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入主白宮 無減中美競爭加劇

評論‧世情 2020/11/10

分享:

美國大選基本塵埃落定,雖然特朗普尚未承認敗選,但拜登篤定將入主白宮,成為第46任美國總統。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美國總統人選關乎未來數年全球政經局勢發展和治理格局的變化,因此引起持續且高度的關注。對中國來說,經歷了特朗普執政4年,特別是在2018年中美貿易爭端發生之後,再加上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以及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多重因素疊加影響,美國總統人選無疑會對中美關係產生最直接深刻的影響。

美國大選之前的一個廣泛認知是,無論誰當選總統,中美關係以競爭為主、合作為輔的態勢將不會改變。不過,拜登作為傳統政客,與特朗普「推特治國」相比,很多政策措施更可預測,且相對穩定。可以預料,雖然中美之間表面上的矛盾可能會暫時緩和,但是在全球經貿、科技和治理規則領域的實質競爭則會更強。

首先,拜登當選總統之後,中美貿易爭端可能稍緩,但不會結束,更可能以不同方式呈現。自從特朗普對華掀起貿易關稅「大棒」,雖然讓美國國庫的稅收收入增加,並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有利於鋼鐵廠等國內生產商利益,但其實嚴重損害了以進出口貿易為主的生產企業,以及消費者利益。媒體在今年9月曾經報道,包括特斯拉(Tesla)、福特(Ford)、家得寶(The Home Depot)等超過3,000多家美國企業,就特朗普關稅政策採取法律行動,要求償還已支付稅款,呼籲美國政府改變關稅政策。

或撤部分中國關稅 利貿易復甦

拜登的產業政策顯然更傾向進出口商和消費者利益,他在競選過程中就明確提到過,一旦上台就會取消或降低針對中國的部分關稅。因此可以預見,短期內中美之間關稅衝突的力度可能會逐步下降,有利於全球貿易在疫情受控之後得以復甦。

從技術競爭角度來說,特朗普過去4年顯然更重視傳統製造業增加美國工人就業率的作用,但拜登則會更關注高科技企業,以及其上下游關聯產業的發展。事實上,現任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原本希望故伎重施他當年拖垮日本經濟的方式,通過推倒中國創新產業政策(例如阻止中國製造2025計劃)、打壓中國高科技公司(例如制裁華為和中興等企業)、在高科技領域要求中國加大市場准入和開放高科技產品市場等措施,迫使中國長期處於二流大國地位,無法與美國爭鋒。

保高科領先 迫中國成二流大國

不過,特朗普為了選舉,不惜與中國全面「脫鈎」,事實上是妨礙了上述措施的有效性。拜登擔任總統後,可能會使美國政府更集中精力,尋求在高科技領域保持領先,繼續獲得技術創新方面的壟斷地位,迫使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只能重回生產加工等傳統製造行業。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上通過的「十四五」規劃建議明確提出,要堅持創新,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撑,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加快建設科技強國。這項內容點出的核心意義在於,中國政府對高科技產業的支持不會鬆懈,只會加強。

這確實是中國避免重蹈日本覆轍的關鍵舉措。面對5G和人工智能時代到來,一旦實現技術突破,對高科技企業、製造業、整個經濟社會乃至國家發展,都會帶來極大推動作用。但是,高科技領域的研發風險非常高,沒有政府的支持,高科技企業就很難冒着極大風險投入研發。因此,中國政府堅定不移地支持高科技研發,確實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即便「美國優先」不再是拜登的選項,但確保二戰之後美國在軍事、規則、科技、金融等領域的壟斷地位,將會是美國未來政策的重要導向。因此,中美在創新科技、國際治理規則和金融等領域的競爭,可能會進一步加強。

美倘重返TPP 「去中國化」恐成真

例如,特朗普在上台之後,退出了奧巴馬執政後期主導制定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議(TPP),而作為時任副總統的拜登重返白宮,則很可能會選擇重新加入TPP。如美國成功重返TPP,並與歐盟和英國分別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加上已經由特朗普談妥的美加墨自由貿易協定,那麼一個「去中國化」的全球貿易體系就幾乎接近完成。這是中國在未來最值得擔憂,並亟需採取應對措施的關鍵所在。

面對困局,中國更有必要堅持推動「一帶一路」發展,通過已經建成的「一帶一路」網絡,避免「去中國化」,打破美國主導下可能出現的貿易封鎖。在此過程中,中國需要維護「多邊開放」原則,利用自己的超大規模市場和超強製造業優勢,盡可能整合東亞和東南亞的經貿秩序。

此外,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的快速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積極參與了全球化,成為「世界工廠」,分享了全球化的「紅利」。因此,面對「逆全球化」浪潮,中國應該有效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改革,利用科技創新,在服務貿易、技術貿易和數碼貿易上,推動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

港藉國際資本 助內企科技轉化

至於香港,面對「後特朗普時代」該如何自處?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如何把握自身命運?毫無疑問,從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的講話,到上述「十四五規劃」建議,至最近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出3個「有利於」,透露出的信息都是:把握「一國兩制」特點,發揮自身優勢,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香港作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的地位,勢必會寫入明年「十四五規劃」之中,利用國際資本幫助內地企業科技轉化,將成為香港肩負的重任。此外,本身具有海洋法和普通法屬性的香港,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和配合國家制定全球治理體系上,也應找準定位,起更大的助力作用。

拜登作為傳統政客,與特朗普相比,很多政策措施更可預測,且相對穩定。(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法務總監、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