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有「她」 拜登總統路幕後推手

評論版 2020/11/10

分享:

昨天提到拜登首任妻子駕車遇上車禍,她和初生女兒死亡,兩個幾歲兒子倖存,剛首次當選參議員的拜登,只好工作家庭兩兼顧。每天從特拉華州的家,坐火車去華盛頓國會工作,晚上又乘火車回特拉華,如是者30多年。坐火車坐得多,得了個「美鐵阿祖」(Amtrak Joe)外號。這個故事,有些細節我還未說。

拜登妻兒出車禍 胞妹兼母職

1972年12月,拜登在華盛頓接到電話,得知妻子和3個孩子出事。剛剛當選參議員尚未就職,拜登陷入了家庭和工作的抉擇兩難,他其實曾考慮不當參議員,兼母職照顧孩子。在這個時候,原本當教師的瓦萊麗挺身而出,負責每天煮飯、洗衣、開車,成了孩子「母親」,但她不是拜登新歡,今天的妻子吉爾。

拜登在自傳《Promise to Keep》回憶起這段往事:「她(瓦萊麗)愛這2個孩子就如同己出。」瓦萊麗這一照顧就是4年,其間她自已經歷了離婚、再婚。

拜登曾經說,對於小自己3歲的妹妹瓦萊麗•拜登•歐文斯(Valerie Biden Owens)的第一段婚姻失敗,感到內疚。瓦萊麗到他家照顧2個兒子時,和當時丈夫感情日淡。拜登後來亦促成妹妹第二段婚姻,瓦萊麗第二任丈夫歐文斯(Jack Owens)是拜登在大學法學院同學兼好友,在拜登家庭慘劇後,被瓦萊麗照顧拜登兒子的行為感動,二人培養出感情,之後結成伴侶,育有3個孩子。

據報道瓦萊麗和哥哥從小關係很好,在拜登政治生涯中發揮重要作用。在拜登挑選副總統拍檔時,她對賀錦麗耿耿於懷,花了一段時間才克服自己對她的怨氣,因為賀錦麗競逐民主黨總統提名時,在辯論中攻擊過拜登;但當拜登宣布挑選賀錦麗擔任副手後幾天,3人共進午餐釋前嫌。隨着拜登競選團隊擴大,報道指瓦萊麗充當中間牽綫角色,會和新成員一起吃意大利粉,一面溝通。

任競選經理 助拜登踏上從政路

瓦萊麗協助拜登競選的歷史,據說可追溯到高中選班長,那時她已幫拜登出謀獻策贏得班長一職。之後拜登競選縣議員,6次選聯邦參議員,以及2次競選總統都少不了瓦萊麗參與。1972年,拜登作為初出茅廬窮小子與共和黨資深大佬角逐參議員,瓦萊麗是競選經理,負責戰略和統籌,瓦萊麗當時的丈夫負責預算,拜登兩個弟弟分別負責籌款及統籌志願者,拜登妻子和母親則協助後勤。這次競選改變了拜登命運,在全家人支持下,他比對手多贏數千張選票,30歲當上了特拉華州參議員,踏入近半世紀從政之路。

然而今年拜登選總統,第一次不是由瓦萊麗負責,但她仍在幕後發揮影響力。除了在拜登挑選副手給意見,還協助定調拜登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演說主題,將美國人的奮鬥與哥哥熬過的悲痛聯繫起來,尤其克服喪子之痛的經歷。她亦審視拜登的演講稿,參加每一場辯論準備,審核主要競選廣告。身邊人形容她有良好的直覺而且具勇氣,就像黨鞭一樣堅毅有力。最重要的,是她不怕告訴哥哥他錯了。

半世紀以來,瓦萊麗的職業生涯一直與拜登競選生涯緊扣一起。瓦萊麗正職是一家政治顧問公司副總裁,亦是特拉華大學拜登研究所副主席兼顧問、拜登基金會副主席,還是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研究員。她為拜登競選工作時,薪水固然由團隊支付,但她被指得到其他好處。2016年,她獲奧馬巴任命為美國在聯合國的顧問,報酬2萬多美元。華盛頓的雜誌披露,因着拜登知名度,瓦萊麗的公開演講收入也很不錯,每次進帳以萬計美元。

有報道指不僅瓦萊麗的工作與拜登息息相關,連她女兒也依靠拜登關係,2008年奧巴馬上台後都加入聯邦政府工作,一個在能源部,一個在財政部。在複雜的政壇,千絲萬縷關係被人「擺上枱」,也是政圈常態。

人們今天說拜登口才差,回顧他過往不難發現,他常被批評出言不慎,引火燒身。在一次募捐活動,他引用了毛澤東的「婦女能頂半邊天」,被媒體攻擊,說他「親中國」之類云云。雖然有時問題不在說話的人,而是別有用心的批評者、媒體,但要在政壇混就得守遊戲規則,管住自己的嘴還是挺重要。拜登曾在演講時說:「一些人說,瓦萊麗可以幫我講完句子,實際上,大多數人講得太委婉,她為我寫下最棒的句子;她不僅相信我,也幫助我相信自己。」

1972年,拜登人生悲劇發生之前及之後,瓦萊麗和其他家人,為他贏得參議員,又幫他度過困境,是最重要的支柱,拜登亦經常將家庭的重要掛在口邊。有人說,這讓人聯想特朗普,他也照顧家人,更安插入白宮當公職。拜登正在籌建管治團隊,我傾向相信名單中不會有瓦萊麗的名字。她用一生幫助了哥哥,今天74歲了,或許總有因着拜登名聲得到過利益的時候,但不一定是違法的。從兒時到今天,兩人應該是互相保護,而不是包庇的關係吧。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