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局已定 當選後的花絮與思緒

評論版 2020/11/09

分享:

對於本月20號生日,78歲的祖.拜登(Joe Biden)來說,可謂「祖先有靈」、「拜局已定」、「登上巔峰」。

今天就不嚴肅分析,寫一點感受和花絮。拜登明年1月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時,將是歷來年紀最大的。到他昨天發表勝利演說為止,拜登贏得7,500萬張普選票,亦是歷來總統候選人中最多;被選民告知「You are fired」的特朗普,也奪得約7,000萬張選票,歷史上第二多。在新冠疫情一天逾10萬宗確診,比中國9萬多宗總個案還要多情況下,特朗普獲得的選票,仍然比任何一位受人愛戴的前總統都要多。拜登拿的其中部分選票,還不是出於他的號召力,而是因為特朗普號召力,因為他實在讓人討厭,部分人即使不真正支持拜登,也因為對特朗普反感,投票予拜登,所以特朗普還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如果他卸任後因着眾多官司輸了要坐監,也是挺可惜的。

拜登上任 美國人都戴口罩了

拜登明年1月上任,我相信隨即其中一個顯然易見變化,是美國所有人都戴口罩了。拜登一直說會在全國強制推行戴口罩。比起對付新冠,拜登更快的做了一件事,媒體發布他勝選後,他隨即修改自己的Twitter(推特)認證,變成「總統當選人」(President-Elect),賀錦麗就是「副總統當選人」(Vice President-Elect)。美國人將喪失不戴口罩的自由,特朗普離任後他的推特自由亦將面臨嚴格審查,失去原先特權。推特對待總統違反發文政策的行為,與普通用戶不同,認為公眾有權看到領導人在說甚麽,帖子本身具有新聞價值。所以推特一直不願意刪除特朗普的推文,而是選擇向用戶標示推文具爭議性,「可能包含誤導性或虛假信息」,並限制用戶轉發和點讚。

侵侵變回普通人後,玩推特可能愈玩愈無癮,因為他的帳號將受到普通用戶帳號一樣的「無差別待遇」,如果他的推文違反規定,可能被直接刪除。

賀錦麗丈夫 被稱「第二先生」?

特朗普要習慣以後如何玩Twitter,任德龍(Doug Emhoff)也需要習慣一下別人對他的稱呼,他是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丈夫。有非洲及印度血統的賀錦麗,成為美國首位女副總統,又是首位非裔副總統,首位亞裔副總統,本身是律師的任德龍亦將創下歷史,作為首任女副總統的配偶,該如何稱呼他?網絡上有不同建議:「vice spouse」(副總統配偶)、「second mister」(第二先生),若根據美聯社,可能稱呼較禮貌的「second gentleman」(第二先生)。

說到稱呼,口沒遮攔的特朗普在選戰中一再貶損拜登,一會嘲笑他糊裏糊塗,是「糊塗阿祖」(Muddled Joe),一會又笑他經常眼瞓,「瞌睡阿祖」(Sleepy Joe)。然而始終在計票具決定性,拜登家鄉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市,不少人眼中拜登是不忘初心的藍領之子,「斯克蘭頓阿祖」(Scranton Joe),這暱稱也是拜登團隊一再刻意鞏固的標籤,以鎖定該區藍領選民的票,為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勝出繼而入主白宮,起着不可或缺作用。在競選衝刺最後階段,拜登團隊製作了一個60秒廣告--「家鄉」

在我很喜歡,人稱Boss的美國搖滾天王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80年代專輯《生於美國》(Born In The U.S.A.)主打曲之一《我的家鄉》(My Hometown)旋律襯托下,斯普林斯汀親身聲演:「賓夕法尼亞的斯克蘭頓,在這裏,成功可不是來自父輩傳承,而是汗水、勇氣和決心一同澆灌……。」人口不到8萬的斯克蘭頓,曾是主要煤礦區,資源枯竭後淪為東北部「鐵鏽帶」一座幾被遺忘的小城。賓夕法尼亞沒落的斯克蘭頓,是拜登政治神話一個起點,但並沒有造就他,造就他的是另一個地方。

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話,會發現拜登近日逗留兩個地方,斯克蘭頓和發表勝利演說所在的特拉華州最大城市威爾明頓(Wilmington)。拜登在斯克蘭頓出世,10歲時父親生意失敗,舉家遷至特拉華州尋覓新生活,父親開始推銷二手車的日子。拜登在特拉華州當了30多年參議員,他昨天在威爾明頓的汽車集會(Drive-in)對車上的支持者發表勝利演說時,心底不知有否感觸?對我來說,「斯克蘭頓之子」拜登最有意思的外號,還是「美鐵阿祖」(Amtrak Joe),和特拉華州有關。

拜登明年1月宣誓就任總統,48年前1月,拜登在兒子醫院病房宣誓就任特拉華州參議員。有看過拜登生平的人都知道,他30歲首次當選參議員後幾星期,妻子和子女出了車禍,妻女死亡,兩名幾歲兒子受傷,做議員就得放棄家庭?拜登並沒有。他每天很早由特拉華州乘美國鐵路的火車去華盛頓工作,晚上又乘火車回到特拉華,單程167公里,火車來回成為習慣,堅持了35年,直到2008年他出任副總統,才在華盛頓居住。

拜登後來在書中說:「我在兩地往返,想陪在兒子們身邊,哪怕只待上小段時間。華盛頓到威爾明頓之間,每天路上4小時,我這麽做,因為想和他們道晚安,然後第二天早上給他們一個吻。」照顧在車禍中受傷2個兒子,正是這段經歷,令他具有格外親和力,為他贏得「美鐵阿祖」外號。拜登當選後,美鐵行政總裁發表聲明,說期望與這位最著名的軌道乘客以及國會合作,取得聯邦資助,共同挽救受疫情打擊的美鐵及其員工生計。

一生三場悲劇 「美鐵阿祖」成功了

拜登就任後,尋求將特朗普執政4年偏離的軌道重回正軌,這個需要時間。拜登這一生,經歷三場悲劇:早年喪妻女、中年重疾、晚年喪子。他曾經在《爸爸,答應我》一書中寫道:「痛苦……,剛開始的時候似乎無法忍受,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痊癒,但最終挺過了折磨。」車禍倖存兩名兒子,大兒子2015年腦癌臨終前對拜登說:「爸爸,答應我,繼續前進,不要停歇。」78歲本可含飴弄孫的年紀,不斷被取笑但堅持撑到現在,這一次成功了。

出生在潦倒之家的拜登,和含着金鑰匙出生的特朗普,來自兩個世界。特朗普自小口舌便給,小時候拜登患有口吃被嘲笑,連名字Biden都說不清,總是「Bi」、「Bi」、「Bi」,「den」,同學們給他取了綽號「Bye-Bye」。今天,Bye-Bye的是侵侵,但一個被媒體描述成「小丑」、「暴君」的人,鬧騰4年後,還能獲得一半國民支持,忽悠一小撮人容易,忽悠一半人,7,000萬美國人,是很難的。上天似乎在捉弄拜登,他要收拾如斯分裂局面。也許他已習慣了有多大榮耀,就得承受多大打擊。

拜登勝選,將要收拾分裂局面,也許他已習慣了有多大榮耀,就得承受多大打擊。(法新社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