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共融降社會成本 雙贏不二法門

評論版 2020/11/14

分享:

香港《殘疾歧視條例》早於1996年實施,理應可保障殘疾人士免受歧視。然而,殘疾人士的就業問題依舊存在:他們能獲得的求職面試機會並不多,即使有幸獲得這張「入場券」,在篩選過程中有沒有遭受僱主歧視,亦無從考證。

不過,如他們因長期失業而出現經濟困難,甚至引起生、心理毛病,便需依靠社會保障援助生活,從而構成一定的社會成本。其實,社會各界攜手合作,善用這群潛在勞動人口,在社區裏推廣傷健共融,便是達至雙贏的不二法門。

強制就業配額 難促成共融

過去十多年,不少社工及病人組織致力向政府爭取,設立強制性的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度。不過,特區政府以配額制度「可能會對殘疾人士造成負面標籤效應」為由,一直沒有接納有關建議。該制度固然有其可取之處,但當參考外國及內地的經驗,我們便發現,它往往對改善殘疾人士就業情況的成效不彰——有些僱主寧願罰款,也不聘用殘疾人士;亦有一些僱主雖按章聘用殘疾人士,卻把他們投閒置散。如此做法,反而對殘疾人士的信心造成打擊。

可是,本地政府在否定配額制度的同時,亦未有其他措施,推動企業為殘疾人士提供就業支援。政府只是單單透過推行《有能者.聘之約章》,「鼓勵」商界聘用殘疾人士。約章設有13項措施,除了直接聘用,亦可選購由康復界社會企業提供的產品及服務等。然而,有關計劃不但沒有法律約束力,當局亦無規定參與企業提供有關聘請殘疾人士的數據,查看措施推行情況,因此計劃效果成疑。

政府身體力行 樹良好榜樣

說來尷尬,目前政府和許多公營機構在聘用殘疾人士方面,其實並未有擔當帶頭角色。殘疾人士佔整體公務員數量的比率一向偏低,而且還有下降趨勢。如政府也不身體力行,顧及他們的就業需要,單靠大灑公帑作廣告宣傳,效果也只會事倍功半。

歸根究柢,社會各界、政府以至企業人員,對殘疾人士的認識也非常有限。在經濟暢旺的時候,即使不少僱主均面對人手短缺的問題,亦會礙於對殘疾人士招聘及訓練的認識不足,而未會積極考慮聘用殘疾人士。

其實要達至真正的「職場共融」,並不是純粹安排殘疾與健全員工一起工作,雙方還需有一定的了解和尊重,才可衷誠合作、交流共事。根據「eConnect就業連網」去年的《聘用殘疾人士意見調查》,不少企業員工表示,希望公司能加強培訓,讓他們多了解殘疾人士需要,改善彼此之間的合作情況。

針對這個需要,僱主可與社福機構合作,透過度身訂造的支援協作計劃,企業上下僱員便能對殘疾人士加深認識,亦可善用這群潛在人力資源。

政府的宣傳廣告,往往只是突出殘疾人士的能幹及忠誠,而將他們的限制及不足從廣告中刪掉。的確,不少殘疾人士富有工作能力,一般而言,他們亦較珍惜工作機會。但這些過於簡化的信息,只會淪為陳腔濫調,不足以令企業僱主動心。

現時勞工處展能就業科會為僱主及殘疾人士作工作配對,但殘疾人士所需的往往不僅於獲聘,還需在入職後得到合適支援。因此,勞工處可考慮引入社福機構的參與,為入職殘疾人士提供支援。

了解差異助接納 合理遷就

只有同時掌握殘疾人士的限制及長處,並得知如何作出配合,才能讓人打開坦然接納的心,以及更有效作出合理遷就,避免造成期望落差。

而要落實「職場共融」,公眾對企業的監察也極為重要。目前,大多數企業仍未有把「殘疾人士就業」放進企業社會責任的議程。我們建議香港交易所指定香港上市公司每年在《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Environmental, Social, Governance Report)中,加入有關「職場共融」的推行情況,包括協助殘疾員工的人力資源措施、新聘殘疾員工數目、有關職場共融培訓時數等,以便公眾監察。

有意見認為香港商界利益掛帥,在沒有配額制度約束下,要企業自願聘用殘疾人士,難如登天。我們卻比較樂觀,參考環保人士的例子,在爭取多年後,許多餐廳在沒有立法強制下,都主動加入「走塑」的行列。因此,若爭取的議題對公眾有裨益、對社會的進步有益處,我們相信總有一天可以達至「職場共融」這個目標。

一步一腳印,往後社會的進步,就是靠我們日積月累,努力爭取而來。官商民需齊心合作,以真誠態度回應殘疾人士的就業需要。

最重要的是,大家能確認殘疾人士都是我們社會的一分子,有權利在職場上發揮自己。當大家都願意多走一步,就能營造一個共融的社會。

*本文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知識轉移撥款資助的研究計劃成果之一。

社會各界攜手合作,在社區裏推廣傷健共融,善用這群潛在勞動人口,便是達至雙贏的不二法門。(資料圖片)

撰文 : 關志健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及行為科學系助理教授
李鳳文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工作碩士學生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