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廁不衞生 藉創意「輕推」正確如廁

評論版 2020/11/12

分享:

從衞生角度而言,公廁有大量排洩物在內流轉,不蓋廁板沖廁,又或如廁後不洗手,廁所門柄、沖廁水掣等容易淪為細菌載體,加速傳播風險;從文化角度而言,排便為私密行為,與陌生人同處一室「辦事」,既親密又公共,令人聯想到觸碰公廁設施,乃間接觸及他人身體甚或排洩物,恐懼油然而生。為免與陌生人觸碰,人們各出奇謀,如以紙巾包着門鎖開門或按沖廁掣、用鞋尖揭起廁板,或踩上馬桶如廁等。

換言之,如廁行為是否正確,往往視乎使用者與設施如何互動,故此,塑造恰當的互動關係,有助推動正確的如廁行為,提升公廁衞生。

為了解社會人士對公廁衞生的看法,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本年3月進行全港性隨機抽樣電話問卷調查,結果顯示,過去3年經常使用的公廁類型如下:77.7%為商業機構公廁(設於港鐵站、食肆、商場、酒店等,下稱「商業公廁」),15.2%為政府公廁(設於街上或政府設施的廁所),7.0%為公營機構公廁(設於機場及醫院等,下稱「公營公廁」)。

政府公廁 評價敬陪末座

雖然只有1成半受訪者常用政府公廁,不過對之持負面衞生評價者達57.7%,商業及公營公廁的相關比例分別只有14.6%和13.2%,這種實際使用率與觀感不成比例的情況,反映政府公廁予人不衞生之感,可謂根深柢固。兩性對政府公廁的衞生評價基本相若,但女性對商業及公營公廁衞生水平的評價,均較男性負面。

至於經常遇到的不衞生問題,以政府公廁為例,按次如下:沒水沖廁、臭氣熏天、地面濕滑、廁板污穢、馬桶或尿兜淤塞、滿地垃圾、洗手盆淤塞,比例介乎74.3%至27.5%。其實,首3項同為在商業及公營公廁經常遇到的問題。整體而言,公廁衞生水平差強人意,80.1%受訪者認為主因是使用者欠缺公德心,其他原因依次為清潔人手或次數不足(63.7%)、使用者太多(56.6%)、設施經常壞(35.0%)。

為了探討人們口中的「使用者」是誰,我們要求受訪者評估他人及自己的如廁行為,包括如廁時排洩物弄髒廁板、馬桶邊或地下時如何處理(不清理、自己清理、或請清潔工清理)。結果顯示,絕大部分受訪者估計他人不清理(73.3%),自己則公德心「爆棚」,會自己清理(78.8%)。值得注意,自評時,性別差異達統計顯著水平,9成女士表示會自己清理,男士只有6成半;而男士表示不清理及請清潔工清理的,均較女士為多。

男女習慣大不同 女更重衞生

男女生理結構不同,對公廁的需求迥異,因而與公廁環境及設施產生不同互動。大部分男士選擇在尿兜小解,毋須鑽進廁格,不必觸碰令人「望而生畏」的設施(如廁格門、門鎖、廁板、廁蓋、沖廁掣),故男士如廁後不洗手的大有人在;來去匆匆,只消閉氣一會便了事,令男士對衞生敏感度較低。

然而,女士只能在廁格內排解大小便,接觸種種設施避無可避,根據台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資源循環管理科研究顯示,女士一般如廁需時70秒,為男士的2倍,遇上生理周期及在懷孕時,所需時間更長。此外,盡管踏入21世紀,女性仍是主要的家庭照顧者,不時在公廁哺乳、換尿片,自然更着意衞生,願意自行清理髒物。女士對公廁衞生水平持較負面的觀感,可能源於這背景。

