要人們記住,要為1個膠袋多付5毫,倒不如自備環保袋。然而,即使現時人們意識到污染、全球暖化、氣候變化的問題,但許多人並沒有認真思考日常生活、消費與環境污染之間有甚麼關聯。

其實,我們的區議會、鄉事委員會、環保團體也可以幫忙。污染者自付計劃需要社區參與和教育宣傳,盡管付費是有力的誘因,社區代表和組織的支持可以更有效發揮和推廣,令計劃得到更廣泛公眾支持。

目前,我們的都市固體廢物回收率為30%,雖然高於紐約,但遠低於我們應要達致的水平。即使透過增加回收和減少家居廢物,我們仍要尋找更多堆填區,建更多焚化爐。雖受到環保團體的反對阻撓,我們最終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設施,但這只能處理香港2成多的都市固體廢物的棄置量。而日本則以焚化方式,處理了超過7成廢物。

令人沮喪的現實是,透過減少製造垃圾和改變行為,並不能完全解決香港的都市廢物問題。推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是我們迫切且必須踏出的一步。

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問題存在了數十年,在過去30年間,都市固體廢物總量增長近80%。(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