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市觸礁 反為港帶來機遇?

評論版 2020/11/14

分享:

上周除了美國總統選舉外,市場的另一焦點肯定是螞蟻集團上市觸礁。上海證券交易所在最後關頭決定暫緩螞蟻上市,引起市場上不少揣測:有言論指馬雲於10月24日在上海舉行的外灘金融峰會上致辭觸怒中央;也有言論指螞蟻集團用自己旗下的理財支付平台「支付寶」,作為國內散戶投資者認購5隻基金的唯一第三方管道,而這5家基金又是螞蟻的戰略投資者,因此遭中國證監會調查是否涉及利益衝突。

「粗放式」發展模式 或告一段落

筆者的觀點是,中央通過上述事件,向所有人表明一項立場:一旦涉及民生等重要議題,再高的創科成就,也絕非規避政策的理由。「螞蟻事件」是一個非常強烈的政策訊號,提示大家中國正在調整其科技發展的新方向,過去十多年的「粗放式」發展模式或已經告一段落。

以往,筆者與很多業內人士討論中港科技行業發展的差異。大部分人稱,在中國內地推動科技行業創新,基本上沒有政策紅綫,只要不談政治,避免敏感話題和色情內容,商業模式倒可以自由發揮。然而,這種自由也是雙面刃,優點是創業者可以天馬行空地設計產品或方案,缺點是在各種創意迸發之下,市場競爭非常激烈,經常出現割喉式競爭,甚至賣方補貼。消費者或可得益於低廉的商品和便捷的服務,但個人資料的私隱權及個人財務保障等,卻不時受到損害。

在香港創業的情況恰好相反,很多創業者投訴港府因循守舊,給予創新的空間和鼓勵政策非常少,而且現行的法律規章,很多都是在上世紀所編撰,並未與時並進,例如港府控告Uber司機非法取酬載客的案件,雖然符合法規,但在現今新型經濟下,已顯得不合時宜。

幸好,過去幾年港府終於發現科技變革的重要性,除投入大量資金推動市場發展外,在政策上亦嘗試慢慢拆牆鬆綁,尤其在金融科技方面更為進取。除了金管局推出了虛擬銀行牌照,最近證監會更就虛擬資產交易平台公布新監管框架,香港保監局近期又透過快速通道,授予全數碼化保險公司牌照。

另一方面,未來在新一代智能身份證的帶動下,智慧城市的多個環節都有望打通,讓數據更有效地流動,促進港府和科技企業憑藉大數據,設計出更具創意的服務。

正在這個時刻,內地逐漸摒棄過去「粗放式」的科技發展模式,演變成科技政策與科技創新互動。過去創新企業呈現少拘束又百家爭嗚的局面;現在凡是牽涉到廣大市民及民生的環節,中央便期望創新企業與國家政策有更大的捆綁。

港高科團隊 助內地金融走向國際

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中通過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十四五」規劃)中提到,金融科技的發展必須融入國際市場的規範,將來需要與如巴塞爾資本協定(Basel Accords)等國際協定看齊。

這將會是香港高新科技團隊(尤其是金融科技公司)的契機。香港的金融科技企業團隊,大部分為前金融企業高管或從業員,對傳統金融行業運營上的痛點有深入了解,而且提供的解決方案大部分針對商業客戶(B2B模式),這正正是內地發展金融科技及走向國際市場所需要補充的環節。

故此,筆者認為螞蟻集團上市觸礁短期內可能對香港股市有負面影響,但是長遠來說,內地金融科技政策的改變,將對香港金融科技企業及團隊提供進入內地市場的優勢,為香港的金融科技公司及其專業團隊打上了一枝強心針。

「螞蟻事件」是一個非常強烈的政策訊號,過去十多年的「粗放式」發展模式或已經告一段落。(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創科未來」召集人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