上述結果或可解釋,為甚麼女廁普遍較男廁潔淨,當中的關鍵,是如廁行為是否正確,這又關乎使用者與公廁設施的互動關係,女性對衞生要求較高,維持衞生的意慾較強,這都有助推動正確如廁行為。

重複行為 易形成無意識習慣

根據行為科學,心理學學者Wendy Wood指出,在相同背景(設施、布局、地點)下進行的行為,因為具有重複性,易於形成無意識習慣。這意味改變公廁布局(如重組空間、翻新設計),或在適當位置加貼提示(如正確如廁行為圖案或淺白字句等),有助打破行之已久而不正確的行為,創造機會,令有關行為重複相當時間後形成習慣。

有別於以強制性方法改變行為,「輕推理論」(nudge theory)結合自由主義及軟性家長主義,原則是避免直接介入個人行為,而只提供選擇,配合適度誘因、鼓勵、提示等,影響人們的行為及決定。這種做法切合在行政上奉行自由主義的香港,在公廁治理問題上,亦易於與百多年的間接治理模式銜接。輕推理論由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ichard Thaler教授提出,應用心理學剖析行為,針對人可能受引誘,或由於對情況不掌握,因而未能作出理性決定,需他人提點,且人的大部分決定都是本能反應,或在輕微意識外部情況下作出,即外在環境能影響人的行為。

輕推理論尊重個人自由,同時賦予政府在保障公共利益的前提下,以軟性手法規管行為,現時已有十多個國家仿效英國,設立行為洞察小組(Behavioural Insights Team),將此理論應用在不同範疇的政策,對減少能源消耗、推動正確洗手步驟、增加交稅率等均有效用。

雖然輕推理論近年才獲諾貝爾獎,但在提升公廁衞生上早已大派用場,據Thaler教授引述,1990年代初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機場的管理人員,已巧妙地運用心理學,利用人們希望將負面東西消滅的心態,在尿兜貼上蒼蠅圖案,吸引男士瞄準,成功減少80%尿液四濺。而Robert Dreibelbis及Calvin Blackwell的研究亦顯示,男士如廁後洗手比例較女士為低,在公廁地上及洗手盆附近貼上腳印或手印圖案,有效增加洗手率15%至74%。同樣,女廁衞生用品隨地丟棄時有發現,在垃圾桶附近張貼提示圖案,亦證實有助促請人們將之丟在桶內。

香港亦早有應用輕推理論推動公共衞生的成功例子。1980至1990年代流行一時的海報「亂拋垃圾,人見人憎」,那雙怒目而視的大眼,教人不寒而慄,不敢亂拋垃圾。針對香港公廁不衞生問題,務須注入創意,如在廁板貼上:「請蓋上我」,鼓勵蓋上廁板沖廁,減少細菌傳播;更可因應香港文化,在尿兜貼上能引人注意的有趣圖案,寓如廁於娛樂,鼓勵男士瞄準,減少尿液四濺。

有指輕推成效不大,這或許難以否認,但輕推針對人性弱點,只需要舉手之勞,阻力較小,易於打開缺口創造機會,建立新行為。現時在尿兜張貼的標語:「上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立意雖好,但目標太大,難以引起共鳴;同樣,直截了當的教育宣傳,如清潔龍阿德的「公廁6大守則」,沒有正視使用者的行為模式,難以促使人們共同守護廁所衞生。

因此,政府需要有系統地進行研究,了解使用者與公廁的互動模式,並評估現時各種教育宣傳成效,調整政策向度,更有效改善公廁衞生。政府投放在公廁衞生的資源與成效不成正比,而輕推所需成本甚輕,何不嘗試,為管治公廁開闢第三條路?若想進一步提升公廁衞生,當然還需其他政策配合,下周接續討論。

改變公廁布局,或在適當位置加貼提示,有助打破行之已久而不正確的如廁行為。(資料圖片)

撰文 : 張妙清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資深顧問
莊玉惜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
鄭宏泰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執行)
尹寶珊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主任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