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購物天堂」定位 旅業高增值發展

評論版 2020/11/13

分享:

香港與新加坡簽訂「旅遊氣泡」協議,為重啟本港旅遊業邁進一步。但正如智經在近日發表的一系列文章指出,香港旅遊業的發展早在疫情之前已陷入樽頸,若不徹底求變,競爭力恐怕會日漸減退。當中的要務之一,是檢視不少港人引以為傲的「購物天堂」定位。

香港是自由港,大部分貨物進口都毋須徵收關稅,亦無徵收銷售稅,令商品(尤其奢侈品)在香港售賣的價格往往較低,因此獲得「購物天堂」的美譽。

在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疫情過後,中央政府推出港澳個人遊計劃(自由行),催谷本港旅遊業,而無論是過夜或不過夜訪客,均熱衷購物,在2000至2019年間,不過夜旅客的消費大多超過8成用於購物,過夜旅客則約5至6成,進一步奠定「購物天堂」的形象。

購物貢獻不高 陷「高量低值」困局

大量的購物活動,雖然可以製造市面一片繁榮的景象,但根據智經的研究,其對經濟的實質貢獻並非想像的高,反而形成「高量低值」的困局。

要理解消費活動的經濟貢獻,關鍵在於其帶來的增加價值多寡,即生產總額減去在生產過程中,消耗的貨品及服務的價值。套用在「入境旅遊」上,便代表有關行業直接向旅客提供貨品及服務時,為經濟帶來的貢獻。

舉例,若以增加價值於消費的比率(旅遊增值率)衡量旅遊業的經濟貢獻,2000至2018年間旅客每消費100元於住宿和餐飲,可分別為GDP貢獻約63元(63%)和40元(40%);但每消費100元於與購物相關的零售業,只能帶來17元(17%)的貢獻。

當中的主因,是香港零售商所售賣的貨品,一般以入口貨為主,業界從旅客獲得的收益,很多時會沿供應鏈流向外地,對本地經濟貢獻有限;而食宿的供應鏈則大部分位處香港,所以收益能留在經濟體內。

從客源市場看,在2018年,過夜內地旅客人均消費金額為7,029元,在11個客源市場中,排名第三。但因其主要消費是用於購物(佔60.9%),結果內地旅客的人均增加價值,只排在倒數第四(2,071元)。可見即使旅客大灑金錢購物,市面一片興旺,也不一定能為本港帶來理想的經濟得益。

鄰區拓購物旅遊 港優勢不再

再者,近年內地和澳門均積極發展購物旅遊,香港想繼續以「購物天堂」作旅遊定位,恐怕並非良策。

內地早前公布,自今年7月起實施「海南離島旅客免稅購物政策」,在實施政策的免稅商店,豁免旅客繳付關稅、進口環節增值稅和消費稅。根據媒體報道,截至8月18日,海南4間離島免稅店銷售額已突破50億元,有當地導遊稱部分品牌的產品價格比香港和歐洲便宜,可見有關措施對旅客有一定吸引力。

此外,內地亦透過降低進口產品的成本,讓消費者可以在國內以較低的價格購買進口商品。有投資公司總監指出,知名品牌如LV在中港兩地的價格差目前只有5%至10%,加上路費和時間,內地旅客來港消費的意慾未必如以往般大。

另一邊廂,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數據顯示,去年第四季(新冠病毒未爆發前)以購物為主要旅遊目的的旅客佔9.6%,較第三季高3.6個百分點。而在各項消費結構(不包括博彩)中,購物的佔比最多,約44.1%,反映不少旅客喜歡到澳門購物。此外,當地有多個大型商業項目計劃在今年落成,包括位於路氹的「葡京人Lisboeta」綜合度假村,以及金沙中國旗下的「澳門倫敦人」項目,兩者均設有大型購物中心,相信會吸引不少高消費旅客到訪。

由此可見,隨着鄰近地區零售業發展,香港「購物天堂」的優勢將不再明顯,加上旅客購物的消費實際對經濟貢獻相對較小,在疫情減退後,政府實應發掘其他高增值的旅遊產品,吸引更多類型的旅客來港。

拓會展旅遊 吸更多商務客

在疫情期間,香港旅遊業幾近冰封,政府宜趁此時機,審視及開拓購物以外的旅遊消費活動,為重啟旅遊業打好基礎,邁向高增值發展,吸引更多類型的旅客訪港。

以過夜旅客為例,2018年人均消費金額最高的兩大市場為中東(8,660元)和非洲(7,344元),人均增加價值同樣佔據首兩位。而在2018及19年,美歐、中東及非洲過夜旅客中,超過兩成為商務客。政府可為會展旅遊打根基,在疫情過後吸納更多商務客訪港,從而提高增加價值。

總括而言,本港旅遊業若要以高增值為發展目標,首要是不能再只着眼於「購物客」帶來的短期效益,應重新審視旅遊定位,找出香港獨有的旅遊特色,發揮高增值旅遊的潛力,才能提升本港旅遊的長遠競爭力。

來港旅客熱衷購物,在2000至2019年間,不過夜旅客的消費大多超過8成用於購物,過夜旅客則約5至6成。(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