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一尾款人

副刊版 2020/11/16

分享:

雙十一這個真正當代中國原創的節日,不僅是眾人的歡愉,還決定了不少商家牌子的全年營收。當然,也是一連串電商效率、快遞執行、推廣宣傳的總結合考驗。購物節前的分析預測有兩個看法,今年本來就因疫情而變成電商主導的一年,加上社會積存的購買力消費慾,成交數字方面肯定又另創高峰。但另方面,其實由十一年前開始玩,雙十一到現在似乎已沒那麼新鮮,而且當電商已變成常態,除非有極大優惠,大家也不着急必須趕在雙十一期間下單。

看看過往雙十一的一些經典數據和營銷手段。去年,賣得最好的國產化粧品牌是百雀羚(國貨銷量冒起是估計中一大趨勢),一天雙十一賣了超過八億元(人民幣,下同)生意。十一年來,雙十一由二○○九年只賣到五千萬元,到去年的二千六百八十九億元成交額,那增長是條完美曲綫。

文案方面,安全套牌子常有驚喜,譬如:「此刻,阻止她購買的唯一方法。」又或者:「當女朋友緩過神來,甚麼都被搶完了。」「就算剁手,我也能為你單手戴上。」提供分期付款的螞蟻花唄的鼓動語是「戀愛的新鮮感只維持三天,分期的幸福感能延續一年。」

此外,今年比較特別的新意,就是「尾款人」這名詞的出現,因為雙十一又有了分階段銷售的遊戲規則。早在十月,幾個帶貨紅人就開始推賣雙十一貨品,但玩法是只付訂金,到十一月才付尾款,那令到衝動消費的人,十一月份就要嘗付尾款的負擔。

因而又有了各種自嘲,譬如說,現在寫字,凡「堵」、「坑」這些字,都不用打那「土」字了,因為大家都窮到吃土了,連字詞中的土都吃掉。寫個「南」字,也沒有內裏那¥了。同樣,「東莞」入面那個「元」字也消失了,因一元不剩。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