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登」齊針對? 霍士新聞路何去

評論版 2020/11/16

分享:

特朗普在推特發帖點名批評霍士新聞頻道(Fox News),說白天收視率已徹底崩潰,周末更糟糕,而2016年大選與2020年大選最大不同,是霍士新聞。他又直指霍士忘記了甚麼讓他們成功,忘記了「金鵝」(Golden Goose),似乎暗批他們忘恩負義,不記得是他令霍士有今日。

有留意新聞的話,多少都知道大媒體中只有梅鐸旗下的霍士,一直站在特朗普一邊替他說話。但在大選夜,霍士預測拜登贏得亞利桑那州,是第一家公布此推算的媒體,比美聯社還要早。

《華盛頓月刊》一篇文章,講述霍士如何毁了特朗普的計劃,這兒分享一些主要內容。文章說特朗普早就制定計劃,不是指如何取勝,而是竊取選舉結果,選前已通知相關人士有關計劃。簡單來說,在選舉當晚宣布勝利,停止他認為是非法的郵寄選票計票,如有必要將選舉結果訴諸法庭,並最終交至最高法院。

率先指拜登勝亞利桑那 打亂特部署

要成功這樣做,至少先贏得2016年他勝出的一些州。特朗普亦清楚賓夕法尼亞州作為拜登家鄉,選情對他不利。共和黨人早作安排,通過法庭裁決,確保該州在11月3日之前,不能開始點算郵寄選票。他們預期,在選舉日親自投票的人,多數會投他而不是拜登,因此在該州計票早段,他會有領先優勢,這樣一來加上其他一些州勝出,他就可先行公布勝選。

然而,如意算盤在大選日當晚11點20分,被霍士新聞砸爛。它突然發布,一向是共和黨根據地的亞利桑那州被拜登拿下。凌晨過後,美聯社才隨其後,其他媒體陸續引述。隨着亞利桑那成為拜登囊中物,特朗普獲得270張選舉人票的道路變得崎嶇。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怒火中燒,告訴其他人「改變這一結果」。

白宮迅速行動起來,幕僚長梅多斯多次打電話給霍士新聞部,曾擔任霍士高層的助手希克斯發短訊問霍士中人發生何事,特朗普女婿庫什納更直接聯絡梅鐸,但都無法挽回,後來霍士新聞決策人向外界表示,堅持自己的判斷。正如本欄以往談到,大選日發布計票,推算勝出者的媒體主要是美聯社,他們選前透過電話訪問選民,調查投票意向,再在大選投票結束後在全美每個縣的計票中心拿取初步結果,再對比過往資料才發布指誰人勝出。依賴美聯社這套VoteCast數據的媒體,包括霍士新聞,他們加上自己其他數據作出判斷,比美聯社更早發布拜登贏得亞利桑那州。

當然,特朗普輸是因為票不夠拜登多,並非因為霍士,但霍士搞亂了部署,搞到他要改劇本。後來他團隊的策略不再是借助媒體營造勝選印象,說輪不到媒體決定結果,而是由法院決定。霍士當時也許在報道事實,但這個事實妨礙了特朗普竊取選舉,被特朗普一派貼上「偏見」標籤,霍士有今天也可謂諷刺。

不過,霍士突然明白新聞要報道真相嗎?作為梅鐸媒體旗下核心,霍士長期是特朗普除其推特之外主要發聲渠道,獨家訪問多不勝數。隨着大選接近,霍士卻多次發布有關拜登領先的預測,令特朗普不滿。近日直播白宮發言人關於大選存在舞弊的訪問,又突然腰斬她的直播。其實直播特朗普說話,霍士都試過腰斬。

今年7月,同一個主持人卡沃托(Neil Cavuto)在特朗普於白宮演講批評奧巴馬政策時,突在屏幕出現並說澄清總統一些錯誤。卡沃托來頭可不小,是霍士副總裁,有不止一個以其名字命名的節目。這樣的「靈魂人物」行事前沒考慮梅鐸反應嗎?又或者,他是霍士眾多大牌主播中負責扮醜人那個?「拍馬屁」留給其他同事?行內有句說話:「一個霍士,兩種主播」(A tale of two Fox hosts),也許離事實不遠。

現在情況是,特朗普除了推特幾乎變成「啞巴」,剩下一些邊緣媒體還在替他鳴不平,事實是他亦將要卸任。有報道稱他考慮創建自己的網絡媒體,除了保持發聲渠道,亦會花時間來批評霍士,又說考慮向訂閱的支持者收取月費。

那麼拜登上台,保守派的霍士又多了侵侵這個敵人,往後走向何方?據《華盛頓郵報》,一手將霍士新聞塑造為美國最具影響力保守派平台的梅鐸,一直相信拜登會贏。說是保守派,但梅鐸一直更像實用主義者。特朗普與他相識數十年,經常為他的小報《紐約郵報》提供消息,但他當初並不認為特朗普適合當總統,甚至有傳他支持希拉莉,但希拉莉拒絕。當特朗普形勢大好時,他又跟上了。

特朗普狂熱消失 觀眾不再看電視?

上月,霍士新聞黃金時段觀眾人數超越其他任何有線電視台,甚至超過ABC、NBC等。在收視率極高的選舉年,成為收視贏家,據標普全球市場情報預計,其廣告收入逾11億美元,較去年增長。但是2021年呢?這個10多年來的有線新聞「老大」如果會有甚麼變化,可能是繼續成功,因為霍士有一個現成「靶子」用來針對痛罵。拜登上台,針對他的爭議還會有觀眾,而且超過7,000萬投特朗普票的人需要有媒體代言,但一直捧拜登的CNN及其他主要電視台起碼一段時間內也不會「為難」拜登。霍士內部打的算盤,是新聞台黃金時段節目將成為「抵抗運動旗手」,只是可能再邀請不到特朗普出現,為節目生色,少了猛料爆。

然而,霍士以至其他大台更大風險,是隨着圍繞特朗普的狂熱消失,觀眾可能不再看電視,尤其是年輕一代。後特朗普時代,再沒「大戲」睇,要繼續看特朗普的可能去推特,或者網上媒體。不過,侵侵成日變,和敵人也許再見亦是朋友。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