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當選 圍堵不變 京2招應對新挑戰

評論版 2020/11/09

分享:

拜登宣布贏得美國大選,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美國政治有望會添回一份常性,只是美國對中國的遏制說不定會因為拜登當選而收得更緊。但中國亦已謀定應對戰略:高水平開放,推動國內國際雙循環。這不單是辦好自己的事,更志在主動爭取國際環境改善,令「新冷戰」格局難以形成,令美國圍堵中國圍不起來。

拜登外交手段圓滑 擅團結盟友

拜登當選前,特朗普政府已在加緊推行印太戰略,國務卿蓬佩奧10月兩次到訪亞洲,拉攏各國圍堵中國。拜登上任後,這張網恐怕要在中國身上收得更緊。

有別於特朗普政府在盟友間以至國際上不得人心,拜登外交手腕要圓滑得多,美國團結盟友的能力料會明顯增強,圍堵中國戰略實現機會亦隨之上升。讓中國更加不得不防的是,拜登當年擔任副總統期間,美國就成功聯合亞太11國打造《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原要成為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在亞太成立一個排除中國的經濟俱樂部,只是遭到仇視多邊主義的特朗普上任即棄。

中國要辦好自己的事 化危為機

美國加強圍堵中國,其實幾無懸念。畢竟不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中美之間結構矛盾都不會因此而改變。中國能做的就是辦好自己的事,並爭取為中美關係設定底綫。

中美一個是新興超級大國,一個是守成超級大國,老大竭力保住自己地位實為人之常情;中國並不可能放棄民族復興目標,因此現階段也難以說服美國不予攔阻。中國可以做的,則是一面繼續提升自身實力,一面設法降低美國徹底翻臉,以及驅使其他國家與中國徹底翻臉的機會,以免和平崛起進程遭到中斷。

這種對策思路已能在10月底中共五中全會上看出端倪。五中全會對中國當前在全球棋局上的處境,定出了新評估。全會提出,中國發展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而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無疑是針對中美大博弈、逆全球化、後疫情時代等當前世界議題的論述。

全會接着提出,要「深刻認識錯綜複雜的國際環境帶來的新矛盾新挑戰」,「保持戰略定力,辦好自己的事」,「樹立底綫思維」,「善於在危機中育先機、於變局中開新局」。

直白地說,意思就是中國面臨國際環境正在轉差,但任他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不管外面發生甚麼,中國都要繼續自我提升,推進民族復興戰略,並同時要有底綫思維,做好最壞打算,爭取最好結果,要善於化危為機。

實際對策上,則是「國內國際雙循環」。五中全會提出,十四五規劃期間,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並要基本形成「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全會同時提出,要在2035年形成對外開放新格局,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明顯增強,作為2035年遠景目標的一大目標。

中央近期強調經濟國內大循環,引起外界聯想「閉關鎖國」、與西方「脫鈎」,但這其實只是以底綫思維做最壞準備,戰略意圖可謂完全相反。

中央提出國內大循環,就是期望能夠振興近年受到壓力的國際大循環,在後疫情時代加強中國與世界經濟的連繫,瓦解美國驅動各國跟中國脫鈎、圍堵中國的意圖,同時亦使美國自身更難與中國脫鈎,以此設立中美關係底綫,避免兩國之間發生意外,最終保證中國和平崛起、民族復興大戰略得以實現。

釋內需潛力 科技創新谷消費

中國調整策略,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存在外部、內部兩方面因素。外部方面,是歐美市場本已趨向飽和下,近年西方民粹主義政治潮流興起,地緣政治衝突與疫情更為逆全球化增添額外動力,保護主義與單邊主義在世界經濟衰退背景下盛行,國際貿易、投資和交往受阻,令國際大循環動力減弱。

內部方面,中國改革開放多年來主要依靠的國際大循環更面臨多重局限。一,中國經濟與技術發展依賴外部市場下,在外部世界吹起逆風時難免處於被動,更隨時可能遭到「卡脖子」受制於人。二,中國人生活質素整體向上,勞動力成本必然跟隨提高,中國充當世界工廠的優勢不如昔日。三,中國多年來在價值鏈低端服務外部市場,付出了巨大環境代價,方向違背戰略願景的「美麗中國」一環,也不符合2060年碳中和目標。

因此,中國不但需要推動國內大循環來釋放內需潛力,充分發揮本國龐大市場的優勢,來彌補國際大循環動力減弱,還要藉科技創新來在價值鏈中向上爬,創造效益更高、代價更低的新需求。五中全會就提出,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結合起來,以創新驅動和創造新需求,全面促進消費,拓展投資空間。

高水平開放 推動雙循環

事實上,國內國際大循環兩者並無牴觸,反而能夠互相促進:中國民眾消費水平和要求不斷提高,既有利中國加大對外開放,亦能助長外部市場發展;海外企業前來分享中國增長成果,則可為中國經濟更添活力,進一步帶動中國民眾消費。

更重要的是,以內循環作為主力推動雙循環,更能凸顯中國獨特之處和吸引所在,有助中國打破美國意圖拉攏多國圍堵,同時使「中美脫鈎」更難實現。

新冠疫情可謂加速了全球力量平衡轉移。歐美至今仍在苦苦嘗試控制疫情,在隧道中看不到盡頭,而中國作為疫情始發地,人民卻已重過正常生活,復恢日常經濟活動。各大機構均預測,中國會是2020全年唯一錄得增長的主要經濟體。這都為內循環創造了有利條件,亦相信會在環球經濟衰退大背景下,驅使「反華很大聲」的一些國家「身體誠實起來」,從經濟領域開始,選擇加強與中國的各方面聯繫,而非跟中國脫鈎展開新冷戰。

數字亦可反映中國正成為國際投資「避風港」。聯合國最新數據指,今年上半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資(FDI)按年大減49%,但中國減幅只有4%,遠遠低於美國及歐盟分別的61%及29%。中國上周公布,截至10月底,境內機構持有中國銀行間市場債券規模突破3萬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在2017年9月達到1萬億、2019年7月達到2萬億,如今在全球疫情之下繼續加速增長。

增軟實力吸外資 向新冷戰說不

當然,要實現強而有力的雙循環,瓦解美國圍堵,單靠鼓勵內需還不夠,仍須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為外國企業提供更公平和互惠的環境,以促進中國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同時提升中國軟實力,令老外在更大程度上視中國為「合作夥伴」而非「競爭對手」。

五中全會所講「高水平開放」,並談到要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成高標準市場體系、健全公平競爭制度、就產權制度改革取得重大進展等等,預示中國可能採取下調關稅、擴大外地貨品進口、降低外企准入門檻、完善知識產權保障和法律制度、建立更規範的管理準則等措施,吸引外資參與中國市場,同時以市場競爭倒逼中國企業創新,營造更有利國內國際雙循環互相帶動的環境,以命運共同體向新冷戰說不。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宣布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美國政治有望會添回一份常性,只是美國對中國的遏制說不定會因為拜登當選而收得更緊。(法新社